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水碧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她一惊,想要坐起来查看周围的情况。  

  奇怪的是,本就因为被折磨得虚弱的身体,现在竟然还能自己坐起来,。  

  “看来你恢复的差不多了,匋谅倒真有点本事,竟在三天之内将你调理过来!不过也是因为你这命贱,稍一好养就……”  

  “呵呵,看来你也只有从言语和身体上打击我,以此来发泄之前你败在我手下的事实!”水碧一看是他,顿时犯恶心起来,嘲讽着他。  

  “别急,有你好受的。泠骜说完站起来,头转向旁边吩咐道:  

  “准备吧。”  

  只见之前在一旁不作声站着的匋谅走过来,端着一碗黑糊糊的汁水,让水碧喝下去,她本能挣扎着想要推过去,泠骜眼一抬,上前靠近,左手钳住水碧乱动的双手,在她身上一点定住了她,再右手紧紧捏住她的下颚,水碧痛的禁不住微张开嘴,匋谅见势立刻将水灌进她的嘴里,水碧正待反应要舌头一卷吐出去,泠骜毫不犹豫的一掌狠狠打在她的胸口上,硬生生将汁水拍了下去。  

  “咳咳……咳咳……”水碧皱着眉头大声咳出来,“你们到底给我喝了……”话还没说完只见她双眼瞳孔慢慢放大,接着就是浑身一麻,整个人闭上眼昏倒了下来,  

  泠骜见她整个人摊下来,走上去不留情的拍了拍几个耳光,发现水碧没了反应,回过头去看向匋谅。  

  “药效起作用了,她现在整个人已经没有意识了,可以进行换血了。”接着匋谅又指后方的屏风,继续说道“之前就把妖皇安排好在里间,也已经喝下我给他准备好的药了。”  

  “那可以开始了。”泠骜头一次脸上是严慎的表情,缓缓说道“全力以赴去做,不管怎样,都得保证妖皇不受到一丝伤害!”  

  “是。”  

  换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匋谅突然眉头皱起来,盯着水碧仔仔细细的看了又看,泠骜见他这般表情,又半天没什么动静的,忍不住问道:  

  “怎么,出什么问题了?”  

  “也不算是……”匋谅托着下巴思索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快说!究竟是什么!”泠骜也是急了,不耐烦的抬高了音调。  

  “我总觉得,她这身体里的血液,像……像其中一半不是她自己的……”想了很久,匋谅终是下决心说出来。  

  “不是她自己的?”泠骜也是有点摸不清状况,疑惑道“是什么意思?”  

  “换血可以说目前来说进行的比较顺利,前一部分的时候,她的身体是随着血量抽出多少而渐渐衰竭下去的,若是继续下去她即使死不了也会因为虚脱而进入假死状态,可是刚刚再看脉象,却感觉到当前她体内各部分虽在损耗,可是却依然有序进行,而且随之进入妖皇体内的血和之前那大部分的血有点不同,也不是说是两者不容,只是觉得现状有点蹊跷,但是目前来说又没有什么……”  

  “说来说去这么多话,究竟是好还是不好,能不能继续进行!”泠骜怒声打断他。  

  “这……”匋谅赶紧接下话,“按说进行到现在已经将她体内的一大半的血换给妖皇了,若是这样的话,不如就换到这……”  

  “我不是要你考虑多还是少的问题,我要她体内将近所有的血都转移到妖皇身上!”  

  “好,那我继续下去……”话还没说完,只见一道人影破窗而入,夹杂着一道劲风,只见来人一个扫腿就是把水碧身旁的匋谅踹到了门外。  

  “我看你们谁敢动她!”  

  闻人的声音在这时候响起,原来是她在这紧急关头赶来了。  

  “好大的胆子!”泠骜看着来人,想了许久,才记起来是雀翎那个天璇坛的坛主,“呵,原来是你,那天没把你杀死,怎么今天还想过来送命!”说罢走上前,还未走到几步,却被她一箭射到旁边止住,地面上立刻划开一条巨大的裂缝。  

  “吆,你这气势倒是不错。”泠骜笑了起来,然后迅速换了一副阴沉的脸色,眼中的狠意凝聚起来“你还真是把这里当你雀翎了!”说罢就是一鞭子隔空抽过去,闻人执起长弓挡住了鞭子的去势,就地滚了几下,立刻起身连发五箭,将翎骜包围了起来,那箭矢之中被她注入了气力,带着泠骜四周升起一个巨大的蓝色光圈,竟把他困在里面。  

  闻人跑到床榻旁边,一把抱住昏迷的水碧,大声喊着“醒醒,水碧,水碧!”,再一见她面上丝毫血色,身上伤痕累累,更是又气又急,赶紧注入了大量的真气到她的体内。  

  “你快醒醒阿!”闻人痛心疾首,嗓音嘶哑开来。  

  水碧迷蒙中像是听见有人在旁边不停唤着自己的名字,想要清醒起来,却发现身上是使不上力气,挣扎了半天,才慢慢睁开眼睛看向四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脸惊慌的闻人。  

  “醒了……醒了就好……”闻人看她醒了过来,又惊又喜,说话声早已是断断续续开来,随即又一把抱住她,道“泠骜暂时被我施法困住,这里不宜久留!”说罢就是念动咒语,只见二人身下地面晃动开来,狂风四起,片刻就消失不见!  

