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水碧这几日伤势养好,正准备在院中走走,突然只见院门被人用猛劲推开,齐刷刷来了一大批的将士,最为首的竟然是天帝面前的传话的莫问上神。

  “上神这是作甚?”执光看着一大早来了这么一大批人闯进来,赶紧跟着过来,发现他们把水碧住的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上神一大早来我这里,是为何事?”醉舞不解,问他。

  “这几日听得九天中有人说水碧战神的身后有蚩尤血咒,所以特来查看!”

  “上神这是开玩笑,我儿身上怎会有这种东西!”执光不自然的笑着,想要隐瞒过去。

  “这是哪个人散步的谣言!”水碧怒着起身,质问他“就凭这谣言,你就一声招呼都不打闯进我的院子里来!”

  “小神不敢贸然冒犯战神!”莫问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然后说道“接的是天帝的旨意,只得奉命行事!”

  “我父君的旨意!”凛羽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众人回头,发现是他。

  他估摸着几天过去,水碧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气可能也消了些,就过来看看她,哪知一进来竟是这样的场景!

  “所以战神还是不要反抗了!”莫问说罢就是一指点过去,想要借劲风割破她身后的衣服。

  “放肆!”水碧和凛羽同时响起。

  凛羽正待发怒,却发现下一刻,他和其他的人都是瞪大了眼睛看向水碧被割破的衣服下,几近露出了血红的莲花纹状。

  “……”他一时呆怔不知道说什么。

  “真相已了!”莫问一挥手,正准备再次发令。

  执光正待阻拦些什么,醉舞突然跑了过来,拉住他的袖子小声道“父君,我刚才听说了,水碧姐姐是蚩尤留下来的血脉,天帝正为这件事发怒呢,来的时候天妃告诉我天帝知你也不知情,所以没有怪罪你,如果你再阻拦,保不准天帝怪罪下来,族中这么多人,一旦受到牵连,可怎么办?”

  “那……”执光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还是听凭天帝处罚吧,毕竟那是蚩尤的后代啊,我们是拦不住的!”

  “哎……”执光犹豫了许久,终于是放下挡着莫问的手,摇摇头。

  “我……我是蚩……邪神蚩尤的后代!”水碧指着自己,不敢相信的问道。

  “事实在此,你还能辩解什么,来人……”莫问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凛羽一个健步冲了过来,大喊“战神水碧是蚩尤后代,听我令,将水碧带到天牢里,等候发落!”

  水碧不敢置信的望向凛羽,看着他半天没有说出来一句话,心尖像是被刀锋割过一样,千般万般思绪闪过,最后终是被几个士兵拖着押走了。

  凛羽看着她一脸震惊和受伤的表情。心中也是痛苦,可是事情发生的这么突然,他要是不在莫问发话之前做决定以自己的命令押了下去,她就会被带到天帝那里,到时会怎么样,连他都不知道!

  夕君接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整个院子里就剩下失魂落魄的凛羽,他走到他面前,站定,盯着他冷声问道:

  “是你发令将碧儿带了下去?”

  “是。”凛羽面无表情的接话。

  “混账!”夕君也是愤怒的一掌拍到了身旁的石桌上,“你是三岁孩童吗,谣言你都能信!”

  “她背后是有着血咒的纹状,你叫我怎么办,那么多人都在场,我还能怎样瞒天过海下去!”凛羽突然怒吼了出来。

  “你!”夕君也是被他这一句话问堵住了,连他自己得知消息的时候也是震惊不已,碧儿身上怎会有血咒?

  “呵呵,你也不知道怎么办吧!”凛羽嘲笑他,“还跑来这里跟我兴师问罪!”

  “跟你在这里辩论没用,有这时间,我还是去解决碧儿的事!”夕君气的甩袖离去。

  “水碧是我的人,她的事我来负责,管好你自己就行,你还是离她远点来得好!”凛羽失去了理智一般在背后喊着。

  “疯子!”夕君丢下这两个字头也不回的走了。

  凛羽清醒过来之后,迅速召了近侍吩咐下去,“告诉天牢里那帮子,没有我印章的手谕,任何人都不得进去审讯水碧,也不得去看她!”

