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剑流殇假寐之时感觉到身上有衣物批下来,于是醒过来,发现是泠骜。  

  “来了。”  

  “嗯。”  

  “近日看到你很少回殿中,又是在忙事吧。”剑流殇起身准备沏茶递给他,泠骜眼疾手快,右手按在茶壶上止住他,小拇指却是触碰到了剑流殇冰凉的手,他眉一皱,道:  

  “今日的药可按时喝了,怎么身子还是这般虚弱。”  

  “之前你也说了身体还未完全恢复,没有这么快就好起来的。”剑流殇笑着回答他。  

  “所以天寒你还是注意些。”泠骜倒了一杯热茶递到他的手中,然后又吩咐后面的仆役端上来一个碗盏,又让那人退了下去,自己拿起来打开盖子。  

  “这是……血?”剑流殇闻着扑鼻而来的略带有的血腥味道,再而指着里面热气腾腾的红色液体不可置信的问道。  

  “算是吧。”泠骜回答他,“取了些血过来,然后让匋谅再加了草药进去熬煮而成的,所以不会那么太腥。”  

  “我不是说这个。”剑流殇温润的指了指碗盏,有点想笑“不过泠骜,就算我们是妖,也不是要去吸人血的啊?”  

  “不是你想的这般,这不是一般人的血!”泠骜有点懊恼。  

  “那是……”  

  “水碧。”  

  “你是说那个和你屡次交手的九天战神?”  

  “呵,她现在哪是什么战神,她其实是蚩尤的后代。”泠骜不屑的嗤笑着。  

  “蚩尤……后代?”剑流殇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传闻蚩尤血脉是力量之源,可以长千万年的修为,所以我想,取来让你喝了下去,对你的身体会不会有好处。”  

  “可是这味道……”剑流殇有些许迟疑,微微皱眉,想要推那个碗盏。  

  “喝下去。”泠骜强硬的塞过去给他,“你要是不喝的话我也会有法子让你喝下去。”  

  “罢了,罢了。”剑流殇眸中一片无奈,端起来全数饮了下去,许是刚喝完的缘故,他紧抿的薄唇透着淡淡绯红,再看向泠骜,眼中泛着丝丝笑意,“我啊,可是自始至终都是对泠骜你没法子抗拒啊!”  

  泠骜见他这般言笑晏晏的看着自己,别扭的转过头去不看他,嘴里却是不服气的说着“你几时这般听话过,不然身子也不会这般……”  

  “所以还有你啊。”剑流殇淡笑着看向他。  

  泠骜刚刚还尴尬着的脸在听到他这么说时候震惊了一下,转过头激动的看向他。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他在心底轻轻说着。  

  泠骜再次去看剑流殇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比前几天好一些了,脸上不再是之前那般苍白,而是红润了些,他看着剑流殇在这短短几天内恢复的这般,就更加相信那个传言了,竟然诞生出一个荒诞的想法,按说她的血这般神奇,剑流殇之前因为旧疾的原因未能如一般人那样修习,几乎是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若是将她身上的血转换给他,是不是也等于把千万年的修为渡到了他的身上了。  

  连他自己都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不过转念一想,只要他能好起来,就算再做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不是问题。这样想着,他随后就赶到了地牢。  

  因着这几天在忙其他的事情,所以泠骜未曾去过这里,刚一踏入,就传来浓重的血腥味,他皱着眉头看向里头,水碧依旧被吊在半空,脸上没有丝毫血色,呼吸轻的几不可闻,他问向在一边忙着的匋谅:  

  “还没死罢?”  

  “是。”匋谅见是他,恭敬的鞠了身子,道“应尊君要求的,这几日陆陆续续抽了她身上一些血出来,然后又加以草药续着她的命。”  

  “那就好。”泠骜听他这般,很是满意。  

  “尊君这次来,是因为妖皇的药已经用完了吗?”  

  “那倒不是。”泠骜抽了把椅子坐下来,慢条斯理的说道“妖皇喝了她的血之后恢复的不错,所以我想,干脆将她身上的血换到他的身上!”  

  “这……”匋谅听他这一番话,面色一怔,惊的说不出话来,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这似乎有点违背常理和人伦啊!”  

  “常理、人伦?”泠骜缓缓将这四个字依次说出,眉毛上挑,轻“哼”了一声,嘲笑着问他“匋谅,你几曾见过我做事遵循这些的?难道你是老糊涂了,嗯?”  

  “不敢不敢……”匋谅赶紧抹了抹头上的冷汗,镇定下来后问道“那尊君可是想好要在什么时候进行这换血?”  

  “三天之后吧,她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也不知体内剩了多少血了,这三天之内你就好生的用补药调养着她。”泠骜吩咐着。  

  “是将她的血全部抽干?”  

  “我还不怎么想见到一具干尸,呵呵,给她留下仅仅一小部分,之后是死是活,全看她自己造化,她若是这么死了,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毕竟还没有好好的折磨她呢!不过就那么死了也是她的命数!”泠骜一阵邪笑,之后就走过去捏起水碧低垂着的脸,左右看了看,阴恻恻道:  

  “这般看来你真是生不如死啊。”  

  雀翎。  

  闻人被关在戒律堂已经五六天了,无名怕她途中惹事,将她四肢用铁链锁住,加派了二十多个影卫看管,又不放心,暂时封了她的修为,饶是她技艺再不差,也没有机会从这里逃出来。  

  “识相的话,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待在这里,忘川是泠骜要找的人,你若是因为她硬生生得罪了泠骜从而连累雀翎,就莫要怪我不顾多年情义,要了你这条命!”  

  临走前,无名丢下这样一句话。  

  但是她怎么可能不会去想忘川的事,她好不容易才见到了她,怎么可能让她从自己身边再走失,甚至消失不见!  

  然而无名这样费尽心思去困住她,她怎么才能逃出去?被困的这几个日日夜夜,她待在牢中思来想去,忽然,一个念头在她脑海中出现!  

  “极限!”她突然想到了这个,“无名在一开始传授他们技艺的时候,顺带提出了挑战自我身体极限的术法!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是万万不可以发动的,因为这本身就是将不可能的事转变为可能,所以启动是以施法者的寿命为代价,一旦成功之后,施法者本人也会在之后因消耗全身能量而渐渐衰死!  

  “顾不住了,若是她有什么危险,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想清楚之后,闻人眼里一片清明,更加坚定自己接下来将要做的事。  

  影卫看她突然安静了下来,不放心的走过来查看,发现闻人安静的坐在拐角,渐渐放松了警惕。趁着这个空挡,闻人作印施法启动脑海中所提到的那个禁术,片刻后身体犹如被雷电击住一般,然后感觉到一股抑制不住的强力在浑身游走,又微微动了动手指,果然原先被封住的修为已全数回了过来,她又继续施法做了自己的幻影出来,为了能够及时赶去救人而不被阻碍拖延时间,她造了自己还留在牢中的假象。  

  事不宜迟,一切准备好后,她迅速隐身从牢中跑了出来。

第五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