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7章 在看什么

    “叶小姐,一切都是叶老爷生前的遗愿,我只是遵照宣读。”对于叶楚楚的提问,周正奇颇为惊异。  

  但凡与叶家熟识人都知道,这位叶明枫女士是个无名无份庶出的女儿。  

  放到过去,一个庶出女儿能够获得一份体面的嫁妆已属万幸。  

  放到如今,无名无份的庶出也就是私生女。  

  私生女有继承权那也是在没有订立遗嘱的基础上。  

  如今明摆是在宣布遗嘱,这位叶小姐竟然还会有此疑问,他也不知该如何评论。  

  只能说人贵需自重身份。一个亿,已经不少。  

  “诸位还有什么疑问?如果没有请在遗嘱上签名。”周正明将各人遗嘱开始分发。  

  众人摇头表示没有疑问,拿起分属自己的遗嘱在上面签名。  

  君傲本想问叶明月那份遗嘱该如何处理,沉默中决定私下询问。  

  叶明威和韩舒云心中愤然,似乎埋了一片炸弹,就一个亿,一个亿能花些什么。  

  连叶明枫这样庶出的女儿都分到了一个亿,他这嫡出的儿子还不如一庶出的闺女,老东西真气死人。  

  坐在轮椅上沉寂一声不啃的韩氏彻底陷入死灰的沉默,原来他早就准备这样的狠心。  

  什么都没有留给她,连死后同穴合葬的权利都被剥夺,她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  

  苍老呆怔的面容后是一颗扭曲陷入绝地疯狂后的残破的心房,只余一片枯槁苍灰萧瑟的狼藉。  

  曾渴盼能光明正大站在他的身边,哪怕只有一天,可一辈子走到头才发觉,她这一生都将自己活在了阴暗里,连亲生儿子都不能名正言顺替她养老送终,他日叩拜焚香敬拜生母,也是为她人供奉尊敬,人生自此才明为何输得一败涂地。  

  ---------------------------------  

  院子里的大榕树下,秦阿婆躺在白色藤椅上满脸舒适安然享受女儿迟来的孝顺。  

  白皙的手指轻柔缓慢替老人做着足底按摩,秦婉显得耐心十足。  

  雨柔拿着昨天秦恩翻乱的报纸挑着新鲜的趣闻念给阿婆听,这样悠闲又温馨的日子她很享受也很乐意享受,尤其前几天和哥哥通过电话,再过几天可以一家团圆。  

  嘴里念得振振有声,秦雨柔陡然安静下来,看着报纸上的头版头条,心口一惊,背脊寒凉。  

  脑海中不断浮现那张慈爱苍老的脸,前天还活生生在眼前晃悠的老人家眨眼过世?  

  “在看什么?怎么不念了?”小婉姐将母亲的双脚擦干起身倒掉洗脚水凑到雨柔跟前看报纸。  

  霎时恍然震惊中她疾速从雨柔手中扯过报纸,慌乱不能自主自言自语:“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前天还好好的,怎么说没就没了?”  

  她甚至怀疑是不是报纸刊登有误,此刻不知为什么焦急?  

  到底是为了那些没被他吐出来的钱财,还是为了他的离世。  

  只知一个事实,他死了,她恨了一辈子的父亲,从来没喊过一声的父亲,才正式见过一面的父亲,死了。  

  小婉姐的慌乱引起阿婆的注意,关切忧心问道:“雨柔,发生了什么事?”  

  雨柔看着慌乱失措的母亲,心中沉重异常,她从未见过母亲如此慌乱无措的一面,她没有父亲,此刻母亲的心情她能理解却未必能切身感受,可知晓父亲已不在人世的那一刻,她也曾伤心落泪过。

第157章 在看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