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七十六章 睹物思人 钝猪自弃

  见到逸凡表哥走进卧室,小桃子忙躬身问候:“先生好~”

“恩~。琪琪睡了吗?”逸凡表哥僵硬地点点头。

小桃子轻声答道:“是的先生。琪琪美女刚刚睡着。噢对了先生,小桃子有件事想告诉先生。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请先生允许小桃子讲。”

“……说吧。”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逸凡表哥指了指座椅。

小桃子瞅瞅座椅没有坐,眼里却闪出了点点泪光:“先生~,这几天,琪琪美女不是握着手表哭、就是攥着戒指掉眼泪。先生您要想个办法啊!琪琪美女的心里太苦了,精神也一天不如一天。我真怕她想不开走极端~”她边说边双手合十放在胸前不住地乞求。

逸凡表哥苦笑道:“我知道了小桃子。手表,是凤铃的遗物,戒指是戴先生送她的。睹物思人,她自然心里不好过。可是小桃子,这两样东西我不能没收。你也要帮她看好。小心不要失落。”

“是,先生。”小桃子哽咽着点点头。

“去忙吧~”逸凡表哥轻挥挥手。

“是,先生。”小桃沾沾泪花转身出去了。

逸凡表哥来到床边轻轻坐下,瞅着我犯愣。幸福的过往一幕幕在脑海里上演,挥之不去。空荡的屋里弥漫着死亡的气息,压得他痛不欲生。

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琪琪若真留不住了,自己枯槁的身心要去向何方呢?要如何安置呢?还是,随她而去呢?

琪琪~~~,琪琪~~~,快点好起来吧!快点康复吧!我怕~,我好怕~,彻骨的怕~,怕你不要我,怕你丢下你的逸凡表哥~~~,琪琪,你答应过永远和我在一起的,还说要我们幸福得过一辈子,怎么你想赖皮吗?想不负责任了吗?

你知道吗,我最快乐的时光全是你给的。而当我已经开始享受这种幸福,习惯这种幸福时,你却如此残忍的要收回去吗?

琪琪~,琪琪~~~,你这个小坏蛋~,你给我听好喽,我不允许你当逃兵,不许不许!!!

……

午后,美轮美奂的小客厅里香茶袅袅,心浮气躁的逸凡表哥请来更心浮气躁的大家商量要事。

瞅瞅默不做声的逸凡表哥,阿威紧张地问:“小桃子真得这样说吗凡哥?琪琪总是伤心掉眼泪啊!”

“那可怎么办呀!你看她现在越来越没人形,瘦得不止皮包骨了。”阿毫急得直搓手。逸凡表哥却依旧默不做声,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没的说。

陈正良掷地有声地说:“不行!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她会耗死她自己的。我们必须想办法制止事态恶化。”

“能怎么办呢?除非时光倒流。”

我天啊,逸凡表哥这句话一出唇,大家全都无言以对了。

阿德悠悠地开了口:“她是心病,要她放下,恐怕没那么容易。”

唉~~~,大家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然后瞅着香茶犯愣。

第二天还是如此,发呆犯愣。

到第三天,我已经粒米不进了,而且出现了严重的脱发现象,曾经那股独有的诱人的香甜气息也渐渐消失了。小桃子总是一边为我梳头,一边偷偷掉眼泪。大家咳声叹气以泪洗面,好像真得到了无法挽回的境界般好绝望。

……

“小桃子~……小桃子~”

“哇~~~你醒啦琪琪美女!太好啦太好啦~,我这就去叫先生来看你,你等一等啊~”

我有气无力的向她眨眨眼算是回答,她飘着眼泪花儿转身跑没影了。

不多时,逸凡表哥风风火火地赶来,看到我真得醒了,他忽然跪在床边拉起我的手呜呜呜得痛哭起来。大颗大颗的泪水顺着消瘦的脸颊一个劲儿地往下流,他是那样的委屈,那样的无奈,那样的无能为力。

也许是刚刚喝过李姐端来的小半碗牛骨汤,所以有了些精神,于是我挣扎着提来纸巾为他沾泪水,谁知他却哭得更凶了。

“不要哭了傻瓜!”我攒了好大的力气才足够说话:“哭什么嘛,我还有心事未了,怎么能那么快就……离开呢?”

