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水碧待回到族中,执光一把拉住她的手,老泪纵横,一口一个“我的儿啊,苦了你了这几年!”,絮絮叨叨的说了老半天,水碧就被他以拉着手在那里呵呵哈哈点头笑着老半天。

  醉舞在一旁不说话打量着这个传说中的姐姐。

  她是长公主,九天新一任的战神,族中的骄傲,可是眼前这个看上去与常人无异,一脸傻笑的人却是被她历尽千辛万苦、拼尽生命去保护、最最在意的人儿如今呵护着、去爱的人!

  她不能忍,想到此,她眼角闪过一丝戾气。

  她这一生,好不容易遇见他,怎么可以让他爱上别人!

  除非叫她死!

  可是她已经死过一回了,她死都可以经历过,还有什么好怕的!

  所以,尽管他现在不记得她了,他爱着、打心眼里宠着的是水碧,可是又有什么要紧!

  一切才刚刚开始吗,不是么。

  想到此,她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诡异的笑。

  梦绛这时走了过来,慈爱的拉着水碧的手,“碧儿这几年过的可好。都是母妃和你父君的错,将你丢给那几个不靠谱的哥哥们,幸好还有夕君大人照料你!”

  “母……母亲”水碧结结巴巴道,“还好,夕君待我一直都很好。”

  “都是我们太自私,让你一个人这么多年来这样过着,都长这么大了!”说罢摸摸水碧的头,一把抱住“我的好女儿!”

  “母亲!”水碧被她一把抱住,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扑过来,之前什么生疏什么别扭都觉得不见了,一时红了眼眶,双手慢慢抬起笨拙的圈起来,“我很想你!”

  执光在一旁看着泪水簇簇的往下掉。

  醉舞上前,对着水碧笑“姐姐,我也很是想你,以前总听父君和母妃说起你,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了!”

  水碧被一家人环在中间,突然觉得回来,未必是件不好的事,她现在有爱她的一家人,不是很好吗?

  水碧和凛羽他们这次回来舒服日子过不到几天,听闻幽冥的泠骜杀了老幽冥王,执掌整个幽冥,本来是件与九天不关系的事,可是幽冥接着与妖族联手,不周山倒是不冒犯了,改从直接骚扰最远的北昆仑,时常几个团的兵在北昆仑附近作乱,几次下来,被打受伤的仙人也是多了起来。天帝大发雷霆,命令凛羽他们去北昆仑打退妖族这次的进犯。

  水碧回去跟玄武夫妇说明了是由,随即进了房间收拾包裹,片刻之后,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请进。”水碧答道,抬头看向门口,只见醉舞推门进来。

  “姐姐,我这次可以跟着你们后面吗?”醉舞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个……”水碧犯愁,犹豫道“战场上刀剑不长眼,一个不留神就会受伤!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可是姐姐不也是个女子吗?”醉舞反问道。

  “呃……”水碧纠结的挠挠头,愣了一会,“我不一样,我比你皮糙肉厚,自小就是跟人打架打惯了的,再说战神一职落到我头上,哪有仗不去打的道理?”

  “姐姐是嫌我什么都不会了?”醉舞说到这里,故作伤心状,眼角立刻红了起来,撅起了嘴。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水碧看着这个妹妹都快哭了,一时慌了起来,连忙摆摆手,止住她“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哎!就是醉舞,万一你跟了去,战场上我也没时间没精力照顾你啊!”

  “姐姐,我也不是一点防身之术都不会,我也这么大了,暂不说我会医术,父君母妃这么多年也教会了我许多,你就放心吧。”醉舞拉着她的手撒着娇。

  “哎……”水碧无语,只得回道“你若是说服了父亲母亲,我就带你上战场!”

  “父君母妃早已经答应了!”醉舞高兴的眉飞色舞,“姐姐,你就答应我吧!”

  “好吧。”水碧望着自家妹子,有一种难以表达的情绪在眼中。怎么说呢,有时候觉得可能就是因为眼前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她才会和自己的父母亲分离了许多年;有的时候却又觉得,这是自己的妹妹,亲妹妹,应当好好照顾着。

  真是复杂的很。

  待到出行那天,凛羽望着多出来的醉舞,眉头一皱,问水碧“怎么你妹妹也跟了来!”

