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2章 操心自己

    “海滩这么大,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瞬间掩去眼中的失落,秦雨柔笑着接过红豆椰子糕。  

  一闻这味道就知道是水根婶给的。  

  “那个大叔告诉我的,她说你路过这里肯定会来看看。”叶君傲悠然挺立站在姑娘身旁对着茫茫大海放眼望去,大口呼吸海边清晰的空气,迅速的浏览四周:“要举行沙雕节吗?”他还没认真的看过沙雕,看上去挺有趣。  

  “恩,每年也只有这个时候会举行,天气好,也没台风。”闻见香味,秦雨柔察觉到肚子有些抗议,不想再站在这里,三三两两的情侣看着她心烦,转身朝沙滩路边椰子树下的户外椅走去。  

  君傲转身跟着姑娘的脚步,两人一起坐到长椅上,秦雨柔拿出一根竹签串起的红豆糕递给坐在身旁看海景的男人。  

  “你今天去市区做什么?”很乐意地接过姑娘递给他的红豆糕,君傲咬了一口,应该很香很清甜,没有添加剂的食材,很健康,可惜他尝不出。  

  今天去市区做什么?总不能告诉你我是去捞钱还债吧,没得把你吓跑。  

  秦雨柔答非所问扭头看将半块红豆糕塞进嘴里的男人,“你是做什么的?”  

  第一次正式打量这个男人,俊眉疏朗,眼眸深邃,似平静的幽潭,让人不敢深触。  

  鼻梁高挺,双唇并非凉薄的类型,下颚的轮廓有些冷硬。  

  虽比不上那人芝兰玉树的飘逸,却也俊郎帅气。  

  这男人骨子里自有种摄人心魂的入骨风华。  

  整个人看似沉着内敛实则藏着凛然的霸气,笑起来分外的迷人。  

  但她不知道,他很少笑。  

  发觉自己如此打量一个男人有些唐突,秦雨柔很快将目光从他身上收回,阅人无数,这个男人应该不简单。  

  “你猜猜。”君傲别有深意地浅笑反问,也注意她方才打量的眼神。  

  她的眼神并未如何惊异,可见他在她心里真是不咋地,他又想起了前阵子这姑娘在榕树下对他容貌的评价。  

  自来对样貌颇为自信的男人想不到有天竟然对长相问题操上了心,不仅操心,甚至还嫉妒上了。  

  “我又不是沈半仙,能掐会算。”秦雨柔从心底带着几分无奈扯起几分慵懒的笑。  

  这沈半仙曾免费为她打了一卦,说她无爱而生,生无所爱,是世间难寻的煞星。  

  还未出世便克父克母,累及亲眷,一生孤独终身,无子无姻。  

  唯有此生长伴青灯古佛才能化去三生兹孽。  

  若强行逆天而为,触动红鸾,则劫数将至,轻则家破人亡,重则永世不得超生。  

  她半个字都没听进去,只笑盈盈地砸了半仙的摊,把那号称海滩活神仙的老头打得抱头乱窜。  

  活神仙最后这才道出缘由,他儿子不学无术调戏秦筝还对秦筝下药后被她打得入院昏迷了一个月。  

  老头碍着十三妹的威武不敢怎么样,若是报警头一个受牵连的肯定是儿子,这才胡说八道了一通。  

  可那老头确实有些斤两,这姑娘确实命硬克父,命舛多磨。  

  姻缘线更是错综复杂,但却也隐着大富大贵的命。  

  “想什么?”君傲见她笑中带着无奈看着远处夕阳西下的海面。  

  夕阳西下,很美却是他一生都不敢触碰的痛。  

  他偏开了眼眸发觉躲不过只得低头避开那抹恐惧的艳红,心口开始跳动疾速,呼吸紧促。  

  姑娘没有察觉到身边男人的异样,悠远地眸光注视远处斜伸到海面的椰子树。  

  记得以前上面有个秋千,她很想去坐坐,可总找不出时间,“你很有钱吗?”这话一问出口就觉得自己成了傻帽。  

  人家有没钱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这是操哪门子的心,她是在操心自己吧。  

第022章 操心自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