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水碧醒过来后,发现闻人伏身倚在床头,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睡着了,她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嘴角挂着丝丝笑意,极是安稳,水碧轻轻起身想要找件衣服盖在她身上,突然闻人眉毛动了动,睁开眼来。

“你醒了?”“醒了?”两人一前一后问道。

闻人“扑哧”一声笑,然后起身活动下筋骨。

“估计是枕时间久了血液不通畅吧。”水碧关心道。

“还好,还好。”闻人回道,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拍拍头“睡了这么久,你也是饿了,那我去给你端点吃的过来。”

水碧还正要说些什么,她就立刻跑的不见踪影了。她看着闻人的身影陷入了沉思,忽然仆役过来告诉她,无名召她过去。

水碧来到了大殿,无名正坐在椅子上翻看些文书,见她过来,他合起书来说道:

“我听闻人界椤鹜山上清门出了个修道颇为厉害的人,名字叫做余双,你前去查看下,是否同那人间的新帝王有所瓜葛。”

“我知道了。”

“现在就去吧,越快越好。”

“是。”

等到她从殿中退出来去找闻人的时候,在房间里有发现她,迫于时间紧迫,她只得留了张字条稍作说明就去了人间。

椤鹜山离大都尚有一段距离,这里是凡间这几年来小有名气的仙山,里面全是修道之人,也不知无名让她找的人是个怎样传奇的人。

待到了椤鹜山附近,只见云雾缭绕,群山耸立,她立刻掩了身上的妖气,小心翼翼的进入。

待潜进去中央广场,看着来回过往穿梭的人,水碧还是觉得之前有点小看上青门,单是看到的这些人中,就有不少道行不低的人。她隐住身形静静在一旁观看着。

“咱们老掌门是要提前退隐了吗?”突然拐角处几个身穿灰袍的男女像是在讨论着什么。

“好像是的。”

“呐呐,那会是谁继承掌门呢?是余双师叔祖吗?”听到他们谈论到余双,水碧立刻竖起了耳朵详细听着。

“老掌门倒是想让他继承来着,可是人家不愿意阿!”

“那是,余双师叔祖脾气可是怪异的很!虽说是老掌门的关门弟子,资历不算是最老的,可是人家技艺却是门中无人能及的,他肯定不愿意继承掌门管咱们门中大小的事情啊,我看他是来无影去无踪,潇洒的很啊。”

“就是,就连老掌门让他执掌戒律司也是硬生生磨了他许久他才答应的啊,啧啧。”

“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再讨论余双师叔祖了吧,被他知道了估计又要以我们不懂门中清规戒律处罚我们,我可是一想到他那张一本正经的脸微微一笑整治人起来就是怕得很啊……”

几个人像是忽然间想到什么见鬼的事情一样,抖了抖身子纷纷散开了,水碧听着几个人的议论,心里渐渐有些明了,原来那余双是这掌门的关门弟子,也是戒律司执掌,虽说行踪飘忽不定,不过她还是决定碰碰运气,去戒律司看看。

在门中来来回回找了许久终是寻着那叫什么戒律司的地方,结果果然如刚才那几个普通弟子说的一般,余双并不在殿中,水碧思量着时间已是不早,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先到山下的小镇上暂且休息一晚。

夜色降临,小镇上也渐渐热闹了起来,水碧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想着寻找余双的事,一不留神撞到一个人。

“不好意思。”她赶紧道歉,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上次碰到的那个紫衣男子,一双古井般幽深的眼睛平波无绪的望向她。

水碧有点惊讶倒在这里碰到这个人,不过下一瞬那男子眉毛微微皱了皱,问她:

“你怎么又在这里?”

水碧看他这般问自己,却是没有回答他,这人一直给她的感觉就是迫人的气势,让她颇为不适,于是她也是面无表情的回他:

“我同在下也还是未熟悉到告知去向的地步吧。”

那紫衣男子看她一副关你何事的神情,刀削般冷凌的脸上下一刻却突然提起嘴角,嘲讽道:

“怕是你想错了,我比较在意的是你这样一个身份的人怎么又出现在上青门山下的镇子上?”

