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歃血忠诚

    一夜过去,第二天的黎明就这么来临。或许想着以后压根就不会再回来了,整个残王府几乎被下人们收拾的干干净净,就连锅碗瓢盆什么的都被打包了起来,整整的堆满了七八辆板车。当然,这也侧面的反应出了残王府的“穷困”,毕竟就算是普通富户搬家,也该有这个阵仗了。

  就这,还是楚皇“仁慈”的命令宗室全额拨了三年薪俸也就是一万五千两银子给残王府当做出京就藩费用的结果,不然,就那多出来的几匹马和板车,以残王府那才几百两银子的家底,估计就只能陌小柒从广财殿里拿银子了。

  同时,随行的还有一百名士兵。虽然比不得御林军的骁勇,边军的善战,但起码个个都还四肢健全,甲胄兵器齐备。说实在的,楚皇没把一些老弱病残派给楚默漓当私兵,就已经很出乎陌小柒的预料了。

  不过,看那些士兵大多数都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陌小柒心中也就只剩下冷笑了。

  “青松。”

  “王妃请吩咐。”

  “告诉那些家伙,不乐意跟着去五岭县的趁早滚蛋,王府不养有二心的人。”

  “是。”

  在青松的统计下,一共有八十二人希望返回军队,这些大多都是有着野心想往上爬或者拖家带口不方便的,剩下的十八人,不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孤儿,就是得罪了上官被打发过来的,因此对跟着一个不受宠的王爷去一个偏远的地方也没多少抗拒。

  既然不是一条心的,残王府自然也不想带着这样的隐患,没的说,那八十二个人不客气的直接被请出了大门,连一个通宝都摸着。倒是留下来的十八人,勉强入了王府管理者陌小柒的法眼,很是大方的每人赏了三个十两重的银元宝作为行头费,毫无意外的得到了十八个士兵的感激——要知道,就算他们之前是京城防卫军的一员,一个月也仅仅只有一两二钱的银子,这天降的三十两赏银,足足抵得上他们两年多的军饷了。

  残王府原本的十个下人也得到了三个银元宝的赏银,陌小柒做事还是一碗水端平的,倒是青松一人得了五个银元宝——这很正常不是么,毕竟人家也算得上是残王府的管家了。

  虽然眼睛都不眨的就花出去了小千两银子,但搁在陌小柒身上她真心不看在眼里,随便的就从指缝里露出去了。倒是青松看着那些白花花的银子有些牙疼,虽说自家王爷的另一个身份堪称富可敌国,可残王府这边确实没多少银子啊。。。。。。有心说些什么,但瞅着自家王爷那一派淡定的神情,青松少年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装哑巴。

  高兴的领着赏银的同时,在这十八个士兵的心中也浮起了浓浓疑问,京城里不是疯传残王妃是个丑陋乞女么?可丑陋不丑陋先不说,这一身朦胧却凌厉高贵的气质,怎似寻常人?果然是谣言误人啊!

  当十八个士兵每人又领到一匹肥膘高大、起码价值百银的良马时,对陌小柒和残王府的归属感更是空前强盛,简直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表示忠诚。

  “你们有如此之心,总算我没有看走眼。”陌小柒淡然的说着,面纱下的嘴角却轻轻弯起了一个弧度,星眸中划过一丝隐晦的闪光,“既如此,那便歃血表示忠诚吧。”

  说起这个,也是这个时代的特有习俗了,表示归属之人将指尖血滴入杯皿,和着酒水,由所效忠之人持杯盏撒向天空最后落入大地,表示皇天为证、后土以鉴。

  虽说就是这么一个仪式类的行为,并不能真正的验证一个人的忠诚之心,但对于陌小柒来说,这个仪式却颇合她的心意。

  毕竟,她有着一种名为天纲玉的奇物!

  先滴血者为主,后融血者为仆,仆从在保持自身人格、思维的情况下绝对忠于天纲玉之主……

  如此以来,歃血忠诚这一个仪式简直就是给天纲玉的使用量身定做的,有了它,陌小柒再也不用费心费力的甄别奸细和处理人际关系了——下属就是下属,只需要听自己的话就好。

  真正需要认真相处的别人,那就是朋友,陌小柒自然也不会把天纲玉用在那个地方。

  对于陌小柒所说的歃血忠诚,十八名士兵包括残王府一干人都没有任何的怀疑之处,十八名士兵老老实实单膝而跪,用托盘里的细针扎破了左手的中指,依次将猩红的血珠滴落在酒盏中。

  “既然小柒掌管王府事务,那就你来做持杯人吧。”当一名小厮举着托盘走近时,一直静静坐在轮椅上的楚默漓淡淡的开口。

  这时,无论是残王府的下人,还是新来的十八名士兵,都瞬间了解了陌小柒在残王府中的地位,或者说,楚默漓的本意就是为自己看中的小王妃造势吧。

  得到楚默漓示意的小厮瞬间明悟,脚下一顿一拐就到了陌小柒面前,弓下腰身高举托盘。

  本来就有此意的陌小柒觉得楚默漓这家伙还真是越看越顺眼了,右手拿起流动着薄薄一层鲜血血液的酒盏,轻声却吐字清晰的说道,“如此,那就由我来进行仪式吧。”

  就这短短的一句话功夫,借着那有些宽大的衣袖,陌小柒已经玩了一把偷龙转凤的游戏,酒杯还是那个酒杯,可里面混合着的十八个人类的指尖血,已经被她换成了来自神缘空间中的某只野鸡的鸡血。反正都是一样的颜色,不近距离的观察也没人能分辨的出来吧。

  执起托盘上的酒壶,晶莹的酒水于半空划过优美的弧线,混合着血液变成一杯浅红色的液体。放下酒壶,陌小柒右手持着酒杯向上一扬,浅红色的血酒拉成一条弧线飞上半空,之后惯性的落下,快速的渗入土壤之中——那块地面上的石板刚被撬了起来,毕竟这也是仪式的需要。

  随手把酒杯往托盘上一方,陌小柒抬了抬手,“时辰不早了,各就各位,准备出府。”

  “是。”轰然的声音响彻前院,除了陌小柒、楚默漓和青松之外的总计二十八人行了一礼后,颇有秩序的各司其职,开正门的,驾车的,前后护卫的,之前寂静的前院瞬间忙碌成一团。

  双手拢在长袖中的陌小柒在楚默漓被抬到最大也最好的那一辆马车里后,也踩着矮凳猫腰钻了进去,以中间摆放了点心茶水的小条案为界限,和楚默漓各占一旁。

  这辆马车也是刚办置的家当,空间比之前的那个大了许多,起码两个人乘坐很有富裕,还多了小条案、小书架和小柜子之类的东西。歪靠在身后柔软的靠枕上,一手捏着点心,一手持着一卷竹简,陌小柒一派慵懒惬意的享受小模样不经意间就攫取了旁边残王爷一双夜眸的所有注视。

  “咣——”不大会,清脆悠扬的锣声猛然响起,接着便是马车走动时轱辘的突然一晃。

  出京就蕃之途,于此正式开始……

第二十一章 歃血忠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