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3章 遗嘱争议 

  彻底撕破脸后,叶明渊被财迷心窍并未及时关心便宜姨外婆的过世,反倒即刻火急火燎赶去周正奇的私人律师会所。  

  “周律师,你我相交多年,我也不怕你笑话。”叶明渊坐在周正奇会客室沙发上,再三犹豫后还是紧张,怕家丑外扬。  

  “你这话严重了,先不谈两家的交情,身为律师本该遵循起码的职业道德,我更会谨守身为律师的本份,一定会保护客户的隐私,这点请放心,况且你我二人的交情你也无需客套,有话直说。”  

  知道他最近烦心事多,周正奇并未多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  

  每次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看来今天的事还挺严重。  

  “当然,这点我绝对放心,事情说来话长,别的我也不多废话,咱们直接谈重点。”  

  周正奇坐正身姿,态度郑重点头,表示让他放心。  

  叶明渊低头咬牙:“这个叶明威其实并非我母亲亲生,他是小妾所出,按叶家祖训,庶出不可继承叶家祖业,所以,天澜那百分之五的股份他根本没有资格继承,他既是庶出,那他儿子自然也没有资格继承叶家产业,更别谈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他根本就没资格,周律师,您看,这官司。”  

  红着老脸将家丑外扬于人前,叶明渊甚觉难堪,但为了家产,丢人就丢人,反正真正丢人的也不是他。  

  听到如此荒唐的真相,周律师沉默了许久,喝了一口茶,推心置腹道:“叶老哥,我实话跟您说,这官司没得打。”  

  叶家祖训虽如此,可国家法律可无嫡庶之说,哪怕是个私生子也有继承权。  

  更何况,户籍上白纸黑字写着生母生父,还有遗嘱铁板钉钉,事明摆在哪里,闹上法庭也改变不了什么。  

  “为什么?”叶明渊不死心,打破沙锅问到底。  

  “他虽是庶子,可按咱们国家法律明文规定,私生子有继承权,更何况,叶老爷子生前订立了遗嘱,遗嘱做过公证,受法律保护,虽然叶明威先生于遗产继承资格中可能对叶老先生存在某些期瞒,可能够行驶追究权利的是遗嘱的订立人,也就是叶老爷子,如今老爷子已过世,所以这件事情只能按照遗嘱来办。”  

  周律师耐心替他解释,实则他也不知道怎么宽慰他。  

  按照老爷子遗产的分配,如果大房这边运道好能够早先一步生个儿子,整个叶家也差不多落到了他这边。  

  如果运道不好,老爷子额外补偿给叶大少的那些身家也足以抵消被二房抢去的损失。  

  此刻孩子没着落,他倒抓着这点零头不放,心情他虽能理解,可终究有失英明。  

  “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呢?”叶明渊开始着急,拿不回百分之五的股份就算了,把他挤兑出去不让他争夺余下股份才是正题。  

  “一样按照遗嘱来办。”周正奇满脸严肃看着焦急的叶明渊。  

  “如果说君浩他不是叶家的子孙那怎么说,如果他不是叶明威亲生的,是她老婆给他带绿帽子偷人生的野种那他生的孩子怎么能继承叶家遗产。”  

  瞧见周正奇满脸认真,心下大急的叶明渊也顾不得叶家的体面。  

  将心口疑问加猜测全然抖出口,也不怕人家告他诽谤。  

  听叶明渊开始口不择言,周正奇心下骇然,严肃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放心,遗嘱上说明生出来的孩子要经过DNA层层比对,如果到时真没血缘关系自然不符合继承遗产的权利。”  

  他也明白,两兄弟几十年为了财产不假,钱吗,谁会嫌少,但争的可能是一口气。  

  “那如果DNA符合,是不是意味着哪怕孩子的父亲跟叶明威没丝毫血缘关系也能继承。”叶明渊脑子发懵,嘴巴里竟然说出些不符合逻辑的推断。  

  “这个我不好假设,我只能说如果法律关系明确,就是合法的关系,包括领养,那也合法,DNA符合这一条就再明白不过。”  

  周正奇不明白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既然DNA符合怎么会没血缘关系,人家二房的人都不纠结,他纠结个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领养的孩子自然DNA不可能符合,这不自相矛盾吗?”  

  叶明渊脑子打了结,想不通,叶明威生不了孩子为什么领养的儿子最后生下的孙子会符合DNA,莫非君浩是他老爹在外面留的种,这简直荒唐。  

  “矛盾个屁,君浩上了叶家的户口那就是叶家的种,为保万一,她取个老婆偷个跟叶家有血缘关系的种不就解决了。”  

  周正奇念在与他相交一场为老友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而感到激愤。  

  遂而将他能遇见的阴谋算计轻而易举摆在他面前,感叹如叶明渊这样的脑子怎会生下叶君傲如此精明的儿子。  

  “荒谬。”叶明渊老脸通红,他这话什么意思,意思明指他和韩舒云有一腿。  

  他承认年轻的时候确实被小贱人迷惑过,可迷惑两天就过去,谁还没见过女人。  

  说他跟韩舒云有一腿,简直就是荒唐。  

  “有什么荒谬,那么大笔遗产什么荒谬的事不可能发生,想想你那二弟他是怎么得到这笔遗产。”  

  周正奇显得激愤,言语字字珠玑提点老友。  

  “万一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遗嘱。”一语惊醒梦中人,叶明渊心头骇然,想到他曾经风流遗下的种。  

  遂而冷静下来算了算君浩的年岁,与他风流的岁月合不上边,慌乱的心总归回落几分,唯独算漏了一个沈媛媛。  

  他此刻倒不害怕韩舒云偷他种,怕只怕是老爹从前在外面留下的野种,那时真没脸再混迹这个圈子。  

  “万一发生此种不幸我也只能遵照遗嘱来办,只要两位小叶先生所生的孩子合法,符合DNA的验证,那么孩子就有资格继承遗嘱。”  

  一把年纪的周律师无奈摇头,心想你老爹没准老早算定了这点,即便知道也闭眼默认。  

  所以老爷子一早订立DNA鉴定这么一条前提,只要是叶家的子孙,给谁又有什么关系。  

  “这真是防不胜防啊。”叶明渊开始后怕也开始悔恨起当年的风流。  

  只期望他当年没留什么风流债,也期望老爹在外没烂帐。  

  但才想想又觉得不对。  

  如果真是他留下的烂帐那君浩岂不是他的儿子。  

  既然是他的儿子给谁都还不一样,但叶明威怎么会这样傻跑去替他养儿子还替他儿子争家产,他脑子怎么可能进水。  

  想到这点如此可笑的疑虑立马打消,但他实在没想到,真有人脑子进水。  

第183章 遗嘱争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