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水碧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边有个淡青的结界若隐若现,看到旁边睡着的凛羽,想到是他用灵力做了结界,而他自己身上却还残留着被泠骜一掌击打和从山崖摔下留下的伤痕,心里头一次觉得他也不像平日里那般看着讨厌。

  “怎么,这么盯着我看,难道是被我英俊的样貌所倾倒么?”凛羽突然睁开眼,调笑着望向水碧。

  “神经病!”水碧白他一眼,刚有的好感立刻烟消云散。

  “恢复的怎么样了?”凛羽起身,拍拍身上的灰问她。

  水碧试着扶着树站起来,起身的时候还是有些头昏目眩。

  “也是,看你这个小身板,也不能对你抱太大希望。”

  “你……”水碧气急,手指着瞪他,她刚就不应该认为他这人会变好不去气她、惹她,跟她斗嘴。“你……你干嘛!”水碧看着凛羽突然凑近,抬手,一惊,下一刻却见他的手快速从她耳鬓掠过,拈下来一片树叶。

  “这么失措不说话,莫不是害羞了。嗯?”凛羽笑问,挑挑眉间,话语却是异于平常的欠扁,温润出奇。

  “不是。”水碧盯着他,一五一十道“你左眼角有个眼屎糊在里面。”

  “……”凛羽无语,他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表达此时万马奔腾的心情了,这是怎么样一个奇葩的人啊,能在这样一个迤逦的氛围下说出那样煞风景的话,他长这么大完全都没见过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远处传来慕商和子然爆笑的声音,凛羽抬头就看见快速走过来的两人,“昨天掉下山谷都没见你们这么积极,现在凑热闹你二人倒是一个比一个快!”

  “昨天看见你俩掉下去我们也是很着急,可是那时候天已黑,我和子然也被泠骜所伤,贸然下去也是危险,而且你俩摔下去也不会摔残!还不如保存实力第二天下来找你。”慕商走进笑着解释。

  “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逗啊小乌龟,你看凛羽这表情哈哈哈,我真是服了你了,凛羽你也是,你以为小乌龟是一般人吗,不,是一般的神吗,啊?”子然捂着肚子在一边笑脱了型。

  “就你话多!”凛羽沉着脸照着他的头就是一指骨敲下去,痛的子然龇牙咧嘴。

  “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还是上去再说吧。”慕商打断他们,想要上去扶凛羽,被他手一挥“没那么娇气,再说一夜过去身体已经恢复过来了,倒是小乌龟,凛羽看她“身体有些虚弱。”然后走向站在一边望着他们说话的水碧,一把抱过她,水碧大惊失色。

  “你你你你个死龙干你又要干嘛啊!我这两天要被你吓死啊,杀人不偿命吗!”

  “闭嘴,乌龟干,眼下你这个一拳就能被击倒的样你觉得你还能一个人飞上去吗?”凛羽蹬她,神情严肃。

  “上不去也不要你抱!”水碧哀嚎,她日间丢失的清白啊,她对不起夕君这几年的谆谆教导,说好的女孩子应有的矜持呢,她不活了。

  “哟,凛羽我以为没见你这么好心过吗,你舅母家的远方侄女在你眼前从南天么门摔下我还记得那瓣橘子皮还是你丢的呢!”子然逗他。

  “子然你是不是想等上去了跟我打一架?”凛羽斜眼蹬他。

  “别别别,我还想多活几年!”子然连连朝他摆手,嗖的一下就蹿上去了,慕商摇摇头,看着还在凛羽怀里别扭的水碧笑笑,下一刻却见凛羽解下自己的外袍批到她身上,“盖着,风大!”

