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第二天夕君带着水碧赴宴,水碧还是头一次去参加这样大的宴席,一时觉得兴奋,东张西望的。走在她前面的夕君刻意放慢脚步,回过头去嘱咐“莫要这般玩心过重,跟着走好。”

  水碧“哦”了一声,却还是慢慢吞吞的没有加快脚步,倒真是希望能跟夕君走丢,竟也是如了她的愿,前面的夕君不知被哪几位爱慕他的仙子神女围住缠的脱不开身,眼看时机就在眼前她一个转身朝着相反方向奔。

  “这个宴席真是大得很啊!”水碧边说边无意识打探着周围的景,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了,这里面真是够大。

  “水碧!”凛羽看着人群中东张西望的她,那么多的人,他却一眼就看到了她。

  “谁在叫我?”水碧停下来正犯疑惑,就看见一个人一拉扯把她拽了过去,接着就是凛羽熟悉的声音“你在这里瞎逛什么,不怕迷路?”

  “就是迷路了。”水碧一见是他,又想到昨日玉清给的话本,想到里面写的,禁不住有些不好意思,以前不知道觉得不别扭,现在知道了,饶是她皮再厚再大大咧咧,也是多少有些不自在。

  “迷路了,嗯?”凛羽觉得好笑,笑着看她。

  “是啊,不然怎么样啊!”水碧看着他又靠自己那么近,身上那股气息越来越浓,觉得挣扎的慌,禁不住推了他一下,“你靠这么近干嘛啊!”

  凛羽看她这个急促的样子却又是觉得可爱,这样想着心里更是愉悦,脸上笑得更开了,倒是惹得几个从他身边经过的女仙红了脸,小鹿乱撞的跑过去。

  “这么这么多人,我们去个安静的地方吧。”说罢不由分说的拉住她往外走,把她带到一个亭子里,这个地方倒是个好位置,偏僻却又是能看到整个宴席的景。

  “你挺会挑地方的啊!”水碧惊讶这个地方的好,倒也忘了原先的别扭了,整个人在旁边来回蹦跶着看,来回蹿了好大一会儿才在亭中坐下,“觉得有点饿了。”

  凛羽看着她那个样子,甚是好笑,手指一挥也不知是把哪一桌的菜移到亭子里的桌子上,柔声看着她“吃吧。”

  水碧也就不客气不顾形象的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凛羽坐在旁边托着下巴看着她这吃相,也不觉得难看,还掏出一方帕巾伸过去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油渍,“慢点吃,就不怕噎着!”

  水碧正吃的欢畅,见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停下来瞪大眼睛看他,有点觉得不可思议,这样子的凛羽,她真的是有点受不了啊。平时夕君也替她擦过嘴可是她不觉得别扭,眼下换成凛羽,她就是觉得尴尬。

  “怎么,还真噎着了?”

  “嗯,呃,是的……噎着了。”水碧也就装傻充愣,跟着接下去了,说罢拿起旁边的酒壶倒到杯里就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那是……”凛羽伸手准备拦她。想要阻止,这果酒虽然芳香,不过喝多了就容易醉了。果然见水碧脸上不消片刻就红了起来,两颊红彤彤的,让他忍不住就想凑过去捏她的脸。

  “你可真能喝。这杯子也不小,就不怕醉?”凛羽自己也倒了一杯慢慢饮了起来。

  “不就果酒么,多大事!”水碧“切”了一声,又跟着倒了几杯喝下去,渐渐说话开始颠三倒四了“你还别说……还真是……真是好喝,咕~”

  凛羽笑而不语也不阻止她看着她一杯接一杯喝下去,果然不出五杯就倒了下去,他手一伸就迅速垫在她头下防止撞到石桌,然后慢慢抽离手臂,托着腮看着醉过去熟睡的水碧,旁边的花瓣簇簇落到她的黑衣上,颜色悬殊对比很是耀眼,衬着她粉红的脸颊,微风吹过,耳边垂落下的散发轻轻摆起吹拂她的脸庞,混着酒香、花香还有她身上的味道,竟也叫他有点微醺。

  “奇怪,我的酒量也没这么差。”他笑着自言自语,而后看到下一刻水碧被发梢挠的蹙眉,就伸手过去轻轻把她那一撮头发拂到旁边挂到耳后,中途触碰到她的脸,软软的,忍不住慢慢轻撩她的脸。

  最美不过少年情动。

  离他们稍远的宴席中喧哗声突然大了起来,他抬起头去望,只见今天的主角,如今的火凤王牵着一个红衣女子朝人群中心走了过去,满场的祝福贺喜声,着实喜庆。他转过头看着睡着的水碧,心里也是觉得甚好,天地如此之大,光年如此之久,能在这无限的广袤中寻得自己倾心的人,与她共结连理,是多么欢好的事。

