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水碧自从上次在凛羽那里栽了一个跟头之后,认为他就是一个麻烦制造者,以后都是见到他离得百十米远,除了课堂上,其他时候能避则避,老远的看到他就唰的一下窜了起来扭头就跑,然后剩下黑着脸,额头青筋暴跳的凛羽和旁边捂着肚子笑得没了形的慕商和子然。

  上善今天没有如了她的愿,在授完课之后,他喊住了将要快速窜往门外的水碧,慢悠悠的威严的敲了敲手中的戒尺,捋了把胡须继而又慢悠悠的宣布一件事:

  “是以你们在这里已经修习了这么多年了,水碧也是,来了也快将近一年,我得考考你们现在学的怎样?”

  “夫子这是……”子然问道。

  “估计又是挑个什么荒山野岭或是冰雪沼泽的鸟不生蛋的鬼地方让我们到那里待个半个月,顺带打败那里的精怪什么的。”慕商稍稍偏过头去对着凛羽和子然说。

  “夫子是不是又要出去云游一段日子了,所以又让我们去历练。”子然皱眉。

  “这次要去的地方是昆仑的玥川,灏方的领地那里。”

  “昆仑,哎哎哎,去那个冰天雪地的鬼地方!”子然低声尖叫。

  “怕什么!”上善一眼瞪过去,白胡子一翘一翘,他立马噤了声,“学了这么多年的技艺,难不成全都荒废了,还配做我的学生!”

  凛羽突然来了精神,心里想到,去历练,这不是大家要在那么多天之内待在一起,他不动声色的望向水碧那边。个小乌龟,看你这下往哪里躲。

  “水碧是第一次历练,虽说她本身武艺也不错,不过还得要你们几个照顾下。”上善想起了水碧平日羽他们三个不大友好,皱了皱眉“切不可像平时那般胡闹,都听懂了么!”说到最后,他提高了音调。

  “知道了。”四人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我觉得按照小乌龟的杀伤力,过个玥川应该十天之内不在话下。”子然偷偷跟慕商说,与小乌龟同行,他是没什么异议,他可不像凛羽那般犯毛病,一会看小乌龟不爽,一会又硬是一个劲的死找她的茬儿,激怒她。

  水碧听到他在议论自己,眉毛都能夹死苍蝇,这什么什么,还要跟他们一起去过那个什么劳什子玥川,她觉得凭她自己现在的本事,一个人去就可以了,说不定带上他们三个还是个累赘。

  凛羽发现了水碧的不满,笑眯眯的,甚是满意,眼光与向他们三个投来不满目光的水碧撞在一起,更是挑衅的挑了挑眉,实在欠扁。

  水碧气的咬牙切齿,在心里把他来回骂着百八十遍,就差没问候他的父君了。

  “倒是遂了凛羽的愿。”慕上半天慢悠悠的飘出来这么一句,子然在旁边听着摸不着头脑,很是郁闷。

  当天晚上回了行宫,水碧就将前往玥川历练这件事告诉了夕君,夕君当时正捧着一本医书在那看,完毕,合起书抬头看着水碧,问:

  “虽说你在上善那里已经待了不久,这历练一事,还是早了点。”

  水碧知道他又在担心自己,急急忙忙的摇摇头,“不早不早,我都这么大了,还怕什么……”其实虽然心里不大乐意同那三个神经病一起去玥川,但是相对于这点点小隔应,能去外面玩的兴致还是足够吸引了她。

  这么一说,夕君也觉得自己是将她看小了去,他虽然表面上待她如严父般。实则内里是老妈子样的护犊情怀,眼下看着水碧从丁点大小长到快到他肩头,看来他得改改了。这样想来,他也就不再作声,转而向水碧走了过去。

  水碧还在一边哇啦哇啦的说着,夕君这么一靠近,她吓了一跳,往后边退了几步,以为夕君要训她,哪知夕君却是慢慢抬起手,放到她的头上轻拍,欣慰的笑:

  “碧儿长大了。”

  水碧有点受宠若惊,这还是这么多年夕君头一次这么和颜悦色的对她这样,从她有了记忆开始,夕君对她很是严厉,鲜少有笑成现在这样。

  “夕……夕……夕君。”水碧支吾着,不好意思。

  夕君牵起她的手,反过来,右手食指飞速在她手心里划着,指尖微带蓝光“昆仑地处严寒,那里的精怪也多,不难说会有那么一两个是创世时候被封印的,就算那样也无需慌张,这个咒灵种在你身上,一般不会起效,除非危急关头。”

  水碧看着突然凑近的夕君,平时常见的那张脸突然放大了出现在自己脸庞不到几尺,片刻有些出神。

  怪不得平日里那些个宫娥女仙见着他都一个个红着脸,这样一看,夕君还真是好看的惨绝人寰啊!

  水碧发呆的片刻,夕君已经画好了咒灵,直起身来,对她说道“好了,吃饭去吧。

  两天之后,上善带着准备好的水碧以及凛羽一行人站在昆仑的入口。水碧抬着头伸长脖子朝来处望,希望夕君能来,虽然平时总是嫌他啰嗦话多,可是一想到这次历练少则都要十天半个月,离开他身边这么久,心里多多少少觉得有点伤心,可是一早醒来就听兰文说夕君接了天君的密令去了他的大殿,没看到他本人,眼下正巴巴的望着远方。

  “你在看什么?”凛羽好奇,伸手戳她的肩膀。

  水碧这时候陷入自己的情绪中,懒得睬他,头也没回。凛羽看到自己又再次被华丽丽的无视了,又是一阵恼火,旁边没心没肺的子然和慕商碍于上善在才没有放肆的笑。

  “夕君你别拖着我走啊,你这么驾的欢脱奔放,我可受不了啊,就算我是仙人也会昏厥的啊!”老远传来玉清聒噪的声音,水碧想着是夕君来了,期翼的朝声源看去,果然见一朵祥云下落,紫衣的夕君快步走了下来,后面跟着喋喋不休的玉清。

  “夕君,夕君!”水碧欢快的朝他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他。夕君也是没有板着脸摆开长辈的姿势推开她,而是不着痕迹的微张开双手接住她,待她站稳,顺了下她耳机落下来的鬓发,理理她的衣领,抚平身上的褶子,做完这一系列让众人觉得不可思议充满父爱的举动后,轻轻说道“好好照顾自己。”然后转头望向凛羽他们,陈恳的说道“碧儿这次,劳烦几位照料了。”

  凛羽少了平时在他跟前不阴不阳的调调,老老实实恭恭敬敬的点头,“夕君放心,这一路我定当会护着她。”他这倒是真心说的,不是客套也不是应付。他这话一出,子然、慕商二人也就跟着答应。

  水碧眼圈红红的,万分不舍的朝着夕君挥手,背着包裹颠颠跟在凛羽他们后面。玉清望着夕君笔直的站在那里,望着远方消失的四个身影,禁不住叹道:“望子石,请问你还是夕君吗?”

  夕君被他扰到,回过神来,轻飘飘扫了他一眼“多话!”

  “啧啧,是不是被我说中了觉得不好意思。哈哈哈,不要不好意思,儿行千里母担忧啊,哈哈哈哈哈……”玉清甚是得意,还没笑完就感觉身边一股劲风袭来,好在他反应快,敏捷的往后一跃,后退数尺。

  “有没人说过你笑的时候很欠扁?”夕君面无表情的问他。

  “好好好,我的错,不逗弄你了。多大的事啊,不就是历练吗,再说还有凛羽那几个小兔崽子在呢,不会出事的。你也不想想你们家水碧是什么厉害的主儿,平常的精怪遇到她也是找死的份儿,啧啧……”眼看自己的话好像又惹恼了夕君,他识相的闭了嘴,连拖带拉的拽走他“走走走,下棋去!”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