  水碧被他抱着,对这迎面扑来的他的气息很是懊恼,却是头一次不敢反抗,心里却是实实在在谢谢他的。

  仿佛有什么东西悄悄的在改变。

  四人上到崖顶,水碧快速从他身上跳下来,想要解下外袍还给他,凛羽顺手接住却又是批到她身上,低下头来认认真真的帮她系住。水碧看着他细长的手指翻飞打结,一时间有点微怔,竟是忘了反抗。

  慕商笑着望着他二人,“水碧还是披着吧,这样他也好放心。”

  “听话。”系好后凛羽突然正经了起来,拍拍她的头,“继续走吧,应该马上就快要走完了。”

  “小乌龟走吧。”就连子然也是一反常态,一副诚恳的样子。

  他们三个好像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坏,她这么想着,然后就飞快的跟了上去。

  这剩下的路也没想到是出了奇的顺利,即便有点点棘手的也是他们四人一起合力就应付的过去。这样一直七八天过去四人来到了玥川的出口,远远的就看见上善和夕君、玉清一行人站在远处。

  “夕君,夕君!”水碧见到他站在那里激动地朝着他奔去。

  “跑的这么快,又不是见到了什么好吃的!”凛羽臭着脸在后面吐槽,旁边慕商禁不住笑起来“你这是吃的哪门子飞醋。”

  “吃你大头鬼的飞醋!”凛羽瞪他,快速又是别扭的朝前走。

  “他这是傲娇了么……噗!”子然指着前面的背影一脸不可置信。

  “是啊,不容易啊,铁树终于开了花。”慕商打趣“我看他对天上那些仙子公主不感兴趣,一直觉得他是断袖来着。还暗暗为我两担心来着。”

  “真逗……”子然甩甩一身鸡皮疙瘩“你这笑话真是一点都不好笑。”

  夕君看着安然无恙的水碧,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来了。那日咒灵突然生效他这里感应到,总觉得不安,甚是忐忑,毕竟她是第一次历练,万一有个闪失他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大半夜的硬是找到了上善那里询问,后来要不是玉清拉着他,他估计真的要闯去昆仑。

  “回来就好。”夕君摸着她的头说。

  “我就说么,这几个孩子好歹道行不浅,怎么就会被昆仑那里的精怪给困住了。”玉清在旁边摇着扇子说。

  “小舅舅倒是太看轻了,这次其他还好,就是中途遇到了泠骜,水碧被击打受伤,加上她之前身体虚弱……”凛羽还未说完,夕君就一把拉过水碧,“受伤了,我看看!”

  “你看你急的!”玉清在旁边大笑,“就算是当时受伤,现在也是看不出来什么的。”说完他就接收到夕君抛过来的一记寒冷的目光,只得收住。

  “夕君,没事,只是当时受了伤,现在好了。”水碧安慰他。

  “水碧确实没事,我在的话怎么可能让她受伤。”凛羽插进来望着夕君笑说。

  “死龙干,说什么!”水碧瞪他,“不就是救了我一下么,用得着这么表彰自己吗?”

  “所以你的命是我救的,你还在这里跟我横,嗯?”说罢凛羽轻轻拧了一下水碧脸颊的肉,得意至极。水碧气得就拨开他的手挥手打他。

  夕君看着打闹的两人,倒是有点异于这两人之间什么时候变得不如之前那样针脚对麦芒了,不过他还是制止了水碧。

  “碧儿,勿闹,跟我回去。”说罢招呼也没打转身就走了,留下在一旁干瞪眼莫名其妙的众人。水碧看着夕君走了,立马蹿了上去跟着,走了几步后还特意扭过头硬是对着凛羽做了一个鬼脸。凛羽哭笑不得,过了好大一会对着消失的两个人的背影又是一阵深思。

  “大外甥,怎么,瞧你这满怀心事的样子,少男怀春了么?”玉清走进,扇着扇子挑着眉问。

  “难道小舅舅你怀过春,不知是哪家姑娘这么不幸。”凛羽提眉,反呛他。

  “哎呦我这是造的什么孽,怎么让你母后当我姐的,摊上你这么个混小子。”玉清扶额。

  “那也不是你造的孽,是我父君和母后造的孽。”凛羽跟着补了一句,继续毒舌“我看你这辈子是没机会找到人和你造孽了。”

  “不过你在这再呛我也没用,人小姑娘就是跟夕君亲,从小带到大,不粘他粘谁。你之前跟人结的梁子太大了,还想人家小姑娘对你好?”玉清“好心”提请他“再说了,我若是哪天不高兴了在夕君面前丑化你几句,他或许也不见得让你跟水碧好,哈哈哈……”

  “……”凛羽看着他这么幸灾乐祸,很是无语。子然也跟慕商在一边直摇头,看着这舅甥两互相攻击吐槽对方。

第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