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我可以帮你

    夏依沫忽然之间的亲切,她又怎么看不出她这是替夏卫山解围。不过夏依弦并不会就此罢休。  

  夏依弦毫无痕迹地从夏依沫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向前走两步,轻轻地从夏卫山手中拿回礼物盒。转身,对大家笑道:“既然我父亲不肯动手,我这个做女儿的就替我父亲拆开,相信大家也很期待我这礼物吧!”  

  说着,夏依弦打开礼物盒,只见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份遗照,遗照中的女子很美,像极了夏依弦,只不过女子的眼神是空洞无光。  

  全场人看夏依弦手中的遗照吃了一惊,当夏依弦看到夏卫山,白沁和夏依沫红橙黄绿的表情,夏依弦笑得更开心了。  

  “吃惊吗?今天是我妈整整去世的一百天,我带我妈给你,她最爱的男人庆生来了。”  

  夏依弦说得很平静,嘴唇依旧扯着微笑的弧度。  

  “啪”夏卫山气得扬起手掌打向了夏依弦。  

  “逆女,你想气死我不成。”  

  “呵呵,你那么长命,我又怎么会气死你,我真替我妈感到不值,我妈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还在念你的名字。在你欢天酒地的时候,在你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时候,你想过我妈吗?”  

  “夏依弦,你闹够了吗?别给我们夏家丢人!”白沁看到夏依弦被打了一巴掌,心里虽然高兴,但还是气不过夏依弦的胡闹。  

  “丢人?爸爸,妈妈的爱给你丢人了吗?”  

  “你妈?她不配!”夏卫山怒道。  

  夏卫山的话彻底激怒了夏依弦,便怒道:  

  “不配?夏卫山,你不要忘了,你今天拥有的一切全部都是我妈争取来的。从今以后,我与你断绝父女关系,我没有你这种忘恩负义的父亲。”  

  夏依弦转身欲离开,又忽然停了脚步,红着眼,看着夏卫山道“我会让你失去你所拥有的一切!”  

  夏依弦拿着母亲的遗照,踏着稳定的步伐向门口走去,妈,这就是你爱的男人。今天你看透他的真面目了吧。  

  厉炎烨看着他们家上演的豪门大戏,淡淡地抿着薄唇,慵懒地坐在真皮沙发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有下没下地敲打着沙发。  

  尤其看到夏依弦憎恨分明的眼神,玩味的笑容更甚,对身旁的男人说道:“东子,查一下刚才的那个女人,说不定对我的计划有帮助。”  

  “是,厉少。”旁边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回答道。  

  厉炎烨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暗红色的液体晕染了杯壁。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站起来,抄着口袋,向别墅门口走去。恰巧看到正准备沿着公交路下山的夏依弦。  

  琥珀色眼眸闪了闪,笔直的双腿快而稳地走到夏依弦面前。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做这么幼稚的事!”  

  男人淡漠的语调在夏依弦耳边响起。  

  夏依弦看着眼前冷漠掺杂着贵族气质的男人,想必又是夏卫山的宾客吧!不过都是一丘之貉罢了!夏依弦脸色极差道:  

  “这是我的事,还用不着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来指手画脚,评论我的不是。”  

  厉炎烨不怒反笑,抬起手,冰凉的手指在她脸上划了划,皮肤真嫩,说话语气就像讨论今天的天气。夏依弦却感觉他的那只手让自己窒息。  

  “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也许我可以帮你。”  

  “帮我,条件呢?我可没什么要给你的。”  

  夏依弦没想到男人这么不老实,明亮的眼中流露出疑惑,她不会天真地认为有天上掉馅饼的事。  

  “呵呵,给我,你的人。”  

  厉炎烨轻轻地夏依弦耳边吐出,温热的气息使夏依弦不觉得后退两步。  

  “我没必要为了报仇把自己搭进去。”  

  夏依弦见男人的行为越来越过分,打掉男人的手,扭身朝山下走去。  

  夏依弦知道这种男人招惹不起,他那与生俱来的霸气,让夏依弦不自觉地想要躲避。  

  “夏小姐,后会有期。”  

  厉炎烨见夏依弦逃避自己心切,不禁说道。眸子闪动,好像计划着什么。  

  他看得出夏依弦的野心和不屈。但是骨子里又透出一股清高自傲,让他有一种想要粉碎的冲动。  

  夏依弦的母亲沈微刚去世没多久,外婆由于失女之痛便病倒了,夏依弦一天干两份工作筹钱给外婆治病。  

  只是今天夏依弦到公司时,明显感觉气氛不对。  

  “夏依弦到我办公室来。”经理来到夏依弦的位置上说道。  

  夏依弦刚进经理办公室门,还没问经理叫自己何事,就听到经理说道:“夏依弦,你被解雇了!”  

  “为什么?”夏依弦愠怒道。  

  “你最近得罪什么人了你不知道吗?”经理提醒道。  

  “夏卫山?还是昨天那个那个陌生的男人?”夏依弦自言自语道。  

  “那个人让我带句话,他说今天晚上八点在夜魅会所等他。”经理看向夏依弦,露出同情的目光,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那个魔王。  

  “我知道了。”

第二章 我可以帮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