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凛羽眼睁睁看着水碧从万丈诛仙台跳下去,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亲手杀了我,可曾开心!”,瞬间胸口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大脑更是一片短暂的空白,待恢复过来想要挣脱了束缚却还是被众人拉扯住,双手使劲扒拉在台柱上狠狠拍打,目眦尽裂的对着众人吼道“放开我,你们放开我!”继而朝着深渊大声喊着“水碧,水碧!”,不到片刻手掌已是血肉模糊,嗓子也是嘶哑。

  “凛羽!凛羽,你清醒过来!”匆匆赶到的慕商和子然见到他这般癫狂的模样,连忙上前去唤醒他。

  “够了!”夕君突然来到他身边站定,盯着凛羽直直问道“我把她交给你,就落地这般下场?”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凛羽面对着此刻阴沉着脸发问的夕君,一时语塞。

  “你可有心!”夕君气得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恨恨说道“若不是看在九天的份上,我定会让你好看!”

  “大胆!”天帝见到这样杀气外露的夕君,禁不住斥道“凛羽今日继位,已是帝君,你怎得这般跟他说话!”

  然则夕君却没有回他的话而是放下凛羽,转身就走。

  水碧在下坠的过程中,想到自己从诛仙台跳下,不是形神俱灭就是入了轮回,这倒也是最好的结果,对于她或者对于九天的众神。若不是夕君最后以己身替她抵挡了天雷的击打,她怕还是陷入在魔怔当中,到时候造成的就不单是死伤了几十个神仙这样的后果了。

  如此这样,甚好,自己本就是一个悲剧一样的存在,一怒之下还杀了这么多人的性命,就这样跳下了诛仙台,也是赎罪了。

  她难过的闭上了眼,在被虚空的吞噬中,慢慢接受死亡的到来。

  直到过去了好久,竟奇迹般的苏醒过来。

  水碧觉得自己好像是大睡了一场,没料到自己还能活着,待到看清现下周遭的情况,发现自己竟然是在妖族的一个郊外。

  心中满是疑问,过了好久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歪歪倒倒的走到溪水边,看着水中的倒影,缓缓抬起手摸上了自己的脸庞,果然一个“堕”的印字显现在她的右边脸上,她嘲讽的勾起嘴角:

  “原是因为之前入了魔,这强大的力量竟让我想死也不得死!”只不过这个堕仙的标记让她清楚了自己现在的状况。

  九天的那些神仙们因为蚩尤的缘故,就算是自己跳了诛仙台也要找到尸身,况且她这番沦为堕仙,阴司的生死薄上肯定没有记录,是死是活,以天帝的个性估摸还是会派人追查下去。虽然说堕仙在妖族的状况不算好,不到万不得已,堕仙们是不会在妖族待太久。不过越是危险的地方,可能越安全,况且天帝根本不可能会想到她在这里。再者她从诛仙台上跳下,已是修为几近全损,眼下随便是有个道行的妖或者仙都能将她打垮,她需要足够的时间来修养。

  想到这里,她施了一个简单的法术,变换了自己的模样,虽说她本身的面貌就不吸引人注意,但几次大战之后她在妖族那里算是出了名的,未避免认出还是小心为好,又不放心,在印有“堕”的半边脸上覆了半个面具。

  就这样拾掇好了,她进了内城,眼下她伤势太重还是要买来几贴药,找个安稳的地方住下来。

  妖族的内城倒未像她想象中那般颓败、阴暗,相反还是一派繁华的现象,街上各种各样种族的都有,妖族、冥域、鬼族甚至还有修为的凡人,其实几百万年前,妖界并不是万恶的代表,至于为什么现在和九天形成了生死对峙之势,她也不知。

  也许是为了什么权势欲望呢?想到这里,她嘲讽的笑着,那个人在不周山的时候不也是这么说过。

  想到这里,心里还是会有刀剜一样的疼痛。

  那是她认为的此生最最在意的一个人,却是那样,将刀插入了自己的身体。

  罢了,还是不想了。她摇摇头,一阵苦笑,然后步履阑珊的向前走着,然而终因受伤加上体力透支,昏倒在路边。

  来来往往的人看见了,却是未曾有一个上去看她的,妖界本就是适者生存的地方,一天死了多少人,根本没谁在意。

  “哟,这倒是谁呢?”一个薄凉的声音响起,水碧模模糊糊间看见一个身披红色斗篷的人走了过来,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主子,还是少管闲事吧。”阿诺的声音响起,原来那红衣人正是烬冗。

