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水碧这一仗打得漂亮,顷刻之间,妖族几万大军全部被灭所剩无几,泠骜看着这等景象,气得青筋暴起,半边没有覆住面具的脸恨恨说道“这下倒是着了你的道!”

  “哪里,哪里。”水碧笑笑,毫不犹豫的接过话来“只是雕虫小技罢了,没想到泠骜大人你竟轻心了!”

  “废话真多!”泠骜冷笑着打断她,驾马向前冲过去,来到水碧身旁,一鞭子抽去,水碧立即侧身从马上跃下,挂在左侧马鞍上,紧紧抱住马身不让掉下来。看来泠骜这家伙是被自己激怒了,这一鞭子要不是她反应快估计会被抽的半身不遂。泠骜见状,接着又是一鞭子挥过去,鞭子宛如蛇一般灵活的绞住水碧的身子,他再一发力抽回鞭子,带的水碧整个人从马身上被拔出去,然后向地面上甩去,只见水碧在半空中划了条弧线带的向地面砸去,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水碧生生用力从中挣脱出去,刚解开束缚还未反应过来,就是从半空中跌向地面,她立刻避开地上的沙石,就势落地滚了几滚,站起来,吐掉嘴中的沙子。

  “真是怒了啊!”水碧擦擦嘴角的血渍,狠狠道“那看来是要跟你好好的打一下!”说完抡起双斧就向泠骜方向飞去,从半空中左斧用力砸向泠骜,泠骜快速跃至她身后的大石堆旁站定,发鞭过去,绞住她右脚脚跟,拽下地面,再一个跟头翻过去站在她身旁,就是一掌挥过去,砸向她身上,水碧立刻滚到右边,顺着被绑住的右脚悬空画了几个圆,将鞭子整个缠绕住腿减少长度,再一脚勾过去,拉的泠骜靠近她,然后一脚狠狠地踹过去,泠骜被踹的向后连退数十步,她再趁机拿起斧头割断鞭子,飞身至后,笑笑“怎么样,鞭子给我割断了!”

  泠骜一看自己的九节鞭被她的双斧割断了尾端,气不打一处来,欺身向前,鬼魅一般出手点向她右边肩膀,水碧只觉右肩酸痛,带的手中动作慢了半拍,泠骜接着一掌打过去拍向她右肩,打得她堪堪向后退了数十步,直到撞到一块大石头上靠著,后背也是硬生生抵在了石头尖上,泠骜再次出掌袭去,却发现只要近了她的身就感觉自己的力量像是被吸进去一般,他赶紧收回,禁不住脱口问:

  “使得什么术法,竟叫能吸去能量一般!”

  水碧刚以为他一掌劈过来自己必定是重伤,哪知他在紧要关头停了下来,也是呆怔,忽而感觉背后又是之前那般滚烫火热如锥心一样的绞痛,脸上大滴汗珠落下。

  “水碧!”慕商发现她受伤从远处赶了过来,一把扶住她,泠骜见状,自己手头兵将伤亡惨重,眼下慕商又前来帮忙,不能恋战,只得冷哼了一声退回至自己那边,领着剩下的几百人撤了回去。

  “你可要紧!”慕商见她脸色惨白,着急问道。

  “无碍!”水碧摆手,“终于打得这家伙夹尾巴逃跑了!”

  “这回你可是立了大功!”慕商满脸雀跃之情,“几万大军杀得他最后只剩下几百人,泠骜这回可是被活生生打了一巴掌!”

  “也得多亏他自负,目中无人,不然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赢了他!咳咳……”水碧说完连着咳了几声,慕商见状皱眉“反正这仗也是打完了,你刚刚受他那一掌伤得不轻,我这就带你回九天!”

  待水碧慕商和大军走后,旁边突然现出来两个人形,其中一个红衣嗤笑着问另外一个灰衣人。

  “这就是给我找的挡箭牌!”

  “正是。”回答那人,正是阿诺,而红衣人,则自然就是烬冗了。

  “倒是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看,如果就这么让她被害了,我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这也是她的命!”

  阿诺不语。

  “你是在不解为何之前昆仑那次我不让你杀她,这次却是这般看她是吧。”烬冗看着阿诺说“虽说目前我是对她的兴趣大得很,也不希望她就这么过早就没了。不过呢,我还有我的事要做,她这个人和我要做的事比起来,简直就是微不足道!”

  “阿诺明白了。”

  “懂了就好。”烬冗说完,就带着他消失在那里。

  慕商带着受伤的水碧回到九天,正准备带她去医君那里,水碧突然挣开他站稳,摇头道“这伤现下还不打紧!我先去凛羽那里看看,顺带告诉他这次打了胜仗的消息,省得他担心!”

