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8章 : 这若是征服的战争,那么她便输的彻底

  “你不是喜欢刺激吗?”厉时谦这一刻如同化身邪神,左边薄唇往上勾起的弧度更深,见素卿瓷不安的模样,这才眷恋的贴上了她的唇,轻柔的抚摸着想让她放松下来。

米白色的长睡裙随风飘动,不知过了多久素卿瓷感觉自己的被男人放在了地上,柔软的草地磨得她全身一阵麻痒,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厉时谦见状笑容也是更深,俯下身将她两只手禁锢在头顶,薄唇强势的压上了她的红唇,天知道他忍了多久。

那夜她褪去了平日冷傲的面具,脆弱痛苦的呜咽,被推上情潮后的喘息,而后温暖的叹息拥抱,一切一切都让他恨不得见她拆骨入腹,从未如此强烈的占有欲如同火焰燃烧了他。

“不要,不……”

“果然口是心非是女人的专利。”厉时谦轻笑,修长的手指轻轻拉下了她睡衣肩带,深如墨青长卷发和那丝丝银白铺盖了草地的大片,凝白削瘦双肩透着骨干而美感。

继而细碎的吻便落了下来,健硕的身躯压制她动弹不得,而自己的身体本来也就已经软绵绵的一动也无法动。顺着纤长的脖颈往下,当炙热的吻来到了胸口时,一个激灵像是徒然惊醒了素卿瓷,她弓起身子不安的颤抖声音,“喂,万一被人看见了……”

“放心,没有监控,这个时间也不会有人来。”厉时谦自己身上穿着是一件丝绸做的汉式长袍,他抽下了自己腰际的束腰带子,利落迅速的绑住了素卿瓷的眼睛,在她惊愕就要质问时就顺便拉过她两只手绑了两圈。

视线一片漆黑,双手也失去了提防力。虽然知道厉时谦不会伤害她,可这种可能会被他占有却无力抵抗的感觉让素卿瓷不安的颤抖了起来,没了视觉,其余的感官便变得极为敏锐。

“乖,我不会弄疼你的。”

话毕,她感觉到了他的大手调开了她的裙角顺着大腿往上摩挲着,他掌心无比滚烫,她肌肤微凉,轻轻的触碰让她忍不住打着颤,想骂他,却只能不服输的咬紧牙关。

但素卿瓷从来没有想过,厉时谦之所以之前会恨不得拍死她,就是因为这种恨不得去撞墙的固执倔强,他明明不会伤她,为什么她总是一副对敌人警惕的模样?

更何况,此时此刻这幅半遮半掩的模样落入男人眼中无疑是征服的催化剂,尤其是厉时谦这种表面温善实则危险霸道的男人。

一切都在沉默中进行着,只有素卿瓷自己能听到自己心底的呐喊,直到那熟悉却害怕的温度抵上了她,之后的一切都失去了控制……

“叫出来。”情意正浓时,他低吼着命令道,全然是不容置疑的权威。

是啊,这才应该是真正的他……

全身如同紧绷的弦,这场huan爱中若是征服的战争,那么素卿瓷便是输的彻底。

第148章 : 这若是征服的战争,那么她便输的彻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