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威胁

    夏依弦带着疑惑走出公司,打算先搭公交车去了医院。  

  “外婆,你今天感觉怎么样?”  

  夏依弦看着外婆日渐憔悴的脸庞,心痛地问道。妈妈地离世对外婆的打击很大。而且,医生诊断出外婆患有胃癌晚期,大约有半年时间了。  

  “我呀,这身老骨头不中用了,拖累了你。”  

  “外婆,你又在胡说什么?快到中午了,我去给你买午饭。”  

  八点钟,夏依弦来到经理所说的夜魅,泽市最大的会所。泽市名流,有钱的公子哥聚会的不二之选。  

  夏依弦来到这里,隐隐约约觉得应该是昨天那个男人搞得鬼。夏卫山,夏依沫,白沁,她都了解,他们没必要多此一举,让自己来这儿。  

  夏依弦走进会所,舞池中央的音乐声大的震的夏依弦的耳朵快聋了。夏依弦对服务员说了声门牌号。  

  夏依弦在服务员带领下来到金字一号房。偌大的金色门牌号镶着钻,闪闪发光。  

  夏依弦推开门,看着坐在沙发中央的男人左拥右抱。脸上闪过厌恶之色。错认为自己走错了房间。但是看清男人的脸之后,果然自己猜的没错。  

  夏依弦又走进几步,开门见山道:  

  “这一切是你做的对吗?”夏依弦的语气疑问中又带着肯定。  

  厉炎烨放开怀里的两个女人,拿着红酒杯站起来,走近夏依弦,薄唇依旧淡扯,琥珀色眸子幽深见底。但是却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仔细看着眼前的女人。不得不说眼前的女人的确很美。尤其是那一双眸子流露出的坚韧。  

  他并没有回答夏依弦的问题,而是问道:  

  “我昨天说的,你要不要再考虑下?”  

  “你为什么这样做?我得罪你什么了?”  

  夏依弦质问道。她不明白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为何跟自己过不去。她知道像他这种公子哥喜欢玩那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不过她并不想奉陪。  

  “女人,我最讨厌别人用这种语气和我厉炎烨说话,你昨天也是。”  

  男人琥珀色眸子闪过凌厉,语气冰冷至极。然后,男人转身拿一份资料递到夏依弦手中。  

  夏依弦狐疑地盯着男人,接着看手中资料,越看越愤怒。资料中记载着夏依弦的家庭,上学以及工作中发生所有的事。  

  夏依弦精致的小脸上出现怒意。  

  “你调查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厉炎烨看到夏依弦的愤怒,心情忽然变得愉悦。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很变态。  

  “没什么,只不过我对你这个猎物比较感兴趣。而且你还可以在我身边要你想要的一切。包括帮你报仇,治好你外婆的病。”  

  厉炎烨细细地盯着夏依弦由愤怒转为平静的表情。他不信她不会动心,他也看得出这个女人有一股野心。只不过被她压抑太久了。而且,如果她答应,对他以后也有利。  

  夏依弦承认他提出的条件很诱人。只不过……  

  “我想要的,我自然会用我的方式得到。”  

  厉炎烨讽刺地“呲”地一声,看着夏依弦稚嫩的脸,毕竟大学刚毕业,把社会想的太简单。活在阳光下太久的孩子是不是要看一看黑暗。  

  “你的方式?请个律师?打个官司?你确定你能赢?能让他在牢里蹲几年?”  

  “就算不能赢,我也不会和你做这种肮脏的交易!”  

  厉炎烨地讽刺声,彻底激怒夏依弦。夏依弦不禁怒声道。夏依弦转身欲离开,便听到“咔嚓”一声。房门旁边好似保镖的男人把房门上了锁。  

  夏依弦脸色苍白,心里打颤,故作冷静道:“你什么意思?”  

  厉炎烨一把撅起夏依弦的手腕,处在怒火边缘。琥珀色眸子泛冷。说话的语气更冷。  

  “肮脏?比这肮脏的事你还没见识到呢!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你就会失去一切,包括现在和你相依为命的外婆。”  

  夏依弦看着眼前愤怒的男人,紧张道:“你想干什么?”夏依弦的脑袋飞速地转着,故作镇定道:“我不信你在泽市能只手遮天。”  

  “我能不能只手遮天,你不是已经体会到了吗?我能让你丢失工作,自然也能让泽市所有医院拒绝给你外婆治疗。”  

  厉炎烨看女人明明害怕却故作镇定,不禁再次打击道。接着放开夏依弦的手腕,优雅地打开电视。  

  房间里偌大的电视中放了一组视频。视频的主角正是夏依弦外婆。医院里的护士正在赶夏依弦外婆出院。夏依弦正要爆出口。  

  然而,这时一组手机铃声毅然响起。夏依弦看着陌生的手机号码,疑惑地接起来。只听到对方说:“夏小姐,医院高层决定要你外婆出院,我们也没办法,而且如果你外婆近期做不了手术,她可能就只剩半年时间左右。”  

  医生说完就挂了电话,没有给夏依弦说话的机会。  

  夏依弦怒瞪着厉炎烨,眼泪几乎欲出,大声喊到:“放我出去!”  

  厉炎烨恼怒,冰凉且骨节分明的手指掐住夏依弦纤细的下巴。另一只手抚摸着夏依弦白净的长颈。

第三章 威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