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6章 我们聊聊

    一谢隔了千山万水,百丈重楼  

  一眼便是四载相思此去经年,四目相对两两相望久久沉默无语。  

  “多谢。”秦雨柔低头再谢正准备与那人插肩而过,事实证明,要过这条道很难。  

  那人目光沉静如水扶着桃花却比暗色中的桃花还要灼灼其华。  

  蒋逸阳带着四年重逢后的思念和压抑悠然转身:“你准备装做不认识我到几时。”  

  怦乱的心咯噔过后跳得更怦乱。  

  秦雨柔退后低头不敢看他那双灼亮的眼睛,为当年她伤他之手那倒苍凉背影。  

  暗色浓重,旁立桃花,孤男寡女,又是在这样暧昧的场所。  

  近来她也能偶尔上个新闻头条,没准哪只事业心强烈的狗仔正盯着这一步,是谨慎些好。  

  不知哪个喝醉后声线本就粗矿的汉子为情感伤买醉唱起不知名的情歌  

  “你怎么舍得狠心逼我离去,独自活在回忆里,真心被践踏到底,谁把伤悲留给了你,怎么可以让彼此成为过去,灰色的雨中我是这么无能为力,求求你不要把爱当成一场游戏,请回头,我依然还在这里。“  

  这情歌唱得那个撕心裂肺,鬼哭狼嚎,人神共愤。  

  最后来个特高线,震耳发奎的“啊”声一路飙到底。  

  正如那些刻骨揪心的美好让人难忘也让人慌乱。  

  慌乱得想一路逃过去,这些纷乱的过去影影叠叠盘亘在混乱的脑海里。  

  压抑感逼迫她想立即逃走,逃得远远的。  

  她想硬闯过去,那人却如泰山拦于路前,她又不是愚公,此道不通立马回头。  

  利落转身,可人家的胳膊比她的腿快,手腕被大掌死死钳住。  

  她分明感觉到掌心的潮湿和灼热,为什么这么热。  

  “我们聊聊。”蒋逸阳眸色坚定盯着见他要逃的女人,逃去哪里,他再也不准他逃。  

  “我跟你不熟,没什么好聊。”这话一出口她舌头发僵,不熟跑个什么。  

  被那句不熟惹怒的隐忍一整天的男人,大手用力一拉,自称不熟的姑娘被拉进他的怀里。  

  砰然的身体接触,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情节。  

  回忆揉着心底深埋的感情让她蓦然害怕,身子瑟瑟发抖。  

  他用手轻轻抚慰她瘦弱的背脊,瑟瑟发抖的身子慢慢回转平静。  

  幽幽一声叹息,他放开她牵起她冰冷的手。  

  若从前那般,他捧着那只冰冷的手,温柔地呵出一口暖气,轻轻地揉了揉,冰冷的手慢慢变得暖和。  

  如水的温柔将她带回从前,整个人如着了魔般陷入回忆。  

  他牵着她已温暖的手带着他往属于身旁被推开的包厢内走去。  

  只是一个步伐的跨越猛然间她全身抽搐,山海边的毒誓一瞬间朝她袭来,犹如万箭穿心,脚步惊然后退,被他牵着的手急着抽回,  

  “你别再来找我,该说的话当年我已说得很清楚,我过得很好你又何苦来扰我清静。”她抽回手如避洪水猛兽,疾然转身朝反转方向逃离。  

第026章 我们聊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