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水碧一觉醒来发现头疼欲裂,皱紧眉头抚着脑袋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却又是一眼就看到了一旁坐着拿本书在看的余双。  

  “怎么……”又是你三个字被水碧咽进肚子了,接连几次醒来都是发现这个人阴魂不散一样在自己身边,心思缜密的防着自己,水碧这样想着感到有些不适。  

  “你昨晚委实有些能闹。”余双缓缓放下手里的书,拿起右手边的茶盏喝了口水道。  

  水碧一脸疑惑的看向他,余双拉下脸来看着她“我着实废了些力气将你救了回来,结果你就宿醉,嗯?”  

  “你知道了……”水碧被他这么一说想到自己昨晚貌似喝了好多酒。  

  “半夜在院子里鬼哭狼嚎,叫人想不知道也难。”余双嘲讽她,“喝醉了装疯卖傻?”  

  “你说什么?”水碧有点不悦。  

  “事情不是你想逃避就不在的。”余双看她这样一副别扭的样子,再想想她昨晚那凄苦的模样,竟破天荒好心开导了她一句。  

  “你在我醉了时候套我的话?”水碧见他这般说法,一怒之下想要从床上跃起,青筋暴起“你知道什么,你懂什么!”  

  “你真是高估自己。”余双眼中冷漠之色聚起,扫了她一眼“我对你之前一切都无兴趣知晓,但若你动一点不利于上清的念头,我定会让你……”  

  “那让你失望了。”水碧一下截断他的话,继续道“我现虽为堕仙,正邪之分还是有分明的,还未沦落到人界修仙中人教我辨别是非的地步。”说到这里,她正色厉声,眼中傲冷之意乍现,凛然望向余双。  

  余双被她这样一瞥也是微怔住,果是九天中人,即使再落魄,身上与生俱来那股凡人无可比拟的威严。虽是如此,他也未在气势上输过半分,丝毫不让的与她对视,小小的屋子里就这般诡异的宁静,时间就这么过去,直到半刻钟后,余双冷笑了一下,整个人突然放松了下来。  

  “罢了,反正你现在时刻都在我身边,谅你……”  

  “噗……”话还未说完,外面传来一阵细屑的声音,接着就是几个人低微的唏嘘。  

  “没想到没想到,冷面冰霜的师叔祖竟然还有这等癖好……”弟子甲遮面说道。  

  “瞎说什么,余双师叔祖哪有你们想的这般……”这急躁的声音正是方恿,只见他瞪方才说话那人一眼。  

  “我就说他怎么一下就把这个人带到自己的大殿养伤,原来是这般……”弟子乙恍然大悟道。  

  “可是那个女子是那般平凡啊,师叔祖是何等风光月霁的人……”某女弟子忿忿不平又略带嫉妒的说。  

  “你们这些人在这里做什么?”刑玉见方恿等人挤做一团鬼鬼祟祟的猫在水碧的屋子前。  

  “我……我们……我们是……”方恿等人见状赶紧站直身子抓耳挠腮的找理由解释。  

  “你们是想说给我请安请到这里了是么?”余双冷冰冰的声音传来,原是他早已听见了动静推开了门,“我竟不知门中弟子痴傻到在我摇光殿迷路的地步。”  

  “师……师……师叔祖……”方恿见他这般冷嘲,吓得浑身一阵冷汗,赶紧带领其他几个弟子跪下去,一把抱拳“弟子不该擅自闯入殿中。”  

  “不打招呼就来此,其一。”余双迈着步子悠悠踱在他们几个身边,刺骨的声音响起“其二,更不该妄自猜测他人的心思。”说到这里,他停下来,缓缓扫过地上低着头的几个人,“流言可畏。”  

  “弟子知错了。”几个人见余双这般,大气都不敢出。  

  “方恿私自带酒上山,罚惩戒崖思过,都退下罢。”余双拂袖转身,又进了屋子。  

  “方恿带酒是我拜托他的,有什么过错我来承担。”水碧在屋内听到余双惩罚他,想要说清楚事实。  

  “我当然知道是你,承担?你有什么好承担,拿你自己抵过?”  

  “你!”水碧气极。  

  “不过你也有用,瑶光殿不大也不小,刑玉一人打理也有力不从心,你跟着后面帮忙。”余双一本正经的告诉她,“虽然这里来人鲜少,但你脸上伤疤痊愈后……”  

  “我知道……我会遮住它的。”水碧跟着回应他,接着又补了句,“我唯一比较好奇的是,我第一次见你时候是易容后的,你怎么能认出我因受伤后显露出本来的面貌。”  

  “你那等伎俩也只够糊弄一般人罢了。”余双冷笑了声,“日后在上清,你也不用易容,有你那副面具足矣。”  

  “我知道。”  

  “至于你脸上的印记,可能的话我会消去它。”  

  水碧听到他这般说道,不敢相信的抬起头看着他,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人,但竟有能力消去堕仙印记!  

  “先不要这般看着我,也得等到我找到配方后。”余双打断了她的想法,而后吩咐道“就这样,你先去司药房帮我拿这纸条上写着的医书来。”  

  “不是说活动范围不超过瑶光殿么?”水碧疑惑。  

  “你现下是帮我做事,问这么多作甚?”说完余双手一摆走出去,丢下一句话“我不喜等,尽快去办吧。”  

  水碧出了瑶光殿,寻找去司药库的路,虽不识路,但路上遇了几个弟子,问过后大抵知道了去向。这样看来,上清不愧是名门,即使是好奇她脸上的面具和身份,那些人还是在告知后撇下疑问继续忙自己的事了。  

  在进入到其中一条小路的时候,一个女弟子突然喊住了她。  

  “站住,你是谁?”  

