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64章 争一口气

    杂志带着愤然被扔在地上,韩舒云咬牙看着消失在门外的身影,气得身子隐隐发抖,你能有什么事儿,就算真有事最后还不是往狐狸精哪里跑。  

  激愤后疲惫的身子倒在绵软的沙发中,脑海中纷乱如影,一时和磊,霍珍妮,叶明威,君傲,君浩,沈媛媛,邵文成,产房影影叠叠的往事如倒叙的影片般在脑海中不断回放,好似陡然有一把尖利的匕首抵在咽喉让她不敢再往下深究下去……  

  夜色浓沉的车内云雾吞吐,数个小时中,叶明渊独自一人坐在车内烦躁心绪缓缓低沉。  

  对于一个真心不在自己身上还和旧情人藕断丝连以出轨来报复丈夫的妻子,若非因为她是亲生母亲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若非因为自己不能生育需要不需要接着妻子大肚子生产的过程谋得家产,他岂会任由这顶屈辱的绿帽子扣于头顶几十年。  

  当他守在产房外等着野种出生的时候,内心万般煎熬,他时时无不诅咒她产下一个见不到天日的野种,免得玷污了双手,天不遂人员,那野丫头健康平安,他一刻也不想见到她,当即让文成将刚出生的孩子处理掉,是死是活与他无关。  

  他虽痛恨叶家的嫡庶正统传承祖制却也不会任由他人来混淆叶家的血脉,都是叶家的子孙,是不是亲生,又何须计较。  

  或许这也许是老天对他们母子的报应,他一辈子不能拥有亲生儿子,不能生育的后背哪怕是个儿子对于叶家来说也是一枚弃子,他这枚弃子还想继续在叶家占有一席之地必须要有一个属于叶家的子孙来替他争家产。  

  自从知道自己其实是庶出只不过当年被母亲用计和同一天出生的妹妹掉包他才能偷得一个嫡出身份,若非如此,他老早被打发一份薄产自立门户。  

  记得小时候无论他处事功课如何出色总是被父亲低看一筹,因为心虚他不敢辩驳争夺,但也明白大哥受重视还是因为占了嫡出长子的名份,他本没有这个资格。  

  当时霍珍妮一怀孕他便急了,家里有经验的老妈子都一口断定大嫂那胎是个男孩。  

  他原本犹豫不该对残害叶家子孙,可母亲当机立断替他做了决定。  

  明渊原本和沈媛媛暧昧不清,沈媛媛贪钱,他许重金让她算计明渊偷种。  

  当天顺带解决掉霍珍妮的孩子,或许连老天都在帮他,妻子没过多久也怀孕。  

  他自然知道那不是他的种,当时她恨不得掐死她,可也因此而解决了时候掉包孩子的问题,为了母亲和家产,这口气难忍他也只能咽下。  

  君浩成功被送到舒云怀中后沈媛媛为了亲生孩子闹过,他深切明白一个母亲对于儿子真心疼爱愿意付出的伟大,他前后将君浩嫡出庶出的身份利益以及往后的人生名利身份地位一一和她分析,如他所料,一个爱慕虚荣贪钱如命的女人也可以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为了儿子的将来,她忍了。  

  最后他又给了她一大笔钱送她出国。  

  或许君浩身世折射了他童年的缩阴,因为同是庶出,所以他异常疼爱这个儿子,同样都是叶家的子孙,于他,是否亲生无关紧要。  

  这一生,争的不过是一口气,不为自己,也为了含辛茹苦忍辱为他筹谋一世的母亲。  

  只不过有时想起往事也觉得愧对妻子,当年若非他用计分开了她和那个小混混,或许他们一家三口本也不用天各一方,更不用母女分离,好在儿子对舒云孝顺至极,这份愧疚也得到妥帖的弥补。  

第064章 争一口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