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水碧被凛羽拖下界,听说是凡间的乞巧节,也是来了兴趣,两个人在人头攒动的街头,跟着凑热闹,渐渐地身旁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不小心,水碧被人挤到另一边,凛羽见状,伸出手拉住了她,水碧抬起头,正好看到他笑意盈盈的眼:

  “这样就好了!”说完他扬起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水碧也是笑了笑,回握住他。

  两人就这么走着走着,发现前面一大堆年轻男女挤在一起,水碧看着被堵塞的地方,兴趣来了,扬起眉对凛羽说“要不去看看!”

  凛羽笑着拉过她小心地避过人群来到了拥挤的地方,只见一个卖面具的摊子,那个摊主指着两边堆得老高的面具吆喝着说“这是今晚一个大的活动阿,只要青年男女分开来各自戴上挑好的面具,然后这么多的人打乱开来,最后能找到对方的才算是赢,他们才是命定的一对阿!”

  “这个挺好玩的!”水碧听了摊主说的话,兴趣突然来了,扭过头问凛羽“你敢不敢试试?”

  “怎么不敢!”凛羽回望她宠溺的笑“就怕你到时候认不出我!”

  “那可不一定!要不我们比比看,最后能不能认出来对方,看谁先认出来!”

  “比就比!”凛羽也是兴致勃勃。

  水碧立刻去了许多女子在的那一堆了,挑来选去,最后挑了一个萨满的面具戴上去,然后笑嘻嘻的转过身来,却没有想到,现场来参加这个活动的男女都那么多,一时人潮涌动,她被挤到了一边,正在努力着像中间走动时,突然窜出来好几辆马车,挡住了去路,硬生生被憋到后面,待车队走过后,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潮不知挤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真真是讨厌!”水碧原本还想玩闹的心思这下被弄得兴趣尽失,想着眼下还是找回来时的路比较好,不然找不到凛羽不说,想想她一个九天的神仙在凡间迷了路,传出去就是好笑了。

  走着走着,她倒是觉得好玩得很,这样子透过面具看着街道两旁热热闹闹的景象,倒也是另有一番趣味,一时留恋,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手中从街摊买回来的东西稀里哗啦掉了一地,她赶紧蹲下去捡,然后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夕君的声音传来,水碧一惊,抬起头,双眼一亮“夕君!”然后又反应过来,“不对,你怎么认出来我的?”说完指了指自己脸上的面具,不可思议道。

  “普天之下有哪个女子走路能像你走的这么外八加毫无气质可言?老远就见身形像你,听闻你今日下界,你就是戴着面具,这声音、冒失的性子我还能认不出?”夕君反问她。

  “夕君,你真是太太聪明了!”水碧一个激动,就差没上前去抱住他,“我都这样了你都能认出我!”

  “你自小打我身边长大,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识得,”

  “噗~!”水碧忍不住吐槽,“还是别说化成灰不化成灰这个了,听着磕碜人的慌,我还想多活几年,就这样了阿,夕君,以后无论我变成什么样,你可得认出我来阿!”

  “你还能变成什么样……”夕君一副无语的样子看着她,这时候走过来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夕君长手一伸拿了一串下来并付了钱,塞给了水碧。

  “……”水碧看着手中的糖葫芦,小猫儿似的看着夕君,就快流下幸福的泪水了,夕君倒是无所谓一般,陈述起来“我记得你小时候就爱吃这个东西,偷偷溜下界。”

  “是的!”

  “打小我对你管教甚严,不过也是为了你好。”夕君又摆出一副家长的姿态谆谆教导了起来。

  “我知道,夕君。”水碧点头,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你怎么有空到下界来了?”

  “是来找你。”

  “找我?”水碧指了指自己,表示疑惑。

  “天帝今日颁了密令,让你和慕商前去妖族那里去探看,查明泠骜和妖族的干系,我看你不在族中,听闻你下界,便来寻你。”夕君说明了来由。

  “原来是这样阿!”水碧点点头,忽然身后响起炮竹声,她回过头去,正是数多烟花升空绽放,她看得呆住,一时之间也是忘记了说话,张大了嘴看着这绚烂之色。

  “好看?”夕君看她那副入神的样子,问。

  “是啊。”水碧不舍的转过头看着夕君,问“难道不好看吗?”

