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0章 苍苍老者

    这段生不如死的日子,叶君傲感觉如同当年失去母亲时的痛,当年年纪小无法从那段阴霾中走出甚至仇视一起,虽难以承受但一切都可以忍耐可以等,等着长大报仇。  

  可如今他同样失魂落魄,他的前方失去了航标乱了方寸,他不知道往后的岁月自己该如何独自走下去。  

  好似一个正常人经历一场变故被人抽走一半灵魂,他不想往后活得如同行尸走肉般虚无。  

  苦涩纠结里,他一瞬不瞬凝望着错愕微怔的女人,似乎不知不觉她已成了生活里支柱,没有她,生命无法完整。  

  此刻的男人如一头处于焦躁和痛苦中的野兽,被他抵得无法动弹也不敢激怒他,秦雨柔眼睁睁看着那双干燥的唇一点点压下,瞬间她偏头躲开,却也没想到他竟然会为她的家人反对他和她来往而如此痛楚,内心意外也震撼。  

  她的逃避如当头一棒,喝醒了理智,也将那道血缘伦理分界线重新横亘于她们之间,修长的手指轻捏于她柔嫩下颚,苦涩间深深溢出一声叹息,蓦然那层煎熬的痛涩化作愤怒,重重一拳打在大树上。  

  被他如此困重又哀沉痛楚的气息惊到,秦雨柔此刻越加不明白他的痛楚因何而来,单单是因为她家人的反对?可她原本也未打算和他在一起。  

  她不解迷茫错愕看着如同丢了半条命的男人,红唇嚅嗫想问问原因。  

  远处一两黑色豪车缓缓驶来,停泊,司机下车开门,一位身着白色唐装手杵龙头拐杖头发花白的老人从车内走出。  

  “君傲。”苍老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头发花白的老人拄着拐棍看着孙子颓废萧尘的背影,心口惊涩。  

  见老人缓缓走来,秦雨柔急忙推开将自己禁锢于大树和他臂弯中的男人,定了定心神,认真打量老人。  

  老人头发花白,面容苍老,虽已近残年,全身散发威仪依然令人不能忽略。  

  见老人对她投来友好慈和的眸光,秦雨柔尴尬地笑了笑,悄然推开君傲同他拉开距离。  

  “爷爷,您怎么来了。”君傲发梦般看向站在眼前的叶老头,满眼错愕。  

  怀疑自己眼花,他有多久没见这老头,他来做什么,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原本烦躁苦闷的内心不禁生出几分不安,他来做什么,会不会是来插手自己的婚事,心慌呼吸紧张,他倒不怕这老头,只怕多生事端惹雨柔一家子不高兴,本来丈母娘一家仇视叶家,再来个逆天的老头,往后她理他才怪。  

  君傲正准备上前将老头拉走私下和他商议另一头让人头皮发麻声音在风中渐行渐近响起。  

  “雨柔,你还不给我死回来?”原本在厨房做饭,小婉姐听见汽车声怕又叶家小子来纠缠,手里锅铲没来得及放下急忙奔出,气势汹汹,扬起油腻锅铲准备招呼讨厌的小子,乍然看见站在不远处头发花白的老头瞬间如被雷击石化一般扬起锅铲不知放下。  

第130章 苍苍老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