  “你……你何时学会了日行千里的瞬移阵?”水碧待反应过来,发现已是置身于另一片不知名的地界中。  

  “这个待会再跟你解释,倒是你,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你看你,流了这么多的血!”闻人看着她手腕处不断流下来的鲜血,手忙脚乱的想要堵住她的伤口。  

  “伤口还待愈合中,所以现在还在滴血。”水碧出手搭在她手上,制住她慌乱的动作,微微笑着摇头“不要紧了,你看你慌张的样子。”说完摸到她擦破的额角,摩挲着“你看你,这里也受伤了。”  

  “这都是小事!”闻人一把抬手反抓住她的手握住放到自己的右脸旁,激动的说“若不是我无能,你也不会这般……我真是没用……我真是没用,水碧!”  

  “你已经知道我本来的名字了?”水碧抬眼看向她,有点惊讶的问道。  

  “是的!”闻人笑着看向她“找你的途中在宫殿中无意中打探到的,我原本就猜到忘川不是你的本名,不过,那已无关紧要,不管是什么名字,你就是你,只不过,我很高兴,知道了你的本名。水碧,水碧……”闻人喃喃念到,小心翼翼的问她“我能唤你阿水吗?”  

  “可以。”水碧苍白的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闻人,谢谢你能来救我!”  

  “阿水,这是你的……这是你原来的面容吗?”闻人颤抖着用双手在她的脸上轻轻沿着轮廓抚摸,将眼前这幅面容与自己记忆中的影像重叠起来,双眼中聚起了泪意,忘情的说道”我真没想到……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遇到你……”  

  “闻人?”水碧被她当前这幅样子弄得有点疑惑,难道自己之前和闻人有过一面之缘?  

  “那是……”闻人正待回答她的困惑,忽然触到她右脸的伤痕处,“你这半边的脸!这是怎么了?”她手指点到水碧被烙铁烫伤的那一块印记处,方才救她的时候因为情况紧急未注意到,现在才发现,堕仙标记旁边的一大片皮肤坑坑洼洼,焦黑甚至露出里面的血丝和残肉,有的已经结疤,犹如沟壑一般骇人!  

  “牢中的时候被泠骜烫伤的。”水碧回答她。  

  “我……他这样对你,我绝不绕她!”闻人心痛的看着她受伤的地方,面色已是决绝,握紧双拳,皱紧眉头,咬牙切齿道。  

  “这不是最主要的,而是现在这里安全吗?”水碧打断她,提出来当前处境的可靠性。  

  “我暂时是困住了泠骜,也不知他到底有没有……”闻人还未说完就被打断。  

  “你以为那样就能困住我?你也太小看我了!”远处竟是传来了泠骜的声音  

  水碧和闻人惊恐的回头看向泠骜,跟随他身后的还有大批人马!  

  “这次你们是插翅难逃了!”泠骜一声冷哼,执起鞭子走过来。  

  “快走!”闻人立刻往水碧身上又灌注了一些真气,再一把推过她,站起来道“你先走!”  

  闻人接连被输入真气,勉强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自由行动,看着闻人迎着泠骜的方向走去,立刻喊道“不行,不能留你一人,要走一起走!”  

  “废话什么,赶紧走!”闻人也是急了,厉声说道“让你走不知道么,我在这里对付他们,赶紧走!”  

  “泠骜的修为不低,还有其他人,再说你输给我那么多的真气,你一个人怎么……”  

  “不试试怎么知道!”闻人痞气的笑着扬起嘴角,眸色如琉璃一般晶莹“你且相信我,你先走……”  

  “哼,我看你俩今日谁都走不了!”泠骜出声插进话来,又吩咐道“都给我上!”  

  闻人立刻和赶上的大片影卫厮杀在一起,泠骜出其不意间,一个飞镖钉在她的右臂上,只见她动作缓了半拍,接着泠骜鬼魅一般急速袭来,一掌打在她身上,她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  

  “闻人!”水碧见她受伤,边喊着向她跑过去。  

  “滚!”闻人弯膝跪地支撑住身子,右手扶住胸口,朝着水碧吼道,“别过来!”  

  “不!”水碧哭着,眼看着泠骜一步一步向她走进。  

  “给老子滚,听到没有!”闻人撕心裂肺的从胸腔中吼出这几个字,“你在这里也是拖累我,快给我滚,听见没!”说完就是拼尽力气,一刀挥向地面,硬生生将地面划开一道巨大的裂缝,顿时分成两个断层,将水碧和闻人、泠骜他们隔开来。  

  “闻人!”水碧站在对面伸出双手努力够向瘫倒在地的她,哭着大喊。  

  “滚!别让我做了这么多到头来都是白费力气,快滚!滚得越远越好,你想我们两个人都死在这里吗!”闻人边吼边用剩下的力气做成一个强大的结界将自己与泠骜这一处包围起来。  

  “哼,倒是够种!”泠骜走进踩到她的身上,抽出旁边影卫腰间的刀插进她的心脏处,再一鞭绞在她的身上,生生将她包裹住,一道又一道的勒紧。  

  “闻人,闻人!”水碧看着被泠骜重伤鲜血淋漓的她,泣不成声,喊到嗓子都嘶哑,咳出血丝来,才狠下心来转身施法顺着山势逃了出去。  

  “你总是说我做蠢事,可惜这是我做的最后一件傻事了……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也不要……不要忘了我……”闻人看着水碧消失的背影,终是放下心来,缓缓笑着说下这句话,灵魂涣散开来。  

  可惜,不能再陪着你走下去了。  

  阿水。

第五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