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17章 : 怎能不恨

  她本来还想早点去姥姥家蹭饭的,这样看来是要迟到了。

终于,沙发里侧的男人懒洋洋的坐了起来,扫视四周后脸上流露出一瞬赞赏,目光转向一旁满头大汗的女人,笑道,“感觉怎么样?”

“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素卿瓷颓废的低着头,为了干活儿而扎起了头发凌乱了不少。

厉时谦见她这模样笑了笑,起身后伸了个懒腰,轻叹了句,“可我感觉很好。”

这话一落,素卿瓷便立马抬眼瞪他,废话,你睡了两个小时当然好!

“我要的东西呢?”她眼底怒意未退,他便转头问道。

“主卧浴室。”她强忍,抬手往某个方向指了指

“真懂事。”厉时谦温柔的扬唇,踏着优雅的步子便上了楼。

素卿瓷彻底傻眼了,她发誓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反客为主,而且还能比他更不要脸的男人!

十分钟后,厉时谦终于神清气爽得从楼上走了下来,见素卿瓷还坐在沙发边低垂着头,抬手忍不住揉了揉她本就很乱的头发,“等会儿有什么安排?”

“我和你很熟吗?”她双手捧着脑袋没有回答,暗自不爽的翻了个白眼。

厉时谦却瘪瘪嘴,“你是我妹妹。”

“鬼才是你妹!”素卿瓷蓦地抬头,满脸火药味儿的冲他挥动拳头。

厉时谦见状轻笑,幽幽的说道,“卿风好像叫你姐。”

“呵,我本来就是他姐姐。”素卿瓷想都没想就直接不屑的嗤了声。

然而他又扯动唇角,慢悠悠的开口,“但我是他大哥。”

“你本来——”她差点又要脱口而出,可想想又觉得不太对劲,这才将后半句话强行堵住。

“没话说了?”男人挑眉。

素卿瓷噎了下,也自知自己说不过他,只好冷笑了一声作为反抗,“总之我和你们厉家没有关系。”

厉时谦见状也不再多说了,可促狭的眼眸却更显深邃,过了好半天他才低叹,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无奈,“我不能理解你为什么这么反感厉家?”

除去他对她的个人看法,这是他这么多年真心想问的。

可素卿瓷一听眉头就拧成死结,厉声低吼,“你们不是心知肚明吗?你们对我家对我妈妈所做的一切难道都忘了吗?”她语气里夹杂了刀光剑影,锋利目光足够将眼前的男人切成薯片。

如果没有厉鹤承,她母亲或许就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他明明可以去找她,可是他没有,那次离别整整过了十二年他才姗姗而来,但他可知那个苦心等待的人早已过世了六年。

素卿瓷是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被厉家逼到破产后日夜操劳憔悴,她答应厉家人不去找他,可她却傻傻的相信他一定会找到她,于是等待成了每一日唯一的期盼。

张爱玲笔下沈世钧和顾曼桢一别就是十八年,然后红颜白发沧海桑田,可真实的现实中,等待是件何其奢侈而残忍的事?充满了希望又失望的局面周而复始,哪一分哪一秒不需要生生的挨过?

可直到临终前,素禾也没有等到厉鹤承。

她没有等到他,一辈子……

最爱的母亲抱憾而终,这让她素卿瓷怎能不恨?

第017章 : 怎能不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