  烬冗没有回答,而是蹲了下来,用手捏着水碧的下巴看来看去,然后嘴角一钩,“倒是新鲜!”说完拦腰抱起水碧,将她带了回去。

  阿诺在背后摇摇头。

  水碧被烬冗抱回去之后放在床上躺着,他找了把椅子坐下来,细细盯着水碧看。

  “主子这次来妖族本就是要低调些了,现在当街救个无关紧要的人作甚?”阿诺在一边不解的问道。

  “无关紧要?”烬冗低声笑着,“也是,她换了自己的面貌,你不认识也对,不过血莲的气味,只有我能知晓,倒没想到,这次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和你碰面了呢,水碧?”

  “您说这是九天的战神,玄武长公主!”阿诺大惊。

  “是的。”烬冗微眯着丹凤眼,突然走上前去一把摘下她脸上的面具。

  “怪不得戴着个面具,原来是成了堕仙了!”烬冗自言自语“看来九天上那次事件,还真是不假。”说到这里她又把面具戴上去,拍拍手对着阿诺说“从万人敬仰、高高在上的战神、玄武的长公主、下一任天妃,变成了天界不耻、妖界欺凌的堕仙,如丧家犬一般,差点昏死在了大街上,你说她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活下去,是不是生命力太顽强了些。”

  “这……”阿诺不知为何烬冗这样问道,一时未想出怎么接应。

  “你再想想如果凛羽知道他心爱之人在我们手中,会是怎样?”烬冗说到这里,阴恻恻的笑起来。

  “主子是想要借她……”

  “是倒有这个想法,不过现在改了。”烬冗起身手一挥“毕竟她曾经救过我两次,我烬冗再不耻也不会恩将仇报,这次暂且放过她。”说到这里他又将视线转到了水碧身上,捏着她的脸左右端详了好一阵“不过下次再让我碰到,我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了。我倒是很期待你这之后是会变得怎样呢!”

  “主子我们还有要事要办。”阿诺催促道。

  “不耽搁时间了,我们走吧。”

  水碧在睡了几天几夜,直到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她脑海中不停的响起,唤着她的名字。她渐渐恢复了意识,原来是司命星君阿骨澈在唤她!在九天的时候,她虽然性子顽劣但是却是和做事古板、冷清淡然的阿骨澈成了交情颇深的朋友。

  “阿骨澈!”水碧小声回答着她,

  “水碧!”阿骨澈借着水镜谨慎的看着她,小声说道“你终于醒过来了,那就好!”

  “除了你知道我没死之外,还有谁知道?”水碧着急着问她。

  “没有谁知道。”阿骨澈回答“天帝知道阴司的生死簿上没有你,来我这里是询问了好一番,不过也未问出什么,还有就是……”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凛羽君也过来问了好久……”

  “你千万别告诉他!”水碧赶紧打断了她的话。

  “放心,我也没有告诉他。”

  “夕君他……他还好吗?”水碧小心翼翼的问。

  “夕君他承了天谴,休养了一阵子也痊愈了。”

  “那就好。”水碧想到此眼睛立马湿润了起来“落到最后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他,白白让他教养了我这么多年了。”

  “你千万别这么想。”阿骨澈看她一脸忧伤,赶紧劝慰。

  “阿骨澈,你想过没有,我身上有着血莲,我是蚩尤的后代……”

  “水碧!”阿骨澈截断了她的话,认真说道“不要说了,就算你是,你也未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为什么要和那些神仙一样怕你、恨你?”

  “有你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水碧哽咽着说出,泪水掉了下来,事到如今,也只有她和夕君这么认为,其他的人,都将她看作洪水猛兽一般,要不然就是迟疑如凛羽这般。

  “你有何打算?”

  “九天我是不想回去了,等伤养好后,寻一处僻静的地方,就这样活下去吧。”水碧无精打采的说道,若是说之前她还是九重天上神气活现的水碧,那么现下经历了这番打击之后,她是再不会像之前那般了。

  “你想的太简单了,就算九天的众神不去寻你,你在外界还是危险的,四海八荒中皆传闻蚩尤后代的血可是增长数万年修为的捷径,你若被人发现这个身份,还会有更多的人来害你!”

  “我相信我会保护好自己。”水碧对着阿骨澈说道“好了,还是先说到这里了,你用水镜传音时间太长未免会被起疑。”

  “保重,水碧,等风声过去一阵,我再亲自来看你。”阿骨澈红了眼眶,看着她说出这几个字。

  “你也是。”

第四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