  慕商见她这般,也只得点头,然后又不放心道“那我还是跟了你后面去吧。”

  两人于是走向凛羽的府邸,刚踏进门,却看见院中凉亭里坐着凛羽,还有醉舞。

  水碧前方正好有课古树挡住了她,凛羽正在和醉舞说着什么,所以并未发现她。

  “我记得那时,你也是喜欢喝这君山银针,正好前几日托人下界带了些回来。”醉舞起身沏了一盏茶递过去,凛羽接过来捧在手中,慢悠悠回道。

  “也难为你记得了。”

  “怎么可能忘记!”醉舞嗔他一眼,笑道“你这些喜好啊,我可是一一都记下来了,还有你喜好吃辣,那时记得一日不听我劝,吃了那酒楼老板做的那道菜,可是脸上起包长了好久,你又好面子,在府中硬是憋了好几日才出门见人!”说罢掩嘴笑了起来。

  水碧看着院子里这两个人在那里谈天说地,回忆起过去的事情,一个是巧笑嫣然,一个是英俊多情,旁边是小桥流水,琪花玉树,倒像是一般好看的水墨画。可就是这么一副好看的水墨画,此刻生生刺了她的眼睛。

  “水碧!”慕商知她看到了亭中的凛羽和醉舞,站在那里久久不动,禁不住喊了一声,想要拉她回神。

  “我倒不知他这样和醉舞站着,也是神仙眷侣般,羡煞旁人!”水碧回过头来自嘲道,“可笑我还像个傻子一般,想要第一个将胜仗的消息告诉他,报个平安给他……”

  “水碧!”凛羽听得门口有人说话声,待仔细看过去,发现是水碧和慕商站在那里,再看着自己和醉舞这般在一起,心下立刻慌了起来,起身就朝门口奔去,“水碧,你不要多想!”

  “呵呵……”水碧转过头正待要再嘲讽他一般,却是感觉胸口一阵涌动,漫了上来,随后吐出一口热血。

  “水碧,你这伤口要紧,还是先回去治疗要紧!”慕商估计她是伤口加上刚才看了那一幕心血涌动,才这般虚弱。

  “水碧,你受伤了,要不要紧!”凛羽赶到她跟前,还未站稳,水碧就朝门外走过去了。

  “滚,我现在不想看到你!”甩下这样一句话,水碧捏着诀乘云离去。

  待回到族中,水碧踉跄着走回自己房间,整个人跌在床上,感觉四肢无力、浑身发烫,身上甚是难受,又加上疲惫不堪,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执光这日无事从水碧房间经过,待看见房门虚掩,伸头看了看,发现水碧毫无知觉的躺在床上,他大惊,赶紧抱起了水碧喊“碧儿,碧儿!”

  再一摸她额头,发现浑身滚烫,执光赶紧唤了侍女过来让医君前来看病,又吩咐了另一个人绞了热毛巾来,擦洗着水碧的身子。

  “族长!”那个侍女擦洗到一半,突然停下来,惊恐的看着他。

  “什么事!怎么不擦了,长公主现下发着高烧呢!”执光冲她。

  “族中您来看看,长公主……长公主这……这后背是怎么了!”侍女支支吾吾的,像是被吓得不轻。

  执光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了过去,只见水碧的后背那通红的莲花纹状又蔓延了开来,这次倒是看的清晰的很,随着血液,在她白净的肤色下层诡异的流动着。

  执光呆住,然后又是极快的反应了过来,狠狠地看着那个侍女,“你这是看花了眼罢!做事这么马虎,赶紧给我滚下去!”

  侍女不知道执光为何发了这么大的火,惊慌失措的退了下去,紧跟着梦绛急匆匆的推门进来。

  “我听下人说,碧儿回来了,又受了重伤,现下可是……”待说到一半,发现执光阴沉的看着她。

  “你能解释这是怎么回事么?”执光走近她,带上房门,指着水碧后背的莲花纹状问梦绛。

  “执光,我……”梦绛脸色大变,惊恐的看向他。

  “为何蚩尤的血咒她身上会有?!”执光逼问她,“我希望你跟我说实话!”

  “我……我……”梦绛吞吞吐吐了片刻后,然后捂着脸痛苦“事到如今也是瞒不得你了!”说罢对着执光细细说出缘由。

  “竟是这等事!”执光听完梦绛的话语,“你说水碧是你那个孪生姐姐的女儿,你那个姐姐是蚩尤的爱妃,上古一战中,逃到这里,将她生下来,然后又死去了?”

  “是的,我姐姐她当时也受重伤,逃到我这里来,已是筋疲力尽,活不了多久了,我当时为了让她顺利产下碧儿,将她藏了起来,然后生下了碧儿后她就去了,我为了让众人以为碧儿是我生的,也骗了你,谎称那之前我就有了身孕。”

  “你!”执光气极,指着她“你不知道蚩尤的后代,是九天这么多年来要找的人吗!你还私自骗过众人,骗过我,将她成了你的女儿!”

  “我那也是舍不得啊,那是我的亲姐姐!”梦绛哭道。

  “你真是……”执光狠狠叹气,然后又犹豫了好久,道“那个给碧儿擦洗身体的侍女我已叫人抹去她刚才的记忆,这事情就我跟你知道,其他人不知道也罢。碧儿虽不是我亲生,我好歹算是她姨父,这样将她推入火坑也是不近人情,你也为难,好在她自己不知道这件事,就这么先瞒过去吧,日后再商议可有解决的法子!”

  梦绛听了他这一番话终于哭停了下来,一把抱住执光,“谢谢你能理解我的苦衷!”眼睛却是瞄向了门外,一种怪异的表情在她脸上出现。

  醉舞刚听说水碧受伤,正准备假意过来看看,却在门外偷听了屋内执光和梦绛的对话,惊讶不已,她捂住嘴,满脸震惊。

  原来,水碧竟然不是母妃的亲生女儿!

  原来她是蚩尤邪神的后代!

  想到这里,她突然冷笑出来。

  这倒是个利用的好消息,枉她还在费心如何赶走她在凛羽身旁的位置!

  看来,明天是有好戏要看了!

第三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