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6章 有什么事

    “你自是男人。”十三讥冷扯起唇角,在她心里她确实承认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真男人。  

  曾在危难时刻像天神一样出现在眼前的男人。  

  只可惜天神都是高高在上,她又不是什么虔诚的信徒,哪还能仰着脖子守望着天神。  

  守望天神的女人太累也太没自尊,她不稀罕那样低微换来的垂怜。  

  “你在挑衅我。”白烨朗站在她身边脸更加贴近她的脸庞,两人呼吸开始交缠,变得暧昧。  

  “别把我当女人。”感觉到热晕的贴近,十三内心竖起一道分明的屏障,既然早已划清那道分水岭那么永远不会再跨越。  

  “你这是自辱还是讥辱眼前之人。”她生出的防备他清晰地收入眼底,终究被她阻拦在了心门外,那叶君傲呢,是不是也是如此。  

  “不敢。”秦雨柔收敛傲气,俯首生出谦卑,终究有求于人。  

  “胆子好大。”白烨朗迅速将未曾反抗的十三抵压在墙上,双唇邪魅逼近她艳红的嘴唇。  

  热气呼出,十三心中生出了满满的抗拒,眉头深刻皱起,她想反抗却不敢动弹。  

  白烨朗见她露出反感的表情心头蓬的燃起一股强大的怒焰,惩罚的吻上她的唇却被偏开。  

  不依不饶中,十三不得已动起手,冲拳,反肘,扫腿,击打,顶膝盖。  

  十几个回合后,她渐渐落了下风,以前不是他的对手,如今更不是他的对手。  

  白烨朗将她反手扣押在白色欧式圆桌上,呼着热气的唇慢慢贴近十三微微泛红的脸颊。  

  那双唇间的柔软Q弹早就想品尝,殷红的舌尖如毒蛇信一点点的伸近。  

  被反压着,十三浑身颤抖,猛烈的咳嗽,鼻水流出,白烨朗顿时作弄她的兴致全无。  

  果然不是正常女人,真不懂情趣,也只有叶君傲才会将她当宝一样的捧着,顿时,心头不是个滋味。  

  “什么事?”他一伸手,扯去了她发间的丝带,悠然走到酒柜边,倒出一杯红酒,悠然慢慢品尝。  

  犹如下了刑场的女人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手臂发麻。  

  慢慢转身却发现他只围着一条白色浴巾,姿态正优雅拿着水晶杯享受红酒,  

  光洁的胸膛似乎还泛着诱人的红,她急忙转身,办完事也不知道穿衣服,勾引谁。  

  白烨朗唇角微微抽搐,害羞了,搞得没见过男人似地。  

  也不知道刚才是谁站在这里听床戏听得津津有味,还脸不红心不跳,真不是个女人。  

  啧啧啧,也不知道压在身下是个什么感觉,木头。  

  叶君傲真怪癖,居然被块木头融化了冰山,也不知道上过没,她跑这来做什么,莫非是叶君傲不行。  

  作弄完的男人开始肆无忌惮地诽腹起叶君傲来,上次明知道有埋伏不跟他打招呼,明摆想将他给他使的绊子坑回来。  

  “请允许我大哥回国。”十三一脸从容神色恳切地看着悠然的白眼狼,她知道这很难。  

  秦海杀的是帮里已故四杰之一李固的独生子。  

  虽说人已做枯骨,但李固为人仗义,他手底下的兄弟对于这个独生子的死还是耿耿于怀。  

  当年若不是白烨朗和后来几个老一辈的长老压着,她们一家必死无疑。  

第106章 有什么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