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待人都走进,侍从又将打的几盆热水送上来关上门之后,夕君绞了热毛巾,小心翼翼的撕开水碧后背破烂的衣裳,尽量不碰到她的伤口,水碧已经昏死了过去,现下就算碰到也是毫无知觉,然而就算这样,夕君还是轻轻擦拭,在看到这些触目惊心的伤口时,感到心中阵阵灼痛。

  这孩子,长这么大以来还是第一次伤成这样,虽不是一路娇惯着她,但是她也是自己倾尽了心思照料大的,眼下这般重伤,那妖族和幽冥这次未免太过分,想到此,他握紧了左手,眼中戾色一闪。

  夕君觉得自己此时情绪起落太大,不是件好事,这些年清修早就习惯了万事淡然的性子,思及此立刻静了心来,继续擦拭着水碧的后背。

  兰文将药送进来的时候,看到夕君打坐输气于水碧,也不敢走开,老实安静的待在一旁,等着夕君吩咐。待过了一会,发现也不对劲,夕君这哪是在输气,分明是度了自己的修为给她。

  兰文大惊,看来水碧这伤势真是太过严重,竟让夕君将将度了这么多的修为给她!

  这样想着,自家主子对水碧看的,这真是重啊!

  “兰文。”夕君唤了他一句。

  “夕君,在!”兰文立马上前,递过去一杯茶,夕君推开茶盏,起身,“药都拿过来了么。”

  “照您的吩咐拿过来了。”兰文赶紧将丹药递过去,顺带小心翼翼的瞧了瞧夕君的颜色,待看到他还是跟平常的一样面无表情,心是放下来,想来也是,自家主子那是多少年的修为,怎会因为输给水碧一些修为而出现憔悴了,也是怪自己多想了。

  “你先下去在门口待着,任何人都不要放进来。”夕君吩咐,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府中再取些蜜饯过来。”

  “我这就去取。”兰文遵命,立刻去拿,看来自家主子心思真真是细腻。

  夕君从兰文递过来的丹药中,取了一粒,塞进水碧嘴里,那药丸进入嘴里融化,也算是被毫无知觉的水碧咽了下去,倒是很快就见效,水碧的吐血很快就止住了。

  夕君见状心中的石头终是落了地,紧抿的双唇放松下来,而后又轻轻叹了一口气,将她周遭的被子掖好,自己坐在床边,支起下巴来,微眯着眼休息一会。

  凛羽他们几个收集完露水之后赶过来的时候,被兰文在外面拦了下来。

  “你!”凛羽一心想着见水碧,没想到兰文堵在门口,也是气极,沉下脸来,“你可知你有几个本事拦我?”

  “这……”蓝文也是无奈,只得实话实说了,“储君,我们夕君说了谁也不准放进来,并非我有意不放啊!”

  “真是荒唐!”凛羽气得甩袖,拉长了脸就要闯过去“我自己的屋子难道我还不能进去不成!他就再是水碧的长辈都不成,何况他半个长辈都算……”

  “住嘴!”突然出现的玉清打断了凛羽的话语,神情严肃,“成何体统!”

  “小舅舅你别跟我说什么体统不体统的,我今日是非要进去不可!”凛羽说着就像前迈步,刚走到一半被玉清的扇柄点到肩膀,顿时一阵酸痛,停了下来。

  “小舅舅你不要逼我!”他立刻蹬红了眼睛。

  “怎么着,还想上来跟我打一架?”玉清却是换了平时笑嘻嘻的样子,“看来你当真是糊涂,还敢说夕君不算她半个长辈,你这是给他听到了,哼哼,我看你是吃不了兜着走,再来,你不要没事去挑他的刺儿,夕君不是九天之中被你父君掌管的人,你父君平日里见了他都是客客气气,你若是在这里跟他大吼大叫,我看你父君知道后也定会说你一通!”

  “不是我没事去挑他的刺儿!”凛羽怒吼“是他平时没事喜欢去挑我的刺儿,眼下水碧伤成这样,我进去看她一眼都不成吗?”

  “水碧那丫头伤那么重,夕君这样做是让她不受打扰,静静养伤,你们几个跟着瞎凑合什么,非要现在进去不成?”

  “我……我就进去看看她……不说话不行么,那也是打扰?”凛羽懊恼,愁眉苦脸的看着自家舅舅。

  “你……”玉清也是无语了,直摇头,看了自家那个平日里臭屁的要死、耀武扬威的不知烦恼为何物的外甥,现下摊着个为情所伤的脸可怜兮兮看他的样子。心下叹气,这孩子,喜欢成这样,也是难为他了,心里想着自己还是帮帮他吧。

  待他正准备大义凛然的去敲门的时候,门一下子就开了,夕君黑着脸看他们几个。

  “若是觉得话多的说出完,我不介意施禁言咒。”冷冰冰扫过几个人,夕君等着他们解释。

  “这不是都心急那丫头的伤势么。”玉清笑着打圆场,“露水也是采好了,这几个混小子就……”

  “夕君!”凛羽打断玉清的话,正视着夕君,一字一句道“我是来看水碧,也不是来捣乱,水碧是我喜欢的人,难道我堂堂一个储君连看自己喜欢的人的权利都没有?您未免管的太多了!”

  “是么。”夕君听了他的话语,继续恢复到面无表情,“水碧是我亲手带大,我管你不行,管她足矣。”轻飘飘的几个字,落到凛羽耳朵里,却是掷地有声。

  “哦?你可知就算这样,我也要现在就见到她。这天下,只有我不想做的事,没有我做不成的事!”未来年轻的帝王望着对面那个冷清的男子,心里却是没有畏惧,针锋相对,头一次与他正面交锋。

  夕君看着凛羽,不说话,一直很久,久到旁边的众人急的想上去拉架了。

  “她伤势过重,不得打扰,采集的露水只等她清醒过后泡浴方可。”

  “这……”凛羽没想到夕君突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摆了好久的阵势像是戳到了棉花上,一下子泻下来了。

  “她若有半点闪失,唯你是问。”说完这几个字后,夕君转身就走出去,留下目瞪口呆的众人。

  “这就完了?”子然不敢相信,来来回回指着夕君的背影和凛羽,幕商啪地一下打下他的手,禁不住笑“你这是要怎样,还嫌不够尽兴,这样最好不过了。”

  “你小子,倒是有些胆量,这么多年来,敢这么跟跟他呛声的估计也就你这一个人了。”玉清也是笑,心里也是高兴,至少没像他想的那般,护女狂和相思狂大打一架。

  “他……他那最后一句,是肯定我了么,是么!”凛羽回味着夕君刚刚说出的话,满脸的惊喜和不敢相信,语无伦次、大声的问着周围的人,

  “还愣着干什么!”玉清实在看不下去自家外甥这个傻样,一扇子敲到他头上“还不进去看人!”

  凛羽被他一扇子敲醒,咧开嘴傻愣愣的推开众人赶紧奔进房间,玉清盯着后面贼嘻嘻的慕商、子然,装模作样大喝一声:

  “怎么,你们两个混小子还想跟进去不成?”

  “不敢,我们哪敢啊!”子然和慕商笑着附和。

  “那还不快滚!”玉清说完,笑嘻嘻的自己也跟着走了出去。

第二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