  “一般吧。”夕君淡淡回了句,水碧看他那副不动容的样子也是了然,兰文就曾说过,夕君一直就是这样,淡然对待万事万物,无欲无求。可是这么想着,她却是心里觉得不舒服,她不希望夕君是这样,这样的他,总让她觉得莫名的悲伤和抵触,想到这里,她禁不住伸出手去拽他的袖子:

  “夕君。”

  “嗯?”

  “我觉着你还是多像我们一样最好,呃,我的意思是你不要总是这么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让我觉得好高深莫测阿,我还是喜欢有情绪的你,就像小时候我惹怒你你跟我发火那样,多好啊……”说到这里水碧止住,不好意思的挠头“不不不,我不是让你多发火,我意思是你平时多有个喜怒啥的,也是好事阿,嘿嘿嘿……”

  夕君不语,只是看着她,许久才转过身去,“话已带到,我先回了。”

  水碧看着他的背影,又瞧了瞧天上还在绽放的烟花,然后摇了摇头,想想自己还未找到凛羽,又是一阵犯愁,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

  凛羽带上了面具之后却没有如期找到水碧,也是着急的很,在人群中兜兜转转看了半天,突然一个人伸手拿下他的面具。

  “凛羽哥哥,你怎么戴着个面具?”醉舞的声音传过来,看着自己手里拿下来的面具问道。

  凛羽本来惊喜的认为是水碧的表情瞬间转变,面具揭下的时候笑容还未完全褪去,他疑惑“你怎么在这里?”

  “我跟着子然哥哥他们过来的,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你了阿!”醉舞兴奋的说。

  “你姐姐跟我走散了,我正在寻她。”凛羽说完,然后紧张的瞧着醉舞问,“你们来的路上有没有看见水碧!"

  “没有。”醉舞摇头,而后又说“既然是跟我姐姐走散了,那我们还是待在原地等她吧,说不定她待会又会找过来。”

  凛羽见她说的也有道理,只得在这里等着。醉舞看着两旁的小摊,突然走到其中一个卖折扇的位子上,背对着凛羽借了一支笔在空白的折扇上迅速提了一行字,然后来到他身边,打开扇子昂起头问,“凛羽哥哥看这扇子做的可好?”

  凛羽听她说话低下头去打量着那把扇子,只见上面写着“东风夜放花千树”,扇子并着几个字像带刺般瞬间扎入了他的脑海里,好似很久以前就见过这情形一般,立刻头晕目眩了起来,醉舞见他眉头紧皱,手抚额头晃了一晃,心中了然,然后不做痕迹的收了嘴角突显的笑容迅速的扶住他,慕商发觉不对劲,朝这边看了过来,也是一怔,正待问道,却是发现前方不远处水碧在那里呆呆站着。

  水碧好不容易找回了之前面具摊位那里,看到的是醉舞扶着凛羽一脸关切的样子,而凛羽脸上却是片刻的失神,恍惚间,觉得自己的心里特别难受,她走上前,强打住笑容唤了句“凛羽?”

  “水碧!”凛羽微推开醉舞,欣喜的上前拉住他“你回来了!”

  “嗯,刚才不小心被人群冲散了。”水碧说到一半,望着他的面具在醉舞手里,喃喃问道“你的面具……是被摘下来了么。”

  “是啊,姐姐,我来的时候看到凛羽哥哥戴着面具,不过我还是猜出来是他,就拿了下来,你们这是在玩什么游戏阿?”醉舞插过来说。

  水碧只觉得心里的不舒服更大了,摆了摆手,无精打采道“没什么游戏,既然已经玩够了,就回去罢。”

  “水碧!”凛羽见她这般神情,心中猜出了大概,赶忙拉住她解释“刚才是一时之间头晕才被醉舞扶住,至于面具的事,那就是那个老板一派胡言,你莫要往心里去……”

  “我知道。”水碧打断了他的话,而后看了他一眼“天帝颁了密令,我须得先回去。”

  慕商看情形不对,笑笑“既然是有事,该玩的也玩过了,时间也不早了,就都回去了吧。”

  于是凛羽追着水碧离去的方向跟了过去,醉舞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慕商看着这一幕,叹了口气。

第三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