  “水碧,我定会给你这世间最盛大、难忘的婚礼。”未来年轻的帝王在她面前许下了承诺。

  玉清看到夕君的时候,夕君又黑着脸一言不发,周身冰冷的气息让旁边爱慕的各路女神仙和想要上去打招呼的仙人们止住,于是他走过去,准备解救那桌被无辜冰冻的众神。

  “怎么,好好的日子脸色这么难看?”再打量他四周,发现水碧不在身边,瞬间明白,笑了起来“放心,这园子虽大,不会丢,再说你家水碧也老大不小的了。”

  “出了事情你负责?”夕君阴着脸看他。

  “这哪管我的事啊,我这不是看你着急吗。”玉清无语,心里嘀咕道,又不是我把你家水碧弄丢了,“你现在找也不是什么事,现在正是新人敬礼的时候,你难道叫宴席停下来让一院子宾客帮你找人?还是等到快结束的时候再说。”

  夕君见他这样说也是有理,饶是心中再急还是黑着脸挨到了宴席结束的时候就再也坐不住了,看到周围的各路神仙离席,腾地一下就站起来准备找人。待走到入园口处,看见凛羽怀抱着水碧走了过来。

  “呵,这小子!敢情我们这么急着找人,人在他那里啊!”玉清看着眼前的自家外甥,倒是乐了,而后拍拍夕君的肩膀,“现下不急了把。”

  夕君看凛羽站在门口,怀里抱着熟睡的水碧,又是一副老神在在的眼神回望着他“水碧这是喝醉了,我就让她在亭子里睡了一会儿,眼下想到离席了夕君你必定寻人着急,就将她带了过来。”说罢眼神转移到水碧身上,却是实打实的溢出满心的欢喜和怜爱“看她睡得熟,就没叫醒她,这么一路抱着过来。”

  “啧啧!”玉清凑热闹在一边扇扇子,说道“大外甥你几时这么体贴入微来着。哎,这里虽人不多你倒是皮厚不嫌瘆人的慌,啧啧啧!”

  “小舅舅说笑了对着自己心爱的人,怎能不关心她。”凛羽正大光明的在二人面前说出来,而且在“心爱”两个字上加了重音,特地别有意思的看了夕君一眼,倒是在外人看来,这是在挑衅。玉清在旁边乐得直想笑,心里想着这个小兔崽子倒是炫耀示威的对象弄错了,人家可是夕君半个爹妈啊,你这么大胆的去挑衅人家,真是作死啊。

  夕君毕竟是活了那么久的人了,面上一片风清云淡“谢谢储君了。其他的事,等碧儿醒来再说把。”说罢就去从凛羽那里接过水碧,中途不知怎么水碧突然醒了,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在躺在凛羽怀里,一个激灵打起从他怀里跳下来,半晌过后,结结巴巴不自在的说:“你们……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先前打过招呼不要乱跑,结果还是故意走丢了去。”夕君面无表情的望着她说,水碧看到他这个表情,心里哀嚎道不好了夕君又要生气了,却发现下一刻他将外袍披到她身上。“刚醒来,门口风大。”水碧激动的差点热泪盈眶,禁不住抓着他的衣角就示好。

  “水碧可是看了那天送过去的书,有何感想?”玉清好死不死的提了一句,然后理所当然的看到水碧的脸色变得不自然。

  夕君回过头去阴森森扫了玉清一眼,他立马噤声,觉得这个时候还是不要热恼他为好。

  “既然没事,我们先走了。”拜别过后,夕君带着水碧消失在凛羽视线中。玉清看到自己外甥又是一副忧心忡忡若有所思的样子,觉得好笑,还是出于“好心”说了句“凡间话本里说的情爱这条路一般都不是一帆风顺,神仙也是如此。何况长辈总是对自家孩子的另一半有所挑剔,你想想,水碧等于就是夕君一手养大的,你现在对水碧起了心思,在他来说,不就像是自己养了好久的白菜要被猪拱了么?”说到此处,玉清还在为自己的善解人意独特的比喻沾沾自喜。

  “这样说来,小舅舅你这个猪怎么还没找到要拱的白菜,莫不是小舅舅是话本里所描述的断袖?”凛羽毒舌本质爆发,一句话连接骂了他两次。

  玉清看着自家外甥淡定自如的笑着骂他,老泪纵横,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腹黑了,真是呜呼哀哉。

  “小舅舅莫要伤心,即使你是断袖,这九天之中还是有着好男色的神仙的。这一代有了我,所以为龙族传宗接代的事情,你大可放心。”凛羽在后面添油加醋的说,接着变了个语调,正了正色,说道“我倒是有件事想问,后天是不是我成年礼的日子?”

  “你不说我倒是忘了。”玉清听他这么一提也想了起来,正经道“成年之后,你也即将有你自的宫殿,开始着手天界的一些事了。三界现下不如以前那般安稳,你也懂事些,替你父君分担点。”

  凛羽听后郑重的点点头。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