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水碧他们回到休息的地方,几个人在屋中讨论事情。

  “我看那掌柜说的天影峰应该就是妖族他们待的地方了。”慕商说道。

  “不出差错的话应该算是。”凛羽点头。“不过是要先确定下,不然我们这么多人一下跑去扑个空也是费时费力。”

  “也不知妖族沉寂了这么多年,这下子突然联合了幽冥界骚扰不周山,为的是什么?”子然困惑。

  “为的什么?呵呵,不过权利欲望罢了!”凛羽接过话,嘲讽的笑道,水碧听他这般说,抬头看他,发现他的脸上变得不同于平常的的另一番模样,阴冷、无情,甚至是嗜血一般。

  “你这模样,是中毒了,?”她禁不住出声打断他。

  “怎么,吓着你了吗?”凛羽回过神来,发现水碧在看他,禁不住笑起来,脸上却是换了另一般光景,柔情似水。

  慕商和子然二人在一旁抖了抖一身鸡皮疙瘩,低声咳嗽。

  “怎么,声带坏了吗?”凛羽挑眉望向他俩“还是欠揍了?”

  “好了,不开玩笑了,也没时间开玩笑了。”慕商出来圆场“是得要先打探一下,不过,谁去?”

  “我去吧。”水碧应道“除去那些数得上手的棘手的人,一般人我还是可以对付的了。”

  “水碧跟我一起去。”凛羽接话“这样也得有个照应。这样,我跟她先去探风,你跟子然在这里接应,如果真的是在那里,我就会让这个纸鸢带信于你们。”

  “那也好,你们路上多加小心。”慕商回道。

  等夜色真正降临,水碧和凛羽摸索到了天影峰顶。

  “漆黑一片。”水碧边走边小声吐槽“幸好我们是神,这要是寻常人,不得打着几个火把才能看得见。”

  “噤声。”凛羽立刻用手压住她的唇,却是手指压到了那份温热柔软,感觉战栗了一下,禁不住用手摩擦着滑过。

  “干什么……”水碧同样是震惊了一下,感觉他的手触过自己的唇。正待发火,发现下一刻凛羽大力捂住她的嘴,一把扯过她拽到自己怀里,快速隐蔽在旁边一个大石头后面。

  “头儿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天,神神秘秘的搞什么东西呢?”一个声音响起。

  “搞不清,上邪将军的事,我们也是猜不清,谁知道他跟幽冥的泠骜大人在想什么。”另一个声音回答道。

  两个人边走边走,从石头旁边经过时候,水碧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望一眼凛羽,发现他也是精神紧张,神情肃穆,只是两人靠的太紧,水碧整个人都倚在他的身上,听得见彼此呼气声,怪是叫她尴尬,也不敢随便乱动,生怕弄出什么动静来叫人发现。

  凛羽发现了水碧的不适,看她这想挣扎又因为环境克制住的样子,忍不住想笑,玩笑心上来,搂着她腰的左手稍加重了力道,箍着她身体的右手也是紧紧的,水碧发现他的小动作,狠狠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得寸进尺。

  待那两个小啰啰走远,水碧一把推开凛羽,小声呵斥道“你还真不会不分时机随时随地的揩油阿!”

  “这哪是揩油,我分明是很欢喜的拥着你!”凛羽亦是小声笑“不过我倒想永远这么抱下去。”

  “呸!”水碧瞪他“不废话了,刚那两个人谈话中,好像妖族派出的是上邪?”

  “他们少主蕻祀好久之前就传出闭关的消息,也不知耍的什么滑头,至于上邪和泠骜,看来是是时候会一会了。”凛羽讥笑“待会我会传令让慕商他们过来,这里不大隐秘,还是找处地方等他们来。”说罢就拉起她朝不远处的地方飞去。

  慕商他们接到消息,很快带着剩下的兵士悄悄潜入了天影峰顶,几人在暗处小心商量着接下来的步骤。

  不远处帐篷中。

  “你猜到他们会来?”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

  “呵呵,他们消息不比我们慢,现下肯定是打听到了,还是那几个九天神族的继承人,上次就坏了我的好事,这次来的也好,倒让他们长点记性。”另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正是泠骜。

  “不过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你这次打得什么算盘,百脉莲按说你一个人就可以拿到,为何还要拖着我们跟你一起去,还要去见那个小孩!”

