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2章 吊唁守灵

    晚上吊唁完毕,满是黄白绿玫瑰花圈的灵堂中,冷清清一片沉寂中,秦雨柔独自一人跪在老爷子遗体前。  

  水晶棺周的冷气氤氲飘荡,秦雨柔全身发冷,说不怕是假,她一大姑娘三井半夜对着一尸体能不害怕吗?虽说外头有工作人员还有八卦记者,可堂内冷冷清清,阴沉沉,她思量着莫非真要跪一晚上。  

  其实一旁休息室内有床,她思量着一会要不跪会儿去睡觉。  

  按说守灵应该一大家子子孙全部到场,可除了第一天老爷子儿孙子女守了一个通宵往后都是轮流守夜,今天轮到老娘,老娘自然不乐意给恨了一辈子的老爷子下跪,肯替他披麻戴孝都偷笑了。  

  她怜悯地看着水晶棺中的老爷子,生前富贵声明赫赫,死后相送权贵富商云云,看似荣耀风光无限,可真正替他悲哀痛心落泪的子孙又有几个,豪门权贵明面一团锦绣灿烂,背后凉薄却是令透骨寒心,还不若她这般小门户,虽贫寒,亲人却真情相待,有情饮水也暖。  

  门外一声轻响,沉思中雨柔惊慌回头,再转头,一张鬼脸,雨柔一拳过去,被君傲的大手牢牢抓住。  

  君傲心有余悸笑了笑:“都说你胆子大,看来还真不是吹的,怪不得你妈敢将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丈母娘若知道他又缠着她女儿一准又拿高跟鞋招呼他。  

  “她哪里将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外面这么多工作人员还有围着一群好事的记者,能有什么事,你跑来做什么,明天该你值夜。”  

  雨柔站了起来抖了抖麻痹的腿,嗔怨有钱人,大热天不让死者入土为安偏要等什么黄道吉日。  

  真是有毛病,八成亏心事干多了,怕报应。  

  “明天有你陪我,我当然不担心。”跪在地上的男人帮媳妇揉小腿,脸上笑得完美无缺。  

  “你想得美,我才不在这里陪你罚跪。”雨柔打开他按膝盖上的手,怕对死者不敬又怕被人看见遭闲话。  

  “我今天陪你你明天当然要陪我,做人要厚道哦。”君傲起身站在她身前,完美笑容再次升级,完全无法控制乐翻天的激动。  

  前几天他亲自拿着两人头发又做了一次鉴定,今天结果显示,两人百分百没有血缘关系。  

  高兴归高兴,但也肯定一件事,雨柔不是丈母娘亲生女儿。  

  四周瞄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可以的狗仔,秦雨柔踢了君傲一脚,见他手里晃荡着一大袋点心零食口水开始泛滥,这几天都没好生吃过正餐,吃得太多怕被人说你外公死了你还有心思吃饭,只得作秀拈两口素菜。  

  “你怎么把吃的拿到这里来,这太不像话。”秦雨柔再次瞥了瞥四周,发觉自己再这么下去肯定会患精神分裂症,恨不得将蹲在外头的狗仔全部烹成一锅子狗肉。  

  君傲坐在地上自行拿出一盒蛋挞,一块热乎乎的蛋挞送进他嘴里,奶香四溢,甜入心脾。  

  被香味诱惑,秦雨柔无语看着吃得开心得男人,扭头看着灵堂上悬挂的照片,立马跪下恭敬地磕了一个头嘴里念着罪过,有怪莫怪。  

  “今天的蛋挞烤得太松太脆,口感反倒不如从前好。”君傲偷笑将一大袋的食物拎着直奔休息室,原本他是想让小秘书替雨柔守灵,又想陪着她和她多说说话。  

  还真亏小恩那丫头,要不谁知道眼前的姑娘是个正宗的吃货。  

  食物没拿走,秦雨柔黑脸。  

  最不道德的事莫过于在饥肠辘辘之人面前嚼着美味还要巴拉巴拉数落美食的不是。  

  甜腻的奶香味如同一道裹着魔幻外衣的诱惑,频频对她勾着诱人的手指,好似着了魔一般。  

  经受不住诱惑的女人迅速跟着某人进了休息室。  

  很快一块金黄奶香的热蛋挞与红润的嘴唇进行了一次亲密接触。  

  “慢点,小心烫。”君傲拉了拉她正送到嘴巴的手,看着她如同孩子般贪吃的模样内心柔软一片。  

  “表哥,原来你真的在这儿。”  

  君傲眉头蹙起,倍觉头痛,心口发急,这封坑货跑来做什么。  

  没被烫到反倒被突如其来的嗲声惊悚到,惊悚到失了胃口。  

  雨柔偏头,瞧见市长千金霍菲菲姑娘身着黑色丧礼服,脚踩十厘米黑色高跟鞋噔噔朝他们热情奔过来。  

  不是她仇富仇视权贵二代,实在是她本人对太过矫情太过娇气太会发嗲的姑娘有种天生的抵触。  

  外加知晓这姑娘好似对君傲有意思,她无心玩抢男人的把戏,更讨厌她枪男人连着三天过半时间晃荡在她眼前。  

  “表哥,你怎么不理我。”霍菲菲上前挽起君傲的胳膊撅嘴撒娇,听闻表哥喜欢个卖粥的姑娘,她堂堂市长千金莫非还比不上一个卖粥,如今叶家分家她越发对君傲黏得厉害。  

  雨柔趁君傲回头的功夫拎起打包零食直往休息室另一边桌椅边去,懒得理他们表兄妹亲上加亲。  

  坐下许久她身上的鸡皮疙瘩还在不停往外冒,冷不丁,人家转头回眸一笑一声表姐。  

  她身上那个冷啊,还以为诈了尸。  

  弄不明白富家千金为嘛不能正常点说人话,舌头如同打了502,僵硬得很。  

  自以为声音嗲得娇软,动听诱人,弄得她现在看着蛋挞也没了胃口。  

  “你没看见我在守灵,你跑来做什么?”君傲没好气白她一眼,推开她挽着他的手,推开数步同她保持距离。  

  他见雨柔一个人坐在一边吃点心越加着急,害怕她误会他和二百五有点什么。  

  诽腹间将霍家祖宗问候了八百遍,这女人真死皮赖脸,死缠着做什么?  

  “我陪你一起守灵。”霍菲菲再次黏上前,抱着他的手臂往君傲身边靠,不知道晚上这里为什么这样冷,还想着表哥会不会将自己的外套脱给她。  

  雨柔咳了一声,君傲心惊,推开不堪其烦的女人。  

  觉着这女人俨然已将自己当成叶家未来的准孙媳,提前在老爷子跟前略尽微薄孝道,也不问他老人家乐意不乐意。  

  “你又不是叶家的人,守什么灵。”  

  君傲对女人素来很有风度,可再有风度的男人遇上死皮赖脸的女人也会将风度折得一干二净。  

  他疾速走到霍菲菲的身边,拉着她的冰凉的胳膊往外拽。  

  好不容易找到情郎的女人哪里肯就这样离去。  

  雨柔转过头只见霍菲菲尖利的鞋跟在光洁的木地板上划出一道不浅的痕迹。  

  休息室内开始哭天喊地闹腾。  

  雨柔急了,紧忙离开休息室去守灵。  

  不知道明天花边新闻会报些什么?  

  高门苦情女死缠富家无情郎,揭秘---豪门背后的姻缘,或是……  

第162章 吊唁守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