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48章 一段苍凉

    皇爵四十八层特定客房套间内,房内简约不简单,低调中流露奢华,  

  眼前整洁干净,因为每天都有相应的工作人员定时打扫。  

  这层只有几间特定房间,君傲展庭白烨郎每人分别一间,起初工作时长住于此。  

  从前三个人关系好在楼下酒吧喝酒聊天晚了直接上来,展庭更是因为方便泡妞,自从和白烨郎生了嫌隙君傲从来未在此歇息过,他多半回自己的别墅也很少回叶家。  

  只不过近来为了追媳妇减少路程来回奔波的时间就近住下,虽然和白烨郎门对门可那家伙得罪人也不敢露面也不在此。  

  柔软大床边年约五十多穿着及膝旗袍的中年贵妇静立,她弯身将干净的大床又整理了一遍,就像从前每天给君傲整理房间一般。  

  知道君傲不喜他人随意动他的东西,霍珍妮抿唇走出卧室转到客厅,静心坐在沙发上等儿子回来。  

  当年为了哥哥的官途霍珍妮应了叶家的求娶,自然叶明渊那会追他很上心,如每个青春少艾的女子都抵挡不住英俊多金男人风流浪漫的花前月下。  

  嫁入叶家前,对于有钱人家风流公子的爱经不起流年似水,饶是她早已做好心理准备还是无法接受丈夫的花心多情,那私下遗留的风流债罄竹难书。  

  霍珍妮那点蠢蠢欲动的春心还未根深蒂固就被抹杀得一干二净。  

  夫妻两年同床共枕积攒下的感情也如贫瘠人家荷包里的钞票,任是你如何精打细算也禁不起败家子的挥霍。  

  自然,叶家的钞票是挥霍不空的,也是叶明渊这样的花花公子能迅速虏获芳心的最大优势。  

  出生在一个吃猪肉都需要拿票去排队的年代,如叶家这样的富贵是每个深闺女子华丽又昂贵的梦,能嫁进叶家是她的幸运。  

  可这幸运也并非没有代价,婚后她才知道叶明渊从前有过一个妻子,至于什么原因没在一起她没心思去打听。  

  每个人一生中都有一段苍凉的遗憾,霍珍妮也不例外,这个亲手养大从未喊过她一声妈的儿子并非亲生,她是个生不出孩子的凄苦女人。  

  并非她不能生育,她也曾孕育过一个孩子,嫁入叶家三年无有所出那会她很心急,为了延续叶家香火她吃了不少苦。  

  四个月大的胎儿在肚子里很健康,如同每个婚姻不幸的女人一般,她在孕期同样遭受老公出轨还场被她捉奸在床,孩子就地化成一滩血水。  

  自体内一瞬流逝撕心裂肺的痛一辈子不会忘,医生告诉她往后再也不能生育时她疯了一般想要所有人替孩子偿命,甚至失了理智对着公公破口大骂,甚至将已故婆婆给公公带绿帽子的禁秘抖出。  

  公公被她气得中风不顾明渊的反对执意执行叶家家法要叶明渊休妻。  

  为了霍家为了哥哥的前途,她顶着小月跪在叶家大门外任凭大雨瓢泼求恕罪。  

  如此自怜自贱并未换得求孙若渴老爷子的同情和原谅,叶家怎能再去接受一个无法替家门延续香火的女人。  

  更令她心寒在后,叶明渊前妻当年离开时瞒着叶家人带走了尚在腹内的叶家血脉,病逝后托人带话给叶家让孩子认祖归宗,叶明渊和老爷子知道叶家后继有人心喜若狂,前妻病逝孩子不能成了孤儿流落在外,对她心存愧疚却等着儿子争家产的叶明渊更为了争家产半点不顾及她的感受将孩子接了回,那孩子就是君傲。  

第048章 一段苍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