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水碧一直拾掇到将近太阳落山才停手,累的她在哪里气喘吁吁,兰文已在旁边等了好久,见她转身望向他这边,松了松筋骨,走向她:

  “走吧,长公主。”

  “兰文,兰文!”水碧在他背后不安分的蹦跶着,拽着他的衣袖一阵摇。

  兰文扶额,泪眼兮兮转过头去“长公主,又怎么了?”心里却在哀嚎着,您能不能不拽我的袖子吗?

  “今天是不是到了我禁食解除的日子了,是不是?是不是!”水碧瞪大了眼睛,摇袖子的幅度更大了。

  “是的,长公主!”兰文彻底死心了,她是跟他的袖子卯上劲了,哪天不拽就奇怪了!

  “那,快快快,快快,我们赶紧回家!”水碧激动地迈着步子朝前走,大有超越他的趋势。

  “这……又是为什么?”兰文不解。

  “笨啊,我临走时听见那个长生大帝邀夕君继续去他那里下棋,谁知道他们下到什么时候,我们回去的早,就早点吃饭,等夕君回来时候还能再吃一顿啊!”水碧说到这里眼睛放出了晶光。

  “……”

  待到水碧兴奋的回到了行宫,看见厨房老远就飘出了一股香味,二话不说,甩了手中兰文的袖子就一溜烟窜到厨房去,兰文在后“哎、哎”了半天她什么也没听到。

  “我的长公主,夕君已经回来了,您一声招呼都不打,待会他又得跟您说上半天礼节的事情了……”兰文在后面碎碎念着。

  “水晶肘子,四喜圆子,糖醋鲤鱼……”水碧边念着边流口水,跃跃欲试的想要爬到放菜的台子上。

  “够不到啊够不到!”个字矮了,在旁边窜来窜去了半天的她记得头上冒汗。

  “要我帮你么?”

  “好啊好啊,帮我搬个凳子就好了,就差点点……”说道一半,水碧一个机灵,猛地回过头,果然看到斜倚在门口抱着双臂淡定的看着她的夕君。

  “夕夕夕夕夕……夕君!”水碧吓得结巴,一下子吐出好几个“夕”字。

  “我不叫嘻嘻,叫夕君。”夕君一本正经的说,这是个冷笑话,饶是在她看来平常一板一眼的夕君难得开了个玩笑,她却是笑不出来,陡然增了一层冷意。

  “你你你……你怎么回来了,不,你怎么回来得这么快?”

  “我怎么不能回来这么快?”夕君反问她,走过去“平时教给你的那些忘到哪里去了,就连饭前洗手这个都记不清,嗯?”

  水碧望着夕君越来越严肃的脸和说教的口气,觉得自己真是倒霉。

  “怎的脸上这么多灰?”说到一半夕君突然止住,盯着她的脸问,然后掏出一片方巾,走上前细心地替她擦了擦。

  “嗳……”水碧被夕君突然的变脸弄得不知所措,刚才还训斥着现在又换了衣服关心的语气跟他说话,真真是阴晴不定啊阴晴不定。其实水碧是错怪夕君了,夕君待她真是好的没法说就连玉清都觉得不可思议,像他这样一个不冷不热对事事都一个态度毫不关心的人,怎么就接了水碧这个大麻烦,虽然人是严肃了点,但那真是掏心掏肺没得话说。

  “知道饿了?”夕君问她。

  “嗯嗯!”水碧点头点头,努力挤出几滴眼泪来装可怜。

  “这是给你个教训,你下次还闯祸不了?”

  “绝不闯祸了!”水碧发誓状,天知道她这是第几次回答他了,反正夕君觉得不烦,她自己说多少遍也就无所谓了。

  “开饭吧。”夕君吩咐了旁边的侍童,然后自己亲手替水碧布菜,水碧则坐在一边的凳子上晃啊晃着两个小脚。

  兰文赶来的时候,在外面看到的是这样一幅景象,昏黄的影像下,紫袍的夕君,黑衣的水碧,还有饭菜的香味,碗筷相碰的声音,心里不由得觉着温馨。他跟了夕君这么多年,很是喜欢他现在这个样子,不像原先那样高高在上没有什么感情,而是当下对着水碧这样喜怒于色,让人无端的想要接近。

  天君这几天很是欣慰,因为凛羽突然无端的在武艺上刻苦了起来,甚为欣慰。然则知情的像是子然和慕商两人则是连连摇头,“啧啧,帝君还以为他勤学苦练为求上进,却不知道这家伙只是为的一个脸面!”

  “你两这是不作不会死的节奏么?”正在挥剑的凛羽停下来,擦了擦,剑身闪着寒朔的白光,刺得人眼疼。

  “别这样子!”子然见他这状态,以为他又要找他们打一架,连连摆手“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是君子么?”凛羽邪笑。

  “罢了,你别逗子然了。”慕商在一边看出他逗弄的心思,好心制止。

  “那你擦剑干嘛?”子然气氛,指着凛羽问。

  “干嘛,找小乌龟切磋去。”凛羽神采飞扬。

  “……”子然慕商无语。

  “他这是硬杠上了么……”子然望向慕商。

  “可以理解为他这是神经病发作。”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