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6章 : 该死又求而不得的爱情

  “曾经的是你不也是那样吗?骄傲的让我像个灰姑娘,你将韩适从我的身边夺走了,对,是夺走。”

“所以,有能力从别人身边夺走的人为什么要怕自己守不住呢?”

素卿瓷懒洋洋的将身子往后倚靠,目光平淡的注视眼前略为呆愣的江檬,心口却被无奈掩盖上了一层尘埃。

是你的终究都会是你的,而我做的只有让自己的铠甲再坚硬些,步伐坚定,哪怕是伪装,也从来不会让自己陷入狼狈。

这是素卿瓷以前所深信不疑的。

可如今转念一想,为什么有人会心甘情愿的卸去武装呢?

或许是因为这该死又求而不得的爱情吧。

————————锦瓷时————————

江檬离开咖啡吧后,素卿瓷便独自一人在公园中慢慢渡步起来。

正值周末时间,这个点倒是有很多附近的居民在小路上散步。带着小孙子玩闹的老夫妻,孩子嬉笑的声音从素卿瓷耳边擦声而过,公园两边的路经都栽上了树,这个快到七月的时间更是抽出了绿叶萌新,一切都仿佛染上了暖意。

手包里传来了震动的声响,素卿瓷怔了怔打开了手包,是厉时谦。

“怎么,开完会了?”她懒懒的问,唇角不自觉扬上笑容。

那边很安静,紧接着传来了男人磁厚低哑的嗓音,很是好听,“你还在姥姥家?”

素卿瓷低头扯了扯自己的裙摆,“没,在森木公园瞎逛。”

“工作没搞定,这边倒是挺有闲工夫遛弯儿。”厉时谦无奈的叹息道,颇有几分烂泥扶不上墙的惋惜。

素卿瓷舔了舔唇,“这不是有你嘛。”

话毕,那边传来了沉沉的低笑,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通过这电话钻进了她的耳畔,像是察觉到了他笑中的意思,素卿瓷只觉得头顶太阳太热,热的她耳根不自然的发烫。

“好了,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接你。”厉时谦开口的声音更是低柔了几分,带了夏季清风的惬意,阳春白雪般干净。

方才轻微的郁结散去,心情云开雾散般好了起来。素卿瓷自顾自的摇了摇头,抬头看了看天,俏皮的嬉笑,语气中带着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娇憨,“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这样啊……可我要带你去个地方。”厉时谦故意拉长了声音,依旧含笑。

“嗯?”她眨了眨眼,没反应过来。

厉时谦并没有打算多说,神神秘秘的轻哼了两声,又带着一丝宠溺,“还是你还是等着大爷吧,小丫头。”

话毕,他便掐断了电话,没给素卿瓷一点反应的时间。

素卿瓷傻了傻,看了看手机,又眨了眨眼。

带她去个地方?

去哪儿?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嗯?

————————锦瓷时————————

西路中央的商务区中心,宽敞安静的CEO办公室内,站在窗边的厉时谦轻笑着挂了电话。

这个傻丫头啊……

第156章 : 该死又求而不得的爱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