他这突然变换了脸色让水碧禁不住微怔,片刻回神后她看着对方细眯着双眼打量着自己,明白起来他是怕自己有所图谋,不过这刚才的话中,难道这个人是上青门的人,既然这样的话,还是少做牵扯的好,思及至此,她凝了面色淡淡回道:

“阁下多想了,只是恰巧路过,并无他意。”说罢就擦身而过。

夜色如水,紫衣男子望着这个见过两次的水碧陷入了沉思。

水碧刚刚找到一个落脚的客栈,就看见外面急色匆匆赶来的闻人。

“你怎么找到这里了?”水碧惊讶,她怎么忽然出现在这里。

“看了你留下的字条发现无名又安排你执行任务了,有点不放心就赶过来了。”闻人看到水碧,松了一口气。

“有什么不放心的,之前不也是我自己执行的。”

“还有一事,我出发的时候恰巧碰见无名,他说任务暂且不做了,让我领你速回雀翎。”

水碧听她这样说道,禁不住疑问,无名这又是出的什么题,怎么任务进行到一半又将她召了回去。

“在想什么呢?”闻人拍了拍她的肩膀,见她回神,摸着她的头笑道“无须担心,我在你身边。”

水碧看着她的笑颜,有着片刻的微怔,什么时候起,自己和她之间这般亲近了。

“还想什么呢,走吧。”

她二人刚回到雀翎,无名就借支开了闻人,继而单独召见了水碧。

水碧一个人走在幽深漆黑的长廊上,突然有了种不安的感觉,待她走到尽头站定,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猝然响起。

“忘川?原来是改了名字,呵呵。”

水碧听见这阴冷讥讽的声音,立刻反应了过来,竟真是那泠桀!她反应过来立刻施展轻功朝外奔去,哪知刚转过身就被一个飞镖钉在左腿大腿骨上,“咚”的一声她狠狠朝地上跪了下去。

“想跑?哪有这么容易!”泠骜边说边靠近着,桀桀怪笑了起来“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敢来这妖界,不过就你现下这个状态,也怪不得你如丧家犬一般走投无路了。堕仙,蚩尤的后代?邪神?还是杀了九天那么多神仙的叛逃者?嗯,你说这些来形容你是不是足够了?”说罢又是一脚踹翻她踩在她的头上,恶声恶气道:

“先前那么多笔帐,我要怎么跟你算起呢?真是不巧,恰好让你落到我的手里?”

“呵呵,让我倒霉运气差遇到你,该杀就杀,不要这么多废话!”水碧狠狠瞪她一眼,呸了一声。

“你现在是嘴硬的很,等下就要你哭着求饶了!”泠骜说到这里,对着角落里的无名道“把她给我押回宫中!”

话音刚落,就见外面传来一阵打斗声,继而就是闻人闯了进来,“水碧呢?你们把水碧怎么了!”

“大胆,这是哪里,你竟敢在此吵闹!”无名呵斥道,“让你去办别的任务,你怎么不出发还跑过来了?”

“你们到底要把水碧怎么样!”闻人说到这里看见被两个士兵押起来的她,立刻飞奔过去,可走到半路就被无名一个掌风截下来了,“你不想活了吗!”

闻人被打得撞到旁边的柱子上,吐出来一大口鲜血,她捂着胸口说“我在这里,就绝对不准你们带走水碧!”说着继续朝着押解水碧的两个士兵走过去。

“真是不自量力,就怕你自己这条命都快没了!”泠骜一声冷哼,一鞭子抽向闻人缚住她,再一扬起将她整个人扔向外面,狠狠的砸在地上,顷刻间屋外尘土飞扬。

“闻人!”水碧看到她这样,激动的大声喊出来,想要冲出去,奈何身边两个人将她紧紧抓住,她挣脱着吼起来“你不要管我!闻人!”

“哼,我现在可没时间在这里看你们上演姐妹情深的感人戏码!”泠骜正准备走向闻人,突然被无名拦下:

“且慢,闻人是我雀翎天璇坛坛主,这次的事我会好好看管严惩她,您还是带走你要的人吧。”无名倒是看在闻人这么多年为雀翎立下的功劳,也是几个分坛之主,不想泠骜一气之下杀了她,说罢就是来到闻人身旁,一掌劈到她脖子上,将她敲晕了过去。

“那也好,最好是好好看住这个人,省的添了麻烦,就不叨扰了。”泠骜见此也不再继续追究,毕竟无名都这么说了。

第四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