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爱蚀骨     总裁太缠情

烈爱蚀骨 总裁太缠情

叶赫那拉飘雪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1章 那年十八

    五月阳光明媚,海风轻拂。  

  月亮湾风景区西面人烟稀少沙滩外小道上。  

  每个月月底面对母亲高筑得债台秦雨柔会来此透气缓解压力,这个月同样负载累累上。  

  可更加令她心如刀绞的确是终于永远失去昔日挚爱的沉痛,他终于要结婚了。  

  高挑婀娜身影缓缓朝沙滩走去,步伐细碎,海风吹佛,白色长长裙裾被风轻卷,及肩长发飞扬,柔美中透着层层孤凉,看得人心微沉。  

  四年前--------那是心底回忆的伤城。  

  那年,十八。  

  沙滩上礁石边,双手抱臂一脸凌厉神态高傲的中年贵妇气势凌人地逼视着眼前一脸讥冷笑容的女孩。  

  这样冷傲的笑让她恨得咬碎了牙。  

  一个出身低贱的黄毛丫头仗着几分傲人的美色勾引她用命去呵护的儿子,她不忍容忍,绝对不能容忍。  

  “你有多爱我儿子我不清楚我也不想清楚,我只知道你们不合适,万分的不合适,我儿子是一个孝顺诚实信重有担当的男子,可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孩子却为了你成了小偷,为了替你还债他不仅将外祖的古董偷去卖,还用赝品伪当真品,欺八十多岁的老人家老眼昏花,辨不出真伪,这是什么行为,偷盗,谎骗,欺诈,不孝,我辛辛苦苦教导出来的儿子就是因为爱上你这样的女人变成了小偷,骗子,不孝子,你不仅毁了我多年的悉心教导你还想毁了他的前程葬送他一生吗?”  

  女人高贵的头颅高高昂起,满眼的鄙夷藏进了锋利的眼眸里,但愿你识相自动离开,否则别怪她心狠手辣。  

  咸涩的海风呼啸吹来,将乌黑的秀发吹得凌乱不堪,亦如此刻她的心。  

  她的心在颤抖,等着深爱之人来救赎,可是那个人在哪里。  

  她偏开了头不去自取其辱,是啊,他们是多么的不配啊。  

  锋利的眸光渐渐换上了另类的奸佞,高傲的女人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她瞧见了她眼中的退缩,是不忍。  

  蒋正茹收起眸中锋芒,凌厉鄙夷不屑的口吻继而变成叹息的无奈,“雨柔啊,你漂亮聪明能干懂事,最重要的是你孝顺,我知道生在这样的家庭里不是你的错,你没得选择,若是你和寻常的女儿家一样平平常常真的无伤大雅,我会高兴真的会高兴,我绝非那种势力棒打鸳鸯的老顽固,可事实呢?你有那样一个母亲你让我怎么选择,我承认我自私,可我是个母亲,我是个单亲母亲啊,你能明白我是如何艰辛将他独自抚养长大的吗?你了解我的苦衷吗,我不亟盼他有多能干多精明,也不亟盼他将来多富贵有多大作为,我只期望他一生平平安安,一生顺遂无忧无虑,这是我最起码的心愿,但这些你能给她吗?你能吗?我不期望他有一天步你大哥的后尘啊,雨柔,我求求你了,逸阳才二十一岁,他才二十一岁啊,我不敢想像,真的不敢相像,那太可怕了。”  

  蛇打七寸,拿捏分寸最重要,在情感这条道路上蒋正茹从未输过,即便得不到也宁可玉石俱焚也绝不会成全她人,可这是她含辛茹苦凝结了全部生命和人生希望的儿子,她绝对不会让这样低贱的女人毁了她的人生。  

  海风带起凌乱的发丝,伤痛瞬间将原本背脊挺立的女孩刺得一阵锥心的痛,往事依稀历历在目。  

  回忆里迷糊的视线中,那张邪佞恶心的脸慢慢朝她逼近,她的心一阵阵的扭痛颤抖,浑身痉挛瑟瑟,哥哥浑身鲜血冲到一室迷乱的房间。  

  房间内,大床上衣衫凌乱全身无力的姑娘手脚被分别被捆绑不能反抗……  

  从噩梦般的回忆中挣脱,海风吹佛中,身影单薄的姑娘不可自抑抚住身旁巨大的礁石。  

  脑海中一生都无法抹去的血腥画面,惨烈的叫声,哥哥狠历的眼神不断重复在混乱的脑海里。  

  忘不了那把淅沥沥带着恶魔殷红鲜血的匕首。  

  心脏瑟缩到无法呼吸的地步,雨柔弯下了腰身。  

  夜色浓沉中哥哥偷渡远走,还有逸阳温暖阳光般的笑容不停来回交错浮现在混杂凌乱的脑海里。  

  咸涩的海风呼呼吹来,吹不散心头深埋的恐慌。  

  她急忙伸手掐住自己雪白的脖子,逼迫自己大口呼吸,冰冷的海风慢慢平复了心绪。  

  唇角微微扬起,蒋正茹露出胜利在望满意的笑:“逸阳他爱你,真的爱你,丁秦两族是世世代代仇怨,他能为你与得罪整个丁氏,你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吗?他能忤逆祖父忤逆我这个含辛茹苦抚养他长大的母亲,雨柔,那你呢,你能为他做些什么,你口口声声的说爱她,你到底能为他的幸福和将来做点什么?”  

  蒋正茹眯着眼睛靠近了一步,努力地往她本已结痂却被她残忍撕开以致流血不止的伤口狠狠踩去,这就是你勾引我儿子的痛,她心里笑得越加灿烂。  

  “你希望我怎么做?”微弯的背脊再次挺直,你有你的高傲,我有我的尊严。  

  没必要下贱到将人格都送到你的高傲下践踏,她从来都不是傻子,她比谁都清楚,什么该有,什么不该有。  

  “放弃你的家人,跟逸阳一起去英国。”蒋正茹眼里的锋芒直视雨柔那张如娇艳花朵含苞待放的脸。  

  这可笑的言语听在秦雨柔的耳内连嗤笑的力气都懒得赋予。  

  放弃年逾七十,十八年含辛茹苦将她抚养长大的阿婆,放弃先天心脏病年仅只有五岁的妹妹,放弃心有疾病不得不烂赌的母亲,再如何的烂赌不成器那也是给予自己生命的母亲。  

  红艳的唇角情不自禁弯起一抹习以为常讥冷的笑。  

  “怎么样?”蒋正茹眉头紧蹙,那抹嘲讽似一记无形的耳光朝她脸上挥来,挥得她怒火丛生。  

  海风再次吹扬起乌黑的发丝,洁白的浪花被推上沙滩,海鸟齐鸣振翅而起。  

  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不是做放弃的抉择,而是为昔日的阳光温暖般的美好告别。  

  再见了,我黑暗苦涩人生里漏进的一缕阳光,我也想义无反顾拼尽全部力气去爱你,可是人生有太多的不得已。  

  可惜,没有如果,再睁眼后,她灵台清明决然摇头否决,家人亲情永远是她愿以生命去守护的珍贵,任谁也无可替代。

第001章 那年十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