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凛羽看着渐渐下坠的自己和水碧,一阵苦笑,竟然被打落到山崖下,真是丢了他的颜面,看来这个小乌龟真是个“累赘”啊!这样想着,却是毫不犹豫用尽剩下的力气欲要织成一个光圈包裹住两人,就怕这么摔下去小乌龟连乌龟壳都没了,却发现水碧的周身不知何时缓缓升起一笼淡紫的光晕,好奇的用手碰触,立刻就被紫光弹了回去。

  “咒灵。”像是明白了什么,他轻笑,盯着水碧的脸。

  水碧醒来后发现自己置身在崖下,靠在一棵树上,旁边一个人都没有,拍拍头仔细想想,才记得自己快被泠骜掐死时凛羽救了自己,后来发生了什么就不知道了。

  “我救了你之后,由于抱着昏过去的你被泠骜一掌击下山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话音响起,水碧头一抬,惊讶的发现突然站在她身边的凛羽。

  “你是鬼啊,怎么走路都不发声的!”

  “不是我救的你,你现在早已在去往极乐世界喝茶去了好吗?”凛羽得意的看着她“不跪谢你的救命恩人,还在这里怒斥,小乌龟,你还真是不懂礼貌,啧啧。”说罢坐了下来,靠近她。

  “你你你……你要干嘛?”水碧看着他凑近,惊得就要挣扎着站起来,却因为身上没有丝毫力气,又被脚下的石子绊了一跤,整个人直直的朝凛羽倒去,凛羽好笑的在原地张开双手接住她。

  “你看你挣扎什么?”凛羽故意激她,吊儿郎当的。

  “我告诉你,你可别乱来!你要是在这里报复灭了我,夕君知道后肯定会把你杀死!”水碧在他怀中乱抓。

  “老实点!”凛羽收了笑声,制住她“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在这里大喊大叫,你想流血过多死后曝晒变成乌龟干吗?”

  “你才是乌龟干,不对!你不是乌龟干,你是臭龙干,你全家都是臭龙干!”水碧气得指着他鼻子大骂。

  “你自己看看你自己流了多少血。”凛羽摇头,想是要发火,却也无奈,只能用手戳到她后背伤处。

  “要死啊,你要谋杀啊!早就知道你看我不爽要报复我了!”水碧被他这么一戳痛得龇牙咧嘴。

  “不这样你还能发现自己受了伤吗?”凛羽无语,看她眉头紧皱,冷汗直冒,有点后悔自己刚才下手过重,立刻二话不说轻轻的将水碧翻了个身让她趴在自己腿上,检查她的伤势。

  “啊啊啊你干嘛,你到底要干嘛,你个王八蛋对我又是抱又是楼,可怜我一个黄花大闺女,不,神的清白啊!”

  “闭嘴!”凛羽呵道,“再动就扒光你的衣裳!”

  水碧噤声,一动不动,真怕他扒了自己的衣裳,看看眼下自己这个怂样,也打不赢他,先记着,等好起来再跟他大站个几百回合。

  凛羽看着她后背衣裳被掌风撕裂的地方纵横交错着几条又长又深的伤痕,还在往外汩汩流着鲜血,她穿的是黑袍一开始他倒是没看清楚,现在看真是严重的很,胸口突然一下一下传来揪心的疼,二话不说掏出一瓶膏药倒在她的伤处,轻轻涂抹。

  “疼疼疼疼疼疼,疼死了啊!”水碧杀猪一般大叫,“你是不是在报复我啊,我还是个女孩子啊,你不能下手轻点啊!”

  “现下知道疼了,刚才不还是闹腾的蛮厉害的吗?”凛羽气得想笑,却还是减轻了手中的力度。

  “好了。”凛羽收起膏药将她扶正,却发现她的长袍腰部以下,一小滩一小滩的血迹。

  “奇怪?”他细细打量那里,“你怎么屁股那里还受伤了,刚才泠骜一掌将你击到树上,受伤的也是你的背部啊?”

  “我我我怎么了!”水碧一个大惊,听他说自己屁股那里流血了,一阵紧张“我是不是要死了啊啊啊啊!”说罢就要往自己屁股摸去。

  “不对!”凛羽摇头,像是想到了什么“你今年多大了?”

  “这都什么关头了,你还问这些废话干嘛?”水碧哭了出来,“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啊,难道你要问完我的年龄后在这里帮我埋了上面写着贵庚多少英年早逝吗,你以为你是在做好事吗……”话说到一半,她突然哽住,像是知道了什么,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你怕不会是……”凛羽憋住笑意,问“来月事了吧。”

  “……”水碧不说话,投地的低低的,不知道怎么办,以前也没有人跟她说过这个,要不是有时闲着无聊翻看夕君的医书中看到,她还不知道会有这个事。可现在最重要的是,她怎么摆脱这个尴尬的局面,凛羽这厮眼下可是幸灾乐祸的很。

  “好了。”凛羽觉得自己的玩笑也是开过了,跟这小乌龟认识到现在第一次看到她摆出这样无措的样子,也就收了心,点燃火堆,脱下自己的外袍盖到她身上,“不逗你了,你现在得好好休息……不对。”他又笑着故意往她身下看“我先回避一下,你先自己处理你这状况。”说罢还没等水碧发飙吼出来,就一个闪身跑开了。

  待他回来的时候,水碧已经靠在树上睡着了“个死乌龟,这么能睡,就不怕窜出头野兽出来把你吃了!”虽然这么说,他还是走进帮她掖了掖身上的袍子,靠着旁边坐下来。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不讨喜呢?”凛羽边说着边恶作剧般拿手去戳她的脸,“不过,睡觉时的样子还挺老实的,不像平时咋咋呼呼的一点你女孩子温婉的样子都没有……”凛羽碎碎念,换成用手点她的脸颊。

  “夕君,我要吃肉包子!”水碧突然凑过去一把拽住凛羽的袖子大喊,凛羽被吓了一跳,半晌后望着近在咫尺的水碧,近的可以清晰的看见她脸上的根根绒毛,心里突然有种以前从没有过的莫名的感觉,有些发怔。

  “咚”的一声,一个拳头冷不丁塞到他身上,“死龙干,叫你偷袭我!”水碧双手乱挥,凛羽捂着被打到的地方,哭笑不得,“你还真是一刻都不能安分啊,做梦都在想着打我。”这么一来,他刚刚那点弯弯绕的心思全都不见了。正是夜晚的时候,山底风异常的大,而眼下水碧身体受伤加上特殊时期,想到这里,凛羽起身换了个地方坐在她的对面,挡住吹来的风,想了想又不放心,花了好大力气才用剩下的灵力做了一个防护罩,种在水碧周身,由于今天和泠骜的打斗被他那么一掌打下去加上后来摔下山谷也受了伤,灵力好半天都不能恢复,不然他也不会这样乖乖的被困在谷底。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