  “拗不过,她非要跟了去,说是见识一下,我父君母妃都答应了,我总不能不答应。”水碧小声耳语,“不过醉舞她会医术,跟去了也好,至于防身,我看只要不去前线,应该不在话下。”

  “你以为都像你这么神勇!”凛羽禁不住调侃“像你个小乌龟一样那么能打!”

  “嗳我说凛羽你是不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水碧提高了音调,瞪大了眼看他。

  “不敢不敢!”凛羽直摆手,“哪敢惹你发怒!”

  “这么腻歪,你俩还让不让人待了!”一旁的子然横插进来,指着二人摇摇头说道“真正是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嗯?”凛羽提了调儿斜视他。

  “你们在说什么呢?”醉舞忽然凑了过来,兴致勃勃道。

  “说你姐姐和凛羽在这里打情骂俏呢!”子然逗她。

  “多嘴!”凛羽瞪他“小心拔了你的舌头!”

  “子然大哥真是笑话了我姐姐和凛羽了,他们二人怎是这样不分场合的人呢?”醉舞说着,然后又从兜里掏出来四个药袋,分别递给他们。

  “这是我做的药袋,你们带在身上,上了战场也能应付一些不怎么重要的伤了!”

  “谢谢了啊,醉舞!”子然兴奋的接过,凛羽、水碧、慕商也一一接过,慕商心细,待看到醉舞最后一个将药袋递给凛羽时,发现了药袋的布明显不同于他们几人。再看醉舞看凛羽的眼神,虽是掩饰了许多,仍然能看出一丝异样的感情来。子然、水碧等咋咋呼呼,心粗的接过药袋,注意力全在药袋上,凛羽对醉舞选择性忽视,根本没注意到她的神情,自然也就没发现这些。

  但愿是我多想了。他心里暗暗想了想。

  妖族这次带兵的竟然是上邪,凛羽几人一开始以为只是一般的大将,见是这样,也不得不做了调整方案,虽是前面零零散散打退了一些妖族士兵,但是大部队估计藏在后方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他们也不敢贸然前行,所以也就驻扎在北昆仑的中断。

  安顿下来之后,因为中途俘虏下来的一百多妖族士兵,几个人商量着正怎么处置,水碧建议打得他们轮回,入畜生道,就不存在于胡作非为了,凛羽却不认为,这几天追着上邪的行踪,追又追不到,还被妖族几次骚扰,他们也伤了一些兵士,眼下正是满脑子怒火,没处撒气,想想他何时像现在这样被打的没有头绪,被动状态,想想就是窝气,直接就说:

  “我要他们形神俱灭!”

  慕商、子然看着他阴沉着脸一字一句道,估计正是在气头上,知他是牛脾气上来了,说什么也没用,也就没怎么反驳,水碧却不然,头一扭,蹬着凛羽就说:

  “形神俱灭!你看看这里多少个俘虏,这么多的士兵你要全部形神俱灭!凛羽,你这样做未免太血腥!”

  “我血腥?”凛羽一时气晕了头脑,见水碧这时候竟然不同意他就算了,还跟他意见完全相反“难道还要留他们一条贱命,继续祸害这里!”

  “我不是什么菩萨心,我也没说放他们走,我只是觉得这么多的战俘,你废去了他们修为,让他们轮回入畜生道已经算狠的了,没必要赶尽杀绝!”水碧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解释道。

  “我是储君我说了算!”凛羽手一摆,一掌划下,竟是他修习的往生咒,只见一团真火立刻包围了那一百多的妖族士兵,顷刻间就化为虚有,只剩下灰烬。

  “你!”水碧气得直咬牙,指着他气愤不已“简直是不可理喻!”说罢手一甩进了自己帐篷。

  “水碧!”凛羽在后面喊着。

  “别跟过来!”水碧的声音从帐中传出来,不容置疑。

  “你……”凛羽指着帐篷,然后面色铁青,气愤的转身就走。

  剩下子然和慕商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然后无奈的摇摇头走人。

  醉舞望着他们若有所思。

第二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