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2章 说出实情

  “臭小子,我看你往哪里跑,你给我出来。”  

  小婉姐追到医院一处空落墙角找不到人心口越加气愤,追得气喘吁吁才意识到或许真的年纪大了。  

  “大婶,我在这里。”藤展庭面色阴沉从大树后坦然走出,眸眼中锐利如刀恨不能将眼前的女人活剐。  

  刻意将她引到这个僻静角落,他到要看看她今天还有些什么话可说。  

  “吃了豹子胆,还敢叫我大婶。”不肯承认年岁的女人气得四下寻找可以泄愤的凶器,比如石头。  

  “那叫你什么,藤夫人。”眯起的狐狸眼一刻不漏将她眼中乍然间流转的错愕收入眼底。  

  小婉姐怔然,惊觉四下无人,心道上了日本鬼子的当:“懒得理你。”  

  冷静后她扭着腰肢要离开。  

  “你把我妹妹藏得可真好。”他失了往日的玩世不恭,眸眼冷然。  

  “老娘疯了,儿子也傻了。”小婉姐想即刻离开被该死的小子拦住去路。  

  “据我调查,你从未生养过。”藤展庭看着安静的四周,故作风流理了理依然完好的发丝。  

  “我有没有生养关你屁事,走开,别拦着我。”  

  “是你偷了我妹妹。”  

  “放屁。”  

  “你不愿意其他女人怀着你深爱男人的孩子,哪怕只是一颗种子也不愿意,你霸道得让人无法理喻,因此你刻意报复,你一早就潜进医院准备报复,当年你亲自填写的档案资料还在,虽然用的是假名字,你让我好找啊,二婶。”  

  藤展庭愤然扯住落荒而逃的女人,乍然将内心的猜测一股脑倒豆子般倒出。  

  一个女人将深爱之人的女儿偷偷抚养长大不是为了爱是为了什么。  

  但心中也放不下那点嫉妒和怨恨,所以拼命折磨可怜的孩子,这不是扭曲的恨是什么?  

  “你少胡说八道,什么报复什么孩子全是你胡乱瞎编,你说我偷了你妹妹,那你家坟地躺的那个又是谁,鬼啊。”  

  小婉挣脱不开他大掌的钳制,再度往年龄问题上纠结,内心怒火滔天。  

  藤展庭被噎住,她说的是事实,当年确实对外宣布妹妹夭折,但岂会让她这样搪塞过去。  

  “你少狡辩,我这就去把所有的事全都告诉雨柔,我不但要告诉他,还要带雨柔和我一起去做DNA鉴定。”  

  藤展庭松开小婉姐的胳膊,不管不顾转身,他今天不说实话,他就全部抖出来,看谁怕谁。  

  小婉惶急反身拦住他:“你凭什么胡乱拉我女儿去做鉴定,莫非长得跟你妈有几分相像都是你妹妹,都要被你拉去抽血,我看你跟你妈一样,都是神经病。”  

  “闭嘴,你最好把实情说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藤展庭听到她编排老娘心里失去耐心。  

  若非她偷走妹妹老娘怎会变成今天这样。  

  “我怕你啊,你去啊,你去拉我女儿去抽血,神经病,你奶奶喊你回家吃饭去。”  

  见他动怒小婉姐反倒不屑起来,她怎么忘了老巫婆的存在。  

  他敢去雨柔面前胡说八道她就敢把老巫婆当年做的那些事全抖出来,看谁厉害。  

  “你。”藤展庭全身一寒,想起奶奶当年所作所为,害怕妹妹知道后对藤家生怨。  

  那样的脾气定然不会原谅,别说相认,只怕连见面都不肯。  

  “你变态,你心里扭曲,怪不得你多年来烂赌如命,你这是在报复,你在变相的报复藤安国,你容不得我妈怀了他的骨肉你就偷走他的骨肉,变态地折磨雨柔,看见她受折磨你心里就痛快就高兴,你才是真正的疯子,有神经病的人是你,我这就去告诉雨柔,告诉她有个心里变态的养母,告诉她为什么受了这么多年的折磨,告诉她是你害她自小离开了亲生母亲,是你害得他们母女分离,是你害她母亲变成现在这样,你想想她该有多恨,我看你还拿什么去占有他的骨血他的爱,你等着。”  

  他纵横商场多年也从未受人要挟过,看穿她在意雨柔,算定她不敢胡来。  

  “你敢。”小婉姐眼睛瞪得似铜铃,终究还是害怕,害怕女儿知道一切后无法接受这一切。  

  “你看我敢不敢。”藤展庭转身就走。  

  小婉姐慌了,四下再次寻找可以敲晕他的东西,可什么也没找着。  

  急乱间立马脱了高跟鞋狠狠往藤展庭后脑门砸去。  

  藤展庭猛然转身十厘米的高根热情地钉在额头上。  

  额头好似会吹泡泡,鼓起一个包。  

  被砸懵的倒霉男人晕晕乎乎听见秦大婶哀天嚎地泪雨纷纷。  

  她边哭边骂,骂人花样半天不带重样。  

  “你这没良心的东西,若不是我弯了一大圈子让雨柔割肝给你,你还能安然活到现在,救活你你倒好。拿你藤家干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伤害雨柔,她是你妹妹,你忘了你小时候是怎么活过来的,真不该救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  

  小婉姐不顾仪态坐在花坛上眼泪稀里花啦糊了妆容。  

  越骂越激愤,越哭越伤心,弄得站在她跟前的男人错觉地认为他就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看着强悍到最后只留伤心和无奈的老女人,他又觉得心里其实没那么恨她。  

  当年要不是奶奶动了歪心,她哪里会得手。  

  “当年怎么回事,你说吧,只要你说了就当我没来过。”  

  冷静后藤展庭走到小婉姐跟前,其实知道妹妹活着比什么都好。  

  至于相认的事从长计议,首先要知道过往,还有奶奶那关要过。  

  小婉姐立马停止哭泣,眼珠子一转。  

  拦也拦不住,她又不是神仙,哪里每次将DNA报告偷天换日。  

  断断续续把当年的事三分真七分假全抖了出来。  

  隐瞒了邵文玉为看言情小说把孩子呛断气的事。  

  隐瞒邵文成偷换孩子最后准备毁尸灭的事。  

  最后整件事情成了恶毒老巫婆记恨情敌之子成功夺取家产。  

  为免祸患无穷尽早斩草除根以死婴掉包真千金。  

  下狠手歹毒命人深夜入林抛婴孩任其自生自灭。  

  那个歹毒老巫婆自然是无辜也不无辜的藤老太。  

  “你胡说,不可能。”  

  听到从小对他悉心栽培的慈爱老人在她嘴里变成十恶不赦狠心歹毒的老巫婆,藤展庭全然无法接受。  

  “你自欺欺人也要有个度,那死婴莫不是我给你藤家事先准备好的,切。”  

  小婉姐站了起来理了理身上的灰尘,讥讽的眸子对他满眼震惊不屑一顾。  

  “为什么不可能?”他逼视着小婉姐,觉得她为了大伯大概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你有空发神经不妨回去问问你家老巫婆,一家子神经病,懒得理你。”  

  小婉姐跛着一只脚穿上砸人的高跟鞋一扭一扭离去。  

  想想老巫婆被一手培育养大的亲孙子冤枉那滋味太爽快。  

  心里太爽快嘴巴也跟着爽快,遂而爽快的小婉姐快活地哼了起来:“今天是个好天气,处处好风光啊好风光。”  

第172章 说出实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