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4章 已成过去

    听着那些从骨子里溢出的哀伤,秦雨柔心口漫起一丝对狼的同情,“你很爱她。”她侧眸看着夜色中带着不难察觉伤痛的脸。  

  对他痛失所爱不禁惋惜,能将一个人的爱好牢牢记在心里不管结局如何都必定曾经深爱过,原来白眼狼是真的深爱过,她还以为……  

  低头间脑海中回忆许多年前那片樱粉之色,那姑娘以为白烨朗偷偷跟她约会,一气之下跑了。  

  也不能算是偷偷约会,她找白烨朗是没错,只是为了表达谢意,她压根就不知道他身边有那么个姑娘存在。  

  只能说是一个误会,也不能说是误会,怎么说……  

  后来他们怎么样她也懒得再去追究,不过也算是万幸。  

  话说回来,他爱归爱,这爱告诉她做什么,她又不缺爱。  

  八成是把她当垃圾桶来倾述无法言语的苦楚,可往垃圾桶里丢的爱那还是爱吗?爱不都很值钱吗?  

  白眼狼笑得嘲讽,没错,他很爱她,很爱很爱,可他的爱终究有底线。  

  她曾见过他在海滨牵着那个姑娘漫步在林**上,两人出色的容貌当时吸引周围游人惊艳目光。  

  那个姑娘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也是名门千金,不仅家室出众,才艺更非比寻常。  

  不过可惜,美人难逃厄运造就的悲催。  

  “痛吧。”她侧眸看着他依旧仰头看夜空,惋惜的同时也生出一丝悲哀的意味。  

  这世界上最悲催的事莫过于相爱的人因为天人永隔的问题而永远无法相守,这男人内心很痛苦。  

  她并未深入去感受狼的痛苦,反而是浅浅感应后即刻止步,那不是她该去理会的事,她不会再有那份心。  

  “你痛过吗?”白烨朗蓦然从夜空中收回视线,用清明幽沉的眸子看着扭头看她的女人。  

  曾经很多次看着她徘徊在海滩乱石边暗自哭泣,到后来沉默再到没有一滴眼泪,是痛得麻木才会哭干眼泪,为了那个小白脸。  

  陡然对上他投来的幽深眸光她心头一凌,脑海中浮现那张温润又带着阳光的脸,她转眸淡淡地笑着双眸悠悠地眺望远处的黑暗:“当时是痛,可人生只有到了最后才能分辨出哪才是真正的痛,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往往是以痛为筹码,不痛不成回忆,不痛不成人生,不痛不曾深爱,不痛不曾存在,痛过才知真的为自己活过,不是吗?”  

  人说岁月静好,她想既然是岁月当然避免不了岁月风霜残忍的侵蚀,只有历尽风霜的严苛后才能体会到岁月过后的安静和美好。  

  谁能说岁月静好的过程没有一点点揪心苦痛,那样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  

  她期盼岁月静好,因为已经痛过苦过,期盼痛后苦后的安静和美好,平淡到老。  

  “是这样吗?”坐在大石上,白烨郎双眸褪去邪魅带着几分迷茫飘忽地看着低头沉思的女人。  

  如果人生如此,为什么他痛到现在却依然没有收获,反倒曾经拥有的东西如指间流沙,一点一点流逝,到头两手空空。  

  但那些痛却依然深刻烙印在心间,他的回忆他的爱描不出如今生活中鲜艳的色彩,只余一片阴暗。  

  天空飘起细细小雨,凉凉的雨水洒落在懵然陷入各自回忆里之人脸上。  

  那些痛苦的美好的刻骨的浪漫的曾经陡然成为过去,就如方才满天星空转眼云层密布,瞬间绵绵雨丝。  

  一切已成过去。  

第124章 已成过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