  水碧停下,掏出刑玉给的腰牌,道“奉戒律司余双掌殿命前去司药库取书。”  

  “余双师叔祖殿里的人?”红衣女弟子疑惑道,“之前不一直都是刑玉在殿中的吗,你是几时来的?”  

  “静琳师姐,这就是师叔祖那日救下去带回瑶光殿中的那个女子。”旁边一个绿衣女子靠着红衣女子的耳边小声道“听说为了救她师叔祖在旁边照顾了好几夜,那次我们同方恿师兄去她房中的时候,师叔祖恰巧也在,看来这个人是被师叔祖留了下来……”  

  水碧听这绿衣女子这般话语,微微有些恼她话语间的曲解,眉头禁不住皱起朝她望去。  

  “怎么可能,师叔祖的殿中怎么可能会有其他女子!”叫静琳的女子大怒,手中鞭子一甩,“啪”的一声在水碧身边砸下去,扬起阵阵灰尘,指着她追问“你说,你使了什么法子让师叔祖留你下来的?”  

  “我在余双掌殿只是负责打杂,其他的事你们还是问他,莫要耽误我现在手头的事。”水碧不卑不亢的避开了她的针锋相对,转而继续绕道离开。  

  “你今天不说我就不让你走!”静琳又是一鞭子砸下去,横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水碧面色一冷,伸手一把夺过鞭子,眸色冷了下来,一字一句道“不要逼我动武。”,  

  “方恿师兄还因为你在惩戒崖受罚,你倒好,与自己无关一样在这里撒起野来,这么没良心,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那绿衣女子也插了话进来,插着腰大声说道。  

  “我倒是说上清实属大派,门中人正直高洁,没想到这蛮横不讲理之人也是有的。”水碧咧嘴嗤笑一下。  

  “你说什么?”两个女子气极,一副就要拔出腰间武器打斗的架势。  

  “最后一次,不要拦我。”  

  “就不听你的!”静琳甩起鞭子想要绞住水碧,旁边的绿衣女子也拔出长剑刺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水碧迅速弯下腰来躲过鞭子的来势,再一个起身伸腿勾住鞭子,静琳立刻被拽着向她这边靠过来,又一个后仰躲过了绿衣女子,上身顺着逆势转了半圈,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反手夺过长剑扔的老远,一个掌风劈向二人,只见两人齐齐向后方踉跄着倒去。  

  “到此为止。”水碧将手中的长鞭丢过去,头也不回的走了。  

  静琳和身边的绿衣女子被她最后冷冰冰的一眼扫视吓得大气都不敢出,都忘了身上的疼痛,片刻后眼中才闪出一丝狠意。  

  “走着瞧!”  

  水碧取回余双要的书籍后,临走之时又顺带问了药房的人:  

  “请问惩戒崖怎么走法。”  

  “偏殿直走右拐再右拐直走,直到尽头会有块断头路出现,沿着断头路飞越过去就是惩戒崖。”说话的人有点好奇水碧为什么打听这个地方,又好心的提醒了句“看你是新来的,那里地势险要,弄不好会丢了性命,不是重要的事还是少去为妙。”  

  “多谢提醒。”水碧道了声谢就朝着那人指的方向出发了。  

  方恿在惩戒崖已经待了好几个时辰,被谷底的凛冽之风吹得整个身子颤抖如筛糠一般,快要坚持不下去时,感到身边一阵劲风刮过,接着就是一道人影降落下来。  

  “是你!”方恿有点惊讶。  

  “是。”水碧答了一身,然后二话不说伸掌贴近他后背,源源不断的往里输入真气。  

  “多……多谢。”方恿感觉到体内一股热流在蹿动游走,四肢终又有了知觉,又有点异于水碧的能力,惩戒崖的凛冽之风寻常弟子往这站上一会都会受不住的,自己尚且因为修为不浅还能抵挡一阵,没想到这个人还能丝毫不受影响,并渡了那么多的真气给他。  

  “应该的,不然有的人又会在背后骂着白眼狼了。”水碧自嘲了下,而后收掌。  

  “哪的话,委实自愿的,这关你什么事,再说了,你被救的事很少有人知道的啊!”说到一半方恿拍了拍脑袋接恍然大悟道,“哦,你是说绿芜师妹?她就是嘴厉害些,没什么恶意的。”  

  “哼。”水碧无谓的冷笑了下,“有没有恶意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该走了,给你注入的真气足够你撑下……”  

  ”师兄!”一个娇俏的声音突然插进来,二人闻声抬眼望过去,只见是一个黄衣的娇小女子,那女子一看方恿同水碧离得这般进,一个跺脚甩了袖子恨恨道“我好心来看你,你竟然……你!”说到一半头一扭就气呼呼的走了。  

  “哎哎……哎……蔡莘,哎你等等!”方恿看着那个黄衣女子女子离去,急的大声唤着,伸出手指着她离去的方向够着。  

  “完了完了完了,她肯定是误会了!”方恿懊恼的抱着头哀号,巴巴的转头望向水碧“到时你可得帮我解释下啊!”  

  却见对方是一个潇洒的转身飞跃,踏着空中虚浮的石块离去了。

第五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