  “三界这些年过于太平,丢下个不大不小的石子,能起到千层浪的效果,何乐而不为?”泠骜回他“抽你来是因为他身边我能信得过的就只有你了,百脉莲只有亲自交到你身上,我才算放心。前些年那件事发生后,我发誓要揪出幕后使者,把你调过来也是打个幌子,倒要看那些暗处的蝼蚁能做出什么样的动静。至于你说的那个孩子,呵呵,他不可缺少。”话刚说完,泠骜一个飞镖甩向门外,“听得可曾开心!”

  “不甚开心,刚刚来听你们就说完了,还被你们发现,啧啧。”凛羽巧妙的避开飞镖来向,跃到旁边,拍了拍手“既然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好躲的了。”

  “痛快的干一架把。”水碧跟着从暗处跳出来抽出双斧,毫不客气的望向泠骜,不远处慕商和子然带着其他人已经与妖族士兵厮杀开来。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泠骜走出来阴冷的扫视着他俩“我倒要看看你们两人这次怎么活着出去!”

  “废话少说,打吧!”水碧打断他快速攻了上去,凛羽也抽出武器加入进去,帐篷中刚才说话的另一人也赶了出来,正是妖族的大将军上邪,正准备拔剑帮助泠骜,“时间到了,这里交给我吧,你去办你的事去。”

  泠骜听他一提醒,像是响起了什么事,下一刻用力抽出九节鞭一记鞭打,硬生生借劲把水碧、凛羽二人击退到了数十米之外。

  “待会再来领你们的命!”

  水碧和凛羽正待追上去,却被上邪拦下来。

  “先过过我这关再说。”上邪一把剑横在两人面前,挡住去路。

  水碧一跺脚跟他打了起来,倒是这人也难缠的很,凛羽看对方不赖也去帮忙,三人又是打在了一起,一直到半刻钟后,凛羽用剑制住上邪,水碧趁机飞出战圈,朝着刚才泠骜的方向赶。

  “我去追泠骜,看他耍什么花头!”

  “要小心些!”凛羽大喊。

  “还有时间分心!”上邪讥讽,绞住他的剑,近身问道。

  “真是没完没了!”凛羽怒从心起,眼中嗜血味浓,凶狠的反(和谐)攻过去。

  水碧在空中寻着泠骜,忽行至半路,发现地面上厮杀的阵仗中一个瘦小的身影被绊倒在地,眼看一个妖族的士兵正要挥刀斩向他!说时迟那时快,水碧“嗖”的一下落地快速的拧起那人,一掌击伤那个士兵,几个一跃很快跳出了厮杀的圈子,落在一颗树上。

  水碧抱着那人跳下来,落地,放开他。却发现正是那天客栈中看到的那个小屁孩。

  “原来是你!”水碧惊讶,“你这孩子怎么跑到这里来,刀剑不长眼!”

  “我是被掳到这里来的。”烬冗瞧见是她,那双丹凤眼精光一闪装作孩子般无辜,“跟我的仆人走散了。”不过他这个说的倒是实话,他跟阿诺带着血菩提上山交给泠骜后,不急于离开,想在山上探个究竟,谁知中途真跟阿诺走散了,本来心想凭着血菩提的作用,一般妖族士兵奈何不了他,谁知中途被绊倒血菩提跌落下来,倒是让他没算计到,没有了血菩提他也就是个普通的孩童,若不是水碧救他,恐怕他真的要死于刀下。

  “原来是这样,看来这妖族真是胆大包天!”水碧怒骂,然后看向这孩子“那你怎么办,眼下我还有事要办,也不能立即送你下山!”

  “你可以在刚刚救我的地方帮我找找,看有没有个血红的串珠,夜色中发出的光亮很耀眼。”那孩子眼中的慌张无措消散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定“找到那个东西,我就可以让阿诺过来接应救我了,也不需要你送我下山了,他本就是修道的人。”

  水碧一听这法子不错,既可以可以帮他找回他的东西又可以将他安全送出去而不耽误她的时间。想到这里,她施法,在这个孩子周围画着一个圈,而后有点异于这孩子在看到这一切后并不惊讶。

  “你待在这个圈内不要动,万万不可以走出一步!”吩咐完之后,她又捏了个诀飞出去。

  烬冗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忽明忽暗的夜色中看不出他的神情。

  原来是天族的玄武长公主。

  不过真的是恰到好处的救了我一命。

  这个我会记着,我这个人最讨厌欠别人人情了!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