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5章 找了上来

    “我今天来警告你,不准你再找君傲的麻烦。”念在兄弟一场,藤展庭没有将话说得严重也不想激起这头狼心底的痛恨,甚至还开始怀疑,怀疑白烨郎当初不断将月亮湾的烂摊子丢给君傲是另有目的。  

  什么目的,故意让一个身世相同的漂亮姑娘晃荡在君傲跟前,可感情的事谁说得好。  

  “这么说叶君傲开始走联姻路线联合大舅子一起来打压排挤我。”白烨郎点了点头继续自斟自饮,藤展庭自来总站在君傲那头过往他从未觉得有何不满,毕竟他们自小一同长大,可今天这感觉怎么觉得怎么不爽。  

  对于君傲和白烨郎两人的恩眼藤展庭自来站在中间立场,不偏不倚,都是兄弟,但这回涉及到雨柔他心中的天平自然偏向君傲,瞬而言语中都带着前所未有的恳求,“算我求你了,你就看在你当初悔婚耽误雨柔青春份上别在计较那些陈年旧怨……”  

  “我耽误她青春……”白烨郎抬眸看着自动放低身段相求的男人,哭笑不得摇头无语。  

  话说你家妹子春心动得忒早,情窦初开,没过多久转头奔进热恋里,爱得肝肠寸断啥事也没耽误。  

  小白脸离开的四年虽然感情生活空白了点可捞钱这点半点也不手软。  

  除去为感情情绪消沉日子不照样过得风生水起热火朝天。  

  这头黏进一个叶君傲,那头旧爱火急火燎赶回,新欢撞旧爱,感情生活即将再次多姿多彩。  

  说他耽误她青春,到底谁睁着眼睛说瞎话……  

  ----------------------------  

  住院部七楼楼梯间内青色烟雾袅绕轻轻飘散。  

  打火机的按动声划破楼梯间内的静谧。  

  楼梯扶手旁,小婉姐姿态优雅地依靠栏杆吞吐烟雾排解内心的苦闷和烦躁。  

  十厘米黑色高跟鞋边已零零碎碎落下不少烟头。  

  瞬间她再次燃起一支细长雪白的香烟。  

  这几天藤家的疯女人如影随形地跟着雨柔,离开一会就急得发疯。  

  那疯癫的神态并未深深刺激到小婉姐,亦未令她冷淡的良心感受到任何不安,她的疯癫与她无关。  

  可这几天的饭吃得如同嚼蜡,不是个滋味。  

  亲生母女俩尽在那儿相互夹菜,看在她眼中好似生了一根肉刺,剜心得很。  

  二十多年来她没给雨柔夹过一次菜,也极少在家,更谈不上跟女儿同桌吃饭。  

  无论谁训斥她不像个母亲她都不以为意,可那一刻,她真觉得自己枉人母。  

  回忆一生的失败,无论是她想要的渴望的,或是期盼的从来都没一样得到过。  

  待到懂得去珍惜却又太迟,这是不是世人所说的命运弄人。  

  命运实在弄人,弄人的命运又将被弄的人摆上命运的舞台。  

  哪儿不痛快,不痛快就打哪儿来。  

  不痛快又转了十八个弯找了上来。  

  “躲猫猫,妈妈跟你躲猫猫。”  

  从楼梯上摔下来变得神志不清的叶明枫和女儿躲猫猫,此刻蹑手蹑脚推开楼梯间的门溜了进去。  

  她猫着身子屏息凝神从门缝隙处看着女儿来回焦急奔走在走廊内寻找她的身影。  

  门外奔走四顾的叶楚楚正急得发疯,眨个眼疯癫的母亲不见踪影,不知该往哪儿找。  

  看见电梯上的液晶屏显示往下,她以为母亲进了电梯。  

  万一跑远可不得了,心下大急,按了另一部电梯往下追去。  

  成功躲过女儿寻找的疯子脸上扬着得意的笑,鼻头嗅见浓浓的烟味,眉头皱起。  

  她扭头朝烟雾袅绕处寻去,发现一个漂亮又熟悉的女人正优雅的抽着烟。  

  脑海里闪过一个会抽烟的漂亮女人抢走了老公。  

  疯子的脑海霎时如被扔进无数炮仗,噼里啪啦,炸得不可开交。  

  她快速走上去,神经质盯着一脸不待见她的小婉姐:“坏女人,抽烟的都是坏女人。”  

  “去去去,一边凉快去。”  

  烦闷的小婉姐见到最不愿意待见的人自发找上来,心口犹如吞了一只苍蝇般恶心。贱人的女儿  

  实在没心情整疯子,她一明白人趁着人家智商低下使阴招算不得什么本事。  

  要来就光明正大的来,不过那老头真是看中她啊,一个庶女也能分一亿的身家,真有心啊。  

  “坏女人,狐狸精,不要脸,下贱种。”  

  见到小婉姐眼中鄙夷不屑的眼神,疯子体内曾残留的痛楚此刻乍然抽出,深深刺激着她。  

  小婉姐本就心情不好,遭受到小贱人的辱骂心里憋屈的那团郁闷之火即刻蓬地燃烧起来。  

  她甩手将抽了一半的烟重重扔在地上,用脚把烟当成眼前疯子狠狠碾啊碾,碾不碎心头的恨。  

  “我要撕了你脸。”疯子一个多月未曾剪过的指甲,尖利得骇人。  

  她疯狂朝坏女人扑上去,混迹江湖多年的小婉姐很有两下伸手。  

  由于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脚下一崴,身子倾倒,被疯子寻了空子。  

  五个锋利的爪子毫不容情扑过小婉姐尚算白皙的脸,几道深刻的血色痕迹触目惊心。  

  脸上火辣的痛钻心噬骨,小婉痛得尖叫,手往脸上痛处捂去。  

  火辣湿润温热黏糊,她将手摊在眼前,满手的血。  

  脸上凹下的感觉分明,那是她脸上的肉,她被疯子抓破了相。  

  忍着钻心疼痛,小婉姐眼睛瞪得吓人,吃人的心都有:“我杀了你。”  

  疯子被小婉姐狰狞的样子惊吓到,瑟瑟倒在楼梯上。  

  对上她眸子里充满的恨毒和凶狠,疯子慌乱失了分寸,脑海中闪过老公为了其他女人殴打她的画面,。  

  她害怕急急直往楼梯上爬,小婉穿着高跟鞋,双腿没疯子跑得快。  

  疯子吓得不轻,拼尽全力往楼上逃命,小婉在后穷追不舍。  

  脸上的血滴答流下,渐渐地从八楼淅沥滴落到十一楼。  

  仓惶逃命间,疯子一个趔趄踩空了一层台阶,头重重磕在台阶上。额头撞破,血哗哗地流下,头痛欲裂。  

  有些更深层恐慌瞬间在内心蔓延,听着噔噔的脚步声。  

  她更加慌乱无边往楼上爬,一直到了十七层的顶楼。

第175章 找了上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