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18章 : 像只孔雀,看着就想拔掉它的羽毛

  “可是,当年我父亲也是情非得已,他以为你们举家迁移到了国外。”厉时谦皱了皱眉,“你虽然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但他从小待你不薄,你应该宽容些。”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素卿瓷一手撑住额头,低低的笑了,她何尝不知道当年的误会?

素禾最早一手创办了《LUXURY》,可最后却落得人走茶凉的结局,而当时厉家的大家长将素家彻底打入深渊后却告诉厉鹤承他们早已离开了中国,当时厉鹤承还未成为家主,虽说不舍但也作罢,本想着继承家主后再找回素禾,却没料到错过了就是错过。

这件事从本质上来说并不全算是厉鹤承的错,但素卿瓷却无法说服自己那所谓的不知者无罪,她的怨念和痛苦需要一个发泄口,如果当然厉鹤承立场再强硬些,说不定母亲就不会独守岁月,而多年后他突然的出现,却是不由分说便带走了素卿风,这便顺理成章的让素卿瓷彻底的对厉家产生了反感。

之后不久,她又得知卡维诺集团几经周转将《LUXURY》收购,当时素卿瓷感到些许欣慰的同时更多的还是不舍,虽说这本杂志从那时起便冠上了厉家的名字,可它毕竟是母亲一生的心血,所以她从高中时代起便下定决心要以自己的名义延续素禾的璀璨曾经。

“人已经不再了,其实做的再多都没用,但是……”素卿瓷眼里多少有些强忍的湿润,脊梁的僵硬让她察觉到了自己情绪崩泄的失控,缓了一会儿这才深吸了口气,自嘲的冲着厉时谦摆了摆手 “抱歉,我不该和你谈这个话题的,毕竟这是你父亲和另一个女人的风流韵事。”

厉时谦将她强忍自己情绪的细微表情全部看在眼里,不知怎的,心底划过一抹刺痛。

这种被人牵连的情绪让他感到莫名烦躁,也自嘲着轻笑道,“这点你多虑了,我父母当年是商业联姻,我母亲在生下时枢后便毫不犹豫的改嫁给了一个英国男人,这么多年她从未和我们联系,我和时枢也早就习惯了。所以很抱歉,我感受不到你所说的失去母亲的痛苦,但是相比之下我的确更喜欢素阿姨。”

那个貌美清雅的女子,温柔如水的眼眸中带着骨子里的清冷孤傲,这一点素卿瓷的确遗传的很完美。

只不过她不是孤傲,她是傲慢,似团火一般。

如同开屏的蓝孔雀,每一根艳丽的羽毛都成为了她扬起下巴的资本,不会因为处境改变了本身的骄,即使掩盖了锋芒却依旧夺目的傲。那种骨子里剔除不去的本性或许真的是与生俱来,就如同她眼中的那瞬常人没有的明亮,也是让他难以忘怀多年的原因。

她不知道,每一次,他一想起儿时那场恶作剧就牙痒痒,此后只要听见她“素卿瓷”这三个字,就立马想到了动物园里的孔雀,看着就想拔掉它的羽毛!

却不想那日一别,转眼就是多年。

不过正好,现在她回来了,那么无趣的日子好像要到头了……

第018章 : 像只孔雀,看着就想拔掉它的羽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