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3章 满脸春风

    坐在长椅上,对于姑娘此刻感到突兀的问题叶君傲微微错愕,第一时间想到她在为债务问题发愁。  

  心口缓缓涌动一阵怜惜的触动,低头如实回答:“跟A的那些名门望族的富豪相比,我实实在在算不得什么有钱人。”叶家有钱是叶家的,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我看你那个朋友应该挺有钱,你们都是做什么的,跟白烨郎一样?”秦雨柔别有深意笑看错愕的男人,能认识白烨郎的人必定不简单,黑白商唯此三样,他是商人吧。  

  还有他朋友的那间别墅,不是有钱就能在风景海湾区自建别墅,这其中牵扯着黑白两方的利益,不简单啊。  

  “我从事珠宝生意,规模不是很大。”叶君傲如实回答,他确实与藤展庭长期合作珠宝生意,虽然这只是他自己生意的冰山一角,但他没说谎。  

  “珠宝。”秦雨柔眼前一亮,遇上救星一般看着谦虚的男人:“钻石要吗?”  

  “钻石。”叶君傲微微讶异凝望姑娘眸子里绽放的精光一射,似乎明白了。  

  秦雨柔从浅蓝色斜肩小包内取出装着钻石的首饰盒,急忙送到眸色平淡的男人眼前:“你看看,值多少钱。”  

  叶君傲微异接过首饰盒,打开吃惊地重新打量满蓝期待的秦雨柔:“鸽子蛋。”少说有十克拉,但成色不好说。  

  他对珠宝这行不精通,之所以能在这行分杯羹全是因为展庭的缘故。  

  君傲用戏谑的眼神看向为钱犯愁的姑娘:“你去非洲了。”这话也不对,非洲有金矿,南非才有钻矿,好钻石不多见。  

  展庭在南非就有属于藤家的钻矿,只不过销路打开后很少再去。  

  蓦然,他认真看着手里的钻石,这女人看似欠一屁股的债,可一出手真是非同凡响,看来今天是去卖钻石了。  

  钻石看着贵,那也只是在精心打磨设计镶嵌包装后,这样突兀的拿着裸钻去问价,肯定出不了好价钱。  

  “你才去了非洲,还给我。”为钱犯愁的姑娘发觉自己真的被三百万逼得神志不清,这么突兀问人家,要知道无奸不商。  

  越看这男人越像奸商,秦雨柔出手想抢过钻石,可被奸商迅速闪过。  

  “三百万。”君傲嬉笑起身,首饰盒被一只手高高托起,这样漂亮的钻石卖掉可惜,镶嵌一定很漂亮。  

  “真的。”秦雨柔停止对奸商的抢夺,双眸放出贼亮的精光,心脏扑通扑通跳起,生怕他反悔,但又不敢相信。  

  强盗明只肯出三十万,这家伙脑子进水,怎么会,这年头,再进水的脑子也不会拿钱来开玩笑。  

  奸商两个字立马从某人的脑门轻而易举抹掉,她把人想得太坏。  

  “真的。”她拿出钻石叶君傲就猜出她今天去筹钱还债,这样也好,他不是个好人,也不是坏人。  

  不知道为什么,心口瞧见她为债务犯愁愿意帮她渡过这个难关。  

  心口的大石头落地,秦雨柔脸上漾出安心的笑,这边债务的麻烦才下心头,路边哄的一声麻烦又来。  

  方才秦梦罢了工的小绵羊在一个精瘦黑衣小子的驱动下不费吹灰之力一溜烟跑路。  

  “车,我的车。”看着一溜烟的傻绵羊,秦雨柔急了,跑得比兔子还快直追黑烟扑扑的小绵羊,是穷疯了才会偷这样的车。  

  “喂。”叶君傲也跟着跑上去,还没跑两步只见彪悍的姑娘正逮着骑在再度罢工后小绵羊上的毛贼,拳风所向无敌,姑娘的彪悍再度震撼了君傲。  

  震得了土匪,抓得了毛贼,出得了厅堂,娶了她,没准还能气死便宜后娘。  

  看着盒子里在夕阳的余晖下闪耀璀璨夺目光华的鸽子蛋,定情信物也有了,多有意义啊。  

  两声喇叭声,脸上露出自得笑容的男人惊然回头。  

  “上车。”见到叶君傲方才满脸春风的样子,藤展庭一脸错愕,很是惊异。  

  怀疑自己眼花了,冰山一样的男人也能融出春水样的温柔,真是怪事,月亮湾真是个奇葩的地段。  

  “没空。”君傲正沉浸在自我感觉良好的爱恋中,咋一看见哥们今日那冰块一样的脸,实在扫兴。  

  “有人来找碴。”藤展庭头痛地看着还在看钻石的男人,钻石有什么好看,莫不是准备求婚,这也太快了,他惊大了嘴巴。  

  “自己解决,我没空。”叶君傲将钻石收了起来,看着远处还在教训毛贼的身影,晚上吃什么呢?烛光晚餐。  

  “薛啸是你朋友吧,你别成天吃干饭等着抢钱好不好,管点事,哥我每天忙得跟陀螺差不多。”藤展庭对着镜子梳了梳没有凌乱的头发,要随时保持风流的俊美。  

  “谁吃干饭。”被人指着鼻子说吃干饭叶君傲不乐意了,瞪着耍风流的男人,还每天忙得似陀螺,陀螺每天围着女人打转,风流鬼,忙不死你。  

第023章 满脸春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