  而后他迅速赶去天帝的殿中。

  天帝正在听莫问回禀下午水碧院中发生的事,说到一半,发现凛羽闯了进来,就朝莫问使了个眼色,莫问知会后,立刻带领侍从退了下去。

  “我听莫问说,下午你将水碧押入了天牢!”天帝捧起手旁的茶盏,吹了吹气,喝下去。

  “是的!”凛羽回答他,想想自己父亲也不是个简单的人,若是自己明了表示要帮水碧开罪,他定是会有所行动,所以也就依了他的意思“父君常为蚩尤后代的事伤神,这次好不容易查到,我就大胆下了旨立刻将她关了下去!”

  “这也是,反正横竖都是查到了的,她跑也跑不掉,这件事情你来处置也好。”

  “儿子唯一比较好奇的是,这事情还有个回旋的余地么,比如玄武君他们那边?”凛羽试探着问。

  “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天帝大掌一挥,“玄武君那边,念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不责罚了,这水碧是定是要处决的!”

  “儿子明白了,那我这就下去处理这件事。”凛羽知在他这边根本行不通,只得告辞。

  天帝眯着眼看着凛羽走到大殿门口,在后面警告“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存了那份心思,水碧这个命就在这里,这次无论是谁,都救不了她!”

  “儿子知会了。”

  凛羽回到自己府中,立刻将自己关在房间想法子来,好大会过去,任是他想破了头脑都没有想出来,正是苦恼的时候,慕商敲了门进来。

  “我听九天里那些人传言水碧是蚩尤的后代!”慕商进来就问他。

  “血咒在她身上发现的,已是事实,她已经被关在天牢里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怎么身上有血咒?”慕商不解。

  “我也是一头雾水!”凛羽气的拍桌子“就连水碧她自己,都是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这可真是头疼,血咒这个东西,不是随便什么人身上就会有的!”慕商说道,然后问他“难道要看着她被处罚!”

  “怎么可能!”凛羽低吼一声,“怎么可能眼看着她被处罚,这可是要命的事!只是我父君那边不太好对付,这段时间还是以我的名义把她先关起来,毕竟现下里没有我的手谕任何人都不可以去见她!父君说好了让我来处置,至少在我没想出来法子之前还没有人可以加害她!”

  “也是难为了你了,竟然弄出这档子事来!”慕商看着他这幅苦恼的样子,很是同情,眼下他和水碧还没有和好,又闹出蚩尤血咒的事情来,真真是一团糟。

  “你先下去吧,我现在心里乱得很,想一个人静一静!”凛羽手掌撑住头无力回道。

  “那好,我先走了,你好好想想。”

  片刻后,推门声响起,接着是有人走进来。

  “不是传了任何人都不要进来了吗!”凛羽思绪被打断,一阵恼火,抬起头就要朝着来人吼,待看清是醉舞,有点不自在的收住了神色,不解问道:

  “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上午发生的事,想来你这会肯定在为姐姐的事伤脑筋,就过来看看。”醉舞走进来,坐下。

  “你说你姐姐的事……你会信吗,说她是蚩尤后代的事?”凛羽懊恼的问醉舞。

  “这个……我也不知……不知怎么说才好,不管怎样,她都是我的姐姐!”

  “对啊!她是你的姐姐……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啊!”凛羽苦笑着,“她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我怎么可能让她接受处罚……”

  醉舞看着他在那里喃喃自语,眼角的狠意又聚拢了来,然后从食盒里取出一碗甜羹来,递过去。

  “我现下没心思进食。”凛羽用手推开碗盏。

  “那总得喝口热茶吧。”醉舞强笑着起身,背过去倒茶,却是不着痕迹的用涂了药粉的食指在茶盏口抹了一圈,然后转过身递给他。

  凛羽推脱不过,只得接下来喝了几口,果然,在她殷切的注视下,下一刻他昏倒在桌子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醉舞立刻起身轻手轻脚的在他的衣服上摸索寻找,终于掏出了他的印章,她掏出一卷文书,将印章盖了上去,然后走出门,来到屋外拐角的阴暗处。

  “主子可是到手了?”那暗处站着一个女子,正是醉舞的心腹红娥。

  “拿了这个去天牢里!”醉舞将文书递给她。

  “是要下旨除了那位去?”红娥问她。

  “我还没这么傻!”醉舞嗤笑,而后回她“不过能整的手法都给我使出来!”

  “遵命。”

  红娥说完便消失在夜幕中,醉舞看着夜空中那枚皎洁的明月许久,嘴角冒出一丝冷笑。

  “水碧,我看你这下倒要怎么好过!”

第三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