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3章 : 何尝不是给她戴上了枷锁

  “卡维诺是我从父亲手中接过一手撑起的,它对于我而言的重要性自然是强过你的。更何况我这么做本就不是儿戏。”

“都说厉家子女多才俊,却没有几人能在商场打拼,时熏和时希无心商业,厉稀还小未定性,羽成和卿风各有自己的理想,除去我们这一代,如今只有时谦和时枢在掌舵卡维诺。我老了,不希望厉家几辈子打下的江山出现任何意外。”

语重心长的一番话让在座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几个晚辈更是默不作声,只是佯装夹菜吃饭。因为这家主说的的确没错,他们虽贵为厉家人,可都无心从商。

这一沉默便是半饷,终于,厉鹤连缓缓地开口了,依旧是不疾不徐的态度,却含了丝丝冷意,“按照这个意思,难道这丫头就是在商场打拼的人?大哥,不是我说你,你的确感情用事。”

好似早就料到会这么反驳,厉鹤承并没有激动,只是笑着摇头喝了口杯中的茶,疲倦的轻叹了声,“卿瓷年纪尚轻就事业有成,她不学商却和卡维诺品牌脱不开联系,而且《LUXURY》杂志是她母亲一生的心血,如果不是父亲当年作梗这《LUXURY》早就应该是她的,所以如今那她母亲的东西还给这个孩子又有什么不可?”

他声音沉稳有力,唇角深刻的皱纹显得极具威严。

收敛了下情绪,看了眼身旁低头不语的素卿风继续说道,“更何况,卿瓷是卿风的亲姐姐,把股份交给她何尝不是给她戴上了枷锁?”

几人的目光终于的落在了当事人身上,只见素卿瓷眼睛微瞪一瞬不瞬的,复杂的情绪在她脸上闪现着。

说了那么多,他们都忽略了一个人的感受。

就是她。

也对,卡维诺5%的股份权益,落在谁身上谁都得乐的开花,怎还会估计那人是喜是悲呢?

“卿卿。”

耳畔响起了男人熟悉的声音,素卿瓷如同做了一场朦胧不清的梦,视线这才渐渐的恢复了晴朗。

她扭头注视上了厉时谦平静的目光,脑中紧绷的情绪更是嗡嗡一阵响。

本想勾起唇冷笑着反驳这贵族家犹如施舍般的恩惠,可刚才当厉鹤承说到《LUXURY》时她真的犹豫了。

是啊,那本来就是母亲的东西,她辛苦了那么久,坚持了那么久,不就是想有朝一日把她的东西拿回来吗?

不过5%的股份,的确是她没想到的……

但是厉鹤承说的对,一旦把拿5%握在手里,就意味着她将一直为卡维诺当牛做马。

而且因为卿风,她不可能让他在自己和厉家这两者之间为难。

可明明,她不想和这个家族沾上关系。

一点关系都不想有。

这么想着,倏然,另一道声音在素卿瓷脑海里响起:但是,不沾半点关系?可能吗?

第143章 : 何尝不是给她戴上了枷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