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0章 继续等待

    这一路上秦雨柔只问了几句叶老爷子过世的事儿,不见君傲神色悲伤所有节哀之类的话她并未废话。  

  并非她凉薄而是对于这位和善老人不甚熟悉,其实从骨子里她不喜欢这老头,觉着他对婚姻不忠对发妻无情无义,也不过是岁月苍老掩盖那份寡情薄意。  

  说句不该的话,若非他是老娘的亲爹,她仿若只看待一个旁人过世那般淡然。  

  “你伤好些了吗?”一直送到海滨椰树下,秦雨柔突然想到他手上的伤。  

  “你关心我啊,你好歹都叫我一声表哥,我也是为了救你才受伤,你关心我理所当然,不过口头关心实在不能表达你的感激之情,要不。”  

  为了不将她吓走,他先从亲情的关口着手,这女人对亲人很不错。  

  看着一排排高大的椰树,君傲唇角喜悦扬起,脑海中回味那次意外的吻。  

  期盼此刻风能再大点,椰子更加体贴通人性点。  

  “要不怎样。”雨柔狐疑地看着他,本来他为救她受伤用点实际的东西表达感谢人之常情。  

  “要不。”他停驻脚步颀长身影矗立于她眼前,眸眼温柔含情,唇角笑意隐隐。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斜斜映在两人天造地设的容颜上,娟美若画。  

  海风吹来,又一个烂熟的椰子砸下,不过这回砸错了对象。  

  雨柔眼疾手快想将君傲推开,椰子落地,瞬间她整个人却到了空中。  

  他把她当成孩子,宽大的双手掐于她的腋下将她举起旋转,因为摆脱血液无法结合的困扰,激动想对天欢呼。  

  她在半空中看着眼下之人连带魅惑人心的笑容,莫名心颤,那一瞬间她想起幼时羡慕其他小朋友被父亲宠溺举起,如若世间最珍贵的珍宝,她羡慕更心涩。  

  时隔经年,曾憧憬的场景如今却偏转了年岁如梦般惊然实现,这种错位的幸福感于惊震中弥补了空落的遗憾,可又夹着莫名怪异的幸福和满足,她的心再次寻到微微怦乱感,脸颊微红,连呼吸都乱了节拍。  

  他举着她在橙红色的夕阳中衬着轻轻的海风,不停地旋转,笑声欢悦,暂时忘了曾经夕阳下的伤。  

  “放我下来,你吃错药了。”  

  雨柔被他突如其来疯狂扰得心跳错乱,霞光衬托下,脸蛋酡红一片,  

  娇软美丽堪比天边艳丽晚霞,看得让人心中一漾。  

  双脚落地的瞬间她急忙看向四周,见没有熟人窘态松懈许多。  

  瞬而拳头带着几分恼怒捶在他宽厚的胸膛上,轻声怒嗔:“发神经啊你?”  

  “姑妈说我脑子进水了。”心中依然激动兴奋难消,他扶着她的双肩,笑得越发灿烂。  

  “我看也差不多。”雨柔打开他扶着自己肩膀的手,转身继续送他。  

  不明白他为什么兴奋,也不明白前阵子为什么失魂落魄。  

  更不知道他和老娘在楼上两个人嘀嘀咕咕了些什么?  

  到底是因为嘀咕的事而激动还是别的事。  

  “刚才说什么来着,对,为了表达你对我救命之恩的感激,你熬个汤给我喝吧,你瞧我最近瘦得只剩皮包骨。”  

  男人唇角扬起的弧度带着流溢进内心的欢喜,他紧紧跟在她身后。  

  突然才发现自己这阵子真的食不知味,很想喝她做的汤,即便他什么味道也尝不出来依然十分期盼。  

  “你脸皮真厚。”雨柔回头白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她哪里会熬汤,让她熬汤不如直接泡点味精水给他喝。  

  “脸皮厚才能跟人家磨啊,不磨哪里能娶到媳妇。”  

