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9章 往事真相

    躲在车后座的唐和磊快速下车将邵文成拖出扔在花坛后,而后他转回车内小心翼翼提起副座上的婴儿篮,满脸慈爱看着篮内脸色已逐渐褪去血色的小婴儿,看着蠕动的小嘴巴,心中一阵软软的触动。  

  这是他的女儿,他的血脉他的后代,唐家后继有人,哪怕死也无憾。  

  当他知道舒云要嫁给叶明威他恨怒难消,恨她爱慕虚荣,恨自己无权无势给不了她一个安定的生活。  

  刀口舔血的亡命生涯就算她跟着他也过不上安稳的日子,如今全城黑白两道都在追杀他,穷途末路口真要带着女儿亡命天涯。  

  “谁。”唐和磊警惕听见唆唆草叶摩擦声,手迅速拔枪。  

  “和磊。”看到唐和磊,秦小婉紧忙出声。  

  她一早就发现邵文成将车停泊在这附近,当初虽觉奇怪,但未多想。  

  一路匆匆追来看到唐和磊一脸急切护着安国的孩子,她疑惑不已,甚至怀疑他是否知道了一切。  

  可时间那么紧迫,当时连她都懵了,他怎么可能知道。  

  “嫂子,你怎么在这里。”唐和磊看见秦小婉既意外也不惊奇。  

  对于藤安国意外有个孩子和小婉在这家医院上班的事他知道得一清二楚,藤安国对他推心置腹没有半点隐瞒。  

  人怎么对他,他怎么回报,所以他可以为了这个兄弟舍生忘死。  

  他疑惑地看着秦小婉,猜想她是否为了大哥的孩子,可又为什么追来这里,再度看向提篮中好似熟睡的女儿。  

  南面传来摩托车引擎的声音,唐和磊心慌意乱,又追来了,唐和磊急忙上前将孩子递给秦小婉。  

  “嫂子,这是我女儿,一切拜托了。”  

  听到他的话,秦小婉惊愕地张着嘴巴,提着篮子的手抖了抖。  

  只见唐和磊迅速将脖子上挂着的水晶项链放进提篮内,再三叮咛:“项链是大哥临死前交托给我的,一定要保管好,大哥让我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昂藏七尺男儿扑通跪地给秦小婉磕了一个头,这养育之恩他无法言谢,若能留着这条命,他一定用命去报答。  

  “和磊。”七尺男儿惊天一跪,秦小婉深感受之有愧准备扶起他,脑子里一片错乱。  

  他说这孩子是他的,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会有孩子,还是说,那女人受孕的精子是和磊的,这不可能。  

  她还没想明白唐和磊匆匆警惕将她推进花坛后,而后他反身慌急钻入车内开车朝南面飞驰而去,紧接着传来急急的刹车声,摩托引擎声,枪声。  

  宁静的夜被混乱的声音扰破,两个小生命的命运从此彻底被这夜色里的混乱颠覆。  

  秦小婉混进医院想神不知鬼不觉带走安国的孩子。  

  痛失挚爱后,她如中了魔怔,他留下的孩子成了她一生的牵挂。  

  不能让他的孩子留在其他女人的手里,他的血脉必须由她来抚养。  

  来不及悔痛感伤,想到今夜惊险重重,依然阵阵后怕。  

  若不是和磊,这孩子的下场,她深深感慨叹息,万幸。  

  空中飘起绵绵柔柔细雨,依稀记得也是如此空气清新的夜,如此密密绵绵的柔柔细雨中。  

  她邂逅了她的爱,此时又在如此软软绵绵的细雨中,她寻回他生命的延续,冥冥中注定的缘份。  

  这无爱而生的小东西睁开明亮若满天繁星的双眼,漂亮的眸子晃开了她心底笼绕的所有烦忧,开出了轻软的花,她低头笑容慈爱:“从今往后,你叫雨柔,秦雨柔。”  

  ------------------------  

  听到动静,一家子原本还在睡梦中的人穿着睡袍赶到牌位房,尤其是赶来看热闹的霍珍妮。  

  小姑子把她这几年受的窝囊气全部如数奉还给二房,她如何不兴奋。  

  天天盼着小姑子跟老妾大干一场,这不等到了。  

  可时间太早,赶巧不赶早,有好戏看早点也无所谓,大不了多跑跑美容院。  

  “你干什么?”叶明威看见母亲巨大花瓶压倒在地,秦小婉却站在母亲身旁一动不动,他气的老脸通红,疾速推开秦小婉。上前将压在老娘身上的花瓶推开,心急查看老娘伤势,凶悍抬眸瞪着状若无事的秦小碗,恨不得将她扯碎。  

  “我什么也没干,她自己摔倒被花瓶砸到了,不信,你问她的贴身护士。”  

  秦小婉刚才眼疾手快将老妾身边巨大花瓶砸了下来,虽然伤不到老贱人替自己遮掩也好。  

  小婉姐踩着高跟鞋蹬蹬一步一步朝慌乱的邵文玉逼去,质问道:“邵护理,你可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  

  邵文成是叶明威的心腹,那当年被掉包的男孩肯定是叶明威的种。  

  她如此猜测,并不知晓叶明威没种的内情,只当韩舒云偷人生了个女儿,叶明威将自己的野种和韩舒云的女儿掉包。  

  但依然惊骇,惊骇他为了钱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不禁讥讽地看着叶家历代祖先,想让他们睁开眼睛好好看看,你的这些子孙们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是这样吗?邵护理。”将老娘抱回到轮椅上,叶明威阴沉逼视满眼震惊的心腹护理。  

  邵文玉惊错回神,胆颤心惊看着眼神锋利的秦小婉:“是,是老夫人自己被花瓶砸到,秦小姐好心扶她。”  

  那年邵文玉回去后日夜不宁,她思来想去都觉得不对头。  

  怎么都想不通秦小婉当年为什么会出现在育婴室内,通往房间的路只有一条,她没有看到任何人。  

  后来听哥哥被人砸晕在医院的角落昏迷了一个月才醒来,醒来当时发生过的事一概不知。  

  她怀疑有人暗中做了手脚,藤家老太太根本就不在意那个孩子,她从头至尾就见了秦婉一个人。  

  只有她,当时秦小婉一定躲在育婴室内,她什么都知道。  

  瑟瑟的腿更加发软,所幸背靠着墙。若真相被藤家人知道她不用活了,尤其当年藤少夫人因为那个孩子发疯,更别提韩舒云面酸心狠的女人会如何对付她。  

  “妾侍怎么可以进神楼,这不合规矩,肯定是祖先发怒,明渊,这可不好。”霍珍妮落井下石煽风点火。  

  “明威,你还不快把她送回去,这大清早的,真晦气。”  

  叶明渊心口舒畅甩手冷脸转身带着老婆离去,其实他一天都不想看见老东西。  

  她要死赖在这里他也无所谓,反正在明月眼皮子底下讨不到好果子吃。

第169章 往事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