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10章 这太昂贵

  “藤少爷过夸,是秦小姐天生丽质,清容不敢居功。”沈清容压着疑问客套点头。  

  讶异于秦小姐同藤少的关系非同一般,想来也说得通,三个男人过往是朋友,熟悉身边的女人也无可厚非。  

  “这衣服不好看。”叶君傲发酸的眸光不停来回穿梭于秦雨柔光洁骨感突出的锁骨处,稍稍露出**看得人浮想联翩,他一个人浮想联翩就好干嘛便宜其他男人。  

  衣服暴露太多,一字肩,过往见旁的女人穿如此礼服倒未觉着有何不妥,可如今换到自家女人身上,怎么看怎么不妥当,女人要保守,不能便宜别的男人。  

  “哪里不好看。”正稍稍平复心绪后,秦雨柔心急低头左看右看,她觉得这身衣服从设计到剪裁包括衣料都属一流,她很喜欢。  

  大概男人审美观和女人审美观不同,他若不喜欢她不介意换一件。  

  “哪里都不好看。”君傲发现她一低头胸口有走光嫌疑脸立马拉长。  

  必须换一件,换件有袖子有领口的礼服。  

  “秦小姐需要换一件吗?”沈清容脸色微异,看不懂叶大少的审美观。  

  还是这男人间接质疑她的品位。  

  秦雨柔对见他蹙眉不悦的眸子,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她白了某人一眼。“不用,我很喜欢,别跟没品位的人计较。”  

  叶君傲满脸尴尬,丈母娘说他抠门,媳妇说他没品位,他往后磨合的日子更加坎坷:“也不是不好看,你看,这不还没到夏天吗?我是怕你着凉。”  

  君傲脱藏蓝色西装外套上前将外套披在她露出的肩膀上。  

  这一举动到令秦雨柔温馨,不再质疑他。  

  其实她也不喜欢太过暴露,但喜欢漂亮衣服是女人的天性,她也不能免俗。  

  藤展庭笑得无语,这还没正式带出去小气成这副德行,真把人弄到手那不还天天金屋藏娇,想想这话不对,他怎么能说自家妹妹被别人弄到手。  

  不能让这小子轻而易举得到藤家的掌上明珠,要层层把关,严防死守。  

  沈清容恍然大悟,这是吃醋怕自己女人走光便宜了其他男人,她朝助理投去一个眼神,助理心领神会立马取来一条相衬的披肩。  

  站在门外许久,白烨朗着一身白色华贵西服,优雅走来,笑意不改往日的邪魅。  

  “我来得时间刚刚好,走吧,漂亮的姑娘。”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他觉得她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有种独特的气韵,但今天的美却令他惊眸,柔美之下藏着无人知晓的锋利与坚韧,那才是令他侧目之处。  

  有时候他想,娶个漂亮又能干的女人做老婆也是人生一大幸事,不知幸运还会不会眷顾他。  

  “这样漂亮的姑娘肯定需要一套漂亮首饰。”藤展庭将红色绒布首饰盒打开,一套华美的七色珍宝镶碎钻首饰递到秦雨柔眼前。  

  “这太昂贵了。”秦雨柔内心抗拒。  

  她决定藤展庭此刻的礼物多半是感谢她陪伴他的母亲,但这礼实在太过贵重,她受之有愧。  

  自从医院见过于素娴后,藤展庭隔三差五将他母亲送到她家,要么找借口带她出去。  

  她不抗拒可也不想惹太多闲言碎语,更害怕小婉姐生气。  

  更不安于心中那种朦胧贪恋思来却又会令她揪心害怕的惶恐,这种不安每次在小婉看见她和于素娴在一起说笑的时候悠然强烈。  

  她不安的同时更加的害怕,害怕那些未曾挑明的真相会左右她往后情绪和人生。  

  纵然真相是那般明白,可那又如何,她不想再有任何改变,这一辈子,她是秦雨柔,是秦小婉唯一的女儿。  

  因为她永远记得那天她问小婉姐,每个女孩的名字都有一份深意,那她的名字为什么叫雨柔。  

  她看见小婉姐仰头面庞噙着前所未见的温柔,泪眼朦胧含笑告诉她,告诉她出生之时夜空下着绵绵柔柔的细雨,因此为她取名雨柔,至此她坚信她的母亲是爱她的,只是不善于表达。  

  这一辈子,她,注定只能是秦雨柔。  

  “我的女人哪里轮得到你送首饰,自然是要戴我送的。”因第一次送礼物给心上人,君傲此刻藏着激动。  

  他匆匆走到沙发边拿过蓝色首饰盒迫不及待打开递到雨柔的眼前。  

  秦雨柔笑得眉眼弯弯,低头一看微笑瞬间变得僵硬,首饰盒内空空如也。  

  男人就是粗枝大叶,她抬眸见到满脸偷笑又得意挑衅的霍菲菲,心口瞬间透亮,撇了撇嘴。  

  沈清容满眼错愕,今天真长了见识,为空落的首饰盒。  

  藤展庭笑着奚落看着君傲出洋相,奚落他抠门。  

  “叶大少出手真是大方,霍小姐还不谢谢你表哥,他今天可还没女伴呢,你应该礼尚往来才是。”  

  白眼狼投向君傲嘲讽的笑容很是刺眼。  

  明明是他先邀请的女伴,他半路截胡不成还死赖着不让他单独带人来这里。  

  不让他单独带人出来一会还要赖着跟着他们一起去晚宴。  

  算他第一天彻底认识这个男人,这脸皮厚起来连他都自叹不如。  

  藤展庭蹙眉朝霍菲菲闪闪发光的脖子看去,眸色阴沉,抢她妹子的东西,要不要脸。  

  叶君傲一听这话回头看着霍菲菲,瞪着不要脸的女人气得跺脚。  

  “表哥,你带我一起去吧,那个蒋家少爷我才不要看他。”不知道脸字怎么写的霍菲菲又缠到叶君傲的身边,越加亲昵晚起君傲的胳膊。  

  她后妈今天再三叮嘱要她一定漂漂亮亮出现在晚宴上,尤其要多留心一个叫蒋逸阳的小子。  

  蒋家被蒋逸南搅得声名狼藉,蒋逸阳自然也不会是好东西,她去宴会只想见君傲。  

  君傲眉头微蹙,心口念叨蒋逸南不是去地府报道了吗?蒋家怎么又跑出一个兔崽子,还没细想听见白眼狼开口他脸黑得难看。  

  “那些都不适合你,这套首饰想必你一定喜欢。”白烨郎将黑色首饰盒打开递到秦雨柔眼前,凉薄的嘴唇自信勾起一丝邪魅的笑,一定会喜欢。  

  那是一套是珍珠镶碎钻首饰,十八圆润光泽完好的珍珠被碎钻烘托到完美无瑕。  

  秦雨柔的鼻头一阵酸涩,激动地接过了首饰盒,喉头哽咽,由衷的感激:“谢谢。”  

  这是阿婆母亲唯一留给她的一套首饰,因为急着给小梦筹学费,她拿去做了活期抵押,可一晃过了赎当时间,再回去已被告知首饰已被转售,她辗转寻了很久都没查到首饰的下落,原来到了白烨朗的手里。  

第010章 这太昂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