  傍晚的海风携着海水的咸涩带着夏夜的微熏迎面吹来。  

  海边游人三三两两。  

  见媳妇自顾自往前走君傲追了上去。  

  一路上君傲将叶家遗嘱事关小婉的事全部相告,还建议让阿婆换个环境居住有利于病情,如今阿婆已经知晓自己的病情还是应该住院。  

  对于遗产的事秦雨柔诧异,可提及替阿婆换个环境她沉默摇头,阿婆不会再去医院也不会搬离守护一辈子的家,哪怕是死阿婆也要死在家里,她知道阿婆再等哥哥回来。  

  思及至此内心不由得隐隐发急,为什么哥哥还没有回来,她思量要不要明天直接去韩国一趟。  

  夕阳的余晖里,两道般配唯美的身影缓缓穿梭于椰廊边,  

  海风微熏的,那画面如同一幕精心拍摄的影片。  

  影片中充满静谧美好,连空气都带着甜腻的味道。  

  “雨柔啊,又在搞对象呢?”水根叔开着货车停在两人身边探出头笑容满面。  

  每当雨柔身边出现小伙子他都会关心两句,这个小伙子黏在雨柔身边最长,这回八成是准备谈婚论嫁。  

  打心眼里替姑娘高兴,也觉得君傲这小子不错。  

  “大叔你好。”君傲心情大好,就算今天拼车味道浓郁也无所谓。  

  “水根叔别误会,这是我远房表哥。”秦雨柔尴尬脸庞飘红,担忧明天又会有闲话八卦传出。  

  “表哥,那感情好,亲上加亲内,我儿媳妇跟我儿子就是表亲,一家人和睦不知道多亲厚,你看亲上加亲不是挺好的。”  

  水根叔笑呵呵打量满脸笑容的君傲,越看越欢喜。  

  “水根叔,你要去哪。”雨柔不想多跟水根磨叽,正好让他将君傲拖出去。  

  “这不儿媳妇怀孕了想吃话梅,还指定就要前边路口的那家,说是味道特别好,这胎肯定是个儿子。”  

  想到不久能抱上大孙子,大叔脸上似开了一朵灿烂的花,看的人也被感染几分喜气。  

  “那恭喜你了水根叔。”雨柔眼睛一亮,大叔家又要添丁添口,真是好福气。  

  “多谢多谢,生了少不了你的红鸡蛋。”  

  君傲同样恭喜,自觉打开车门上了车,从车窗内探出脑袋对站在路口的雨柔挥手告别。  

  告别后不断套问水根叔对于表兄妹结婚的一些话题。  

  比如说表兄结婚会否遭人口舌非议啊,比如说你家儿媳妇生的第一胎正常吗?  

  只不过这话都问得比较含蓄,可人家答得那是相当得直接。  

  一句扯蛋就将所有的不良因素全部否决。  

  雨柔挥手看着小车离去,唇角难得因为心中被牵起一丝柔软而露出动容的微笑。  

  内心期望有个人如哥哥一般疼爱宠溺。  

  也期望有个人能始终站在自己身边,当她疲累倦怠迷茫的时候可以容她浅浅依靠。  

  甚至还很贪心,期望有一个人能包容她所有的缺点和小脾气,就像现在出现的这个人。  

  沉浸在傍晚海风中,她仰头看着天边即将退下的海霞,内心生出了许多矛盾,也感到些许困惑。  

  好似一个站在十字路口的人,没有固定的去向,不知道该往哪儿去。  

  或许是该站在原地,等着会出现的人出现在她能到达的某个方向口。  

  那现在出现的这个人算不算已出现在她能达到的方向口。  

  她不知道,但内心并未即刻否决,也没有产生即刻朝那个方向奔去的冲动。  

  她只知道此刻只想站在这里,站在这里继续等,等着或许会回来却永远不会再有结局的那个人……  

第160章 继续等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