“不!!!不不不不不不~~~,琪琪不~”他一把捂住我的嘴,张大惊悚的双眼不住地晃头,心也冻成一个大冰疙瘩,好像我说完这些话就真得去了一样。

我拉下他的手笑给他看:“逸凡表哥~不要哭了。你看,我不觉得哪里痛或是不舒服,反而有了精神呢~。只是,逸凡表哥~,你,白疼了我一场,白为我操了那么多的心,结果我……对不起~”

“不!不!琪琪不!不要说这些话伤我的心。它比尖刀剜心还可怕,还让我颤栗。琪琪不要讲,求你不要讲,我……,我怕~我怕~我怕~~~。”他索性扎到我的枕头边,双肩抖动带着身子抖动,更加用力地哭了起来。

我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生怕自己哭出来惹他更难受。我知道他此刻不好过,肯定心都碎了,但遗言总是要留的,不然去了也不能瞑目,于是,我又喘了好久才有力气搂住他的脖子安慰道:“逸凡表哥别这样。我看了心疼。”

呜呜呜~~~

“逸凡表哥~不要哭了好吗?你的眼泪流不尽吗?伤眼睛的。”

呜呜呜~~~

“逸凡表哥~你知道吗,我刚刚看见凤铃啦,她拉着我的手笑得好开心,说她搬进了新房子,还说新房子又大又漂亮,阿锦为房子配备了全套的新家具,好棒、好高级,她还要我去做客咧逸凡表哥~,你高不高兴啊~啊?逸凡表哥~~~不要哭了,你看我都不哭,你再这样岂不是让我也哭吗?好啦逸凡表哥~~~,不要哭了啊逸凡表哥~~~”

他终于抬头看我了,通红的眼睛流出滚烫的泪水,在惨白的脸上泛滥成灾,全然不见他往日俊美风流的姿态,如同到了迟暮之年一样苍老之极。

悲戚戚地说:“我……我……,琪琪~我~我做不到~真得做不到琪琪~~~,我就是止不住泪水往下流嘛~,它,它不听我的,你看,它还在流,还在流~,呜呜呜~呜呜呜~,……你,你这个小坏蛋,是你害我这样的,你还不快点好起来吗,难道要我一直这样下去吗?你是在欺负我吗?欺负我心软又好说话吗?你没良心!是坏蛋!!!快点起来跟我去吃饭,去吃冰淇淋,坏蛋!!!呜呜呜~~~……我要你说,你会康复呜呜呜~。……琪琪,你很快就会康复的是不是?啊?是不是?你很快就像以前一样活力阳光,快乐自由的是不是?比夏天清晨树上叫的小鸟跳得还欢快乐是不是?啊?是不是!是不是!琪琪!告诉我是不是,说是的好不好!”

“不~,逸凡表哥~,我知道我自己,我好不了好了,你也不要再为我做那些努力了,反而拖累垮了你,明知不可为而为,何苦呢。”我真心不想这么说的。何必惹他伤心呢,说句慌话又能如何呢?

“琪琪!我不许你这样灰心,更你不许自弃!不许不许!你听到没有!我不许!!!”他激动起来,攥得我的手生疼。

我摸摸他的脸,出乎意料的平静:“逸凡表哥~你听我说,倘若我真得走了,我有憾而无悔。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事。逸凡表哥~,希望下辈子我还能遇到你,给你做亲妹妹!噢对了,好吧好吧,我知道你有妹妹,那你给我留个表妹的名额好吗?而且,我还要凝萱做姐姐!你别看她总是戳我的头教训我,其实,她最疼我,最关心我,我们可以无缝隙地好成一个人,晚上若不聊会儿天就睡不着嘻~。”

“……逸凡表哥~我要你放下我,放下我们的过去,不要为难自己,我还要你振作起来,做钝猪心中最伟大、最强势的逸凡表哥。好不好!恩!”

呜呜呜~~~,呜呜呜~~~,他肝肠寸断,哭得更大声了也更加惨烈了,绝望得都跑调了。门口堆的一群人痴呆呆地站着,跟他的节奏掉眼泪,心里上上下下地翻滚着,五脏六腑都仿佛挪动了位置。

等他略微平静些,我拉起他的手凄凄哀求道:“逸凡表哥~,我还有最后一个心愿,它很小很小,想你帮我达成。逸凡表哥~你最疼我,你一定要答应我,逸凡表哥~求求你~好吗?”

谁知他猛摇头吼道:“不!不不不!!!我什么也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我不强大,更不是无所不能,我只是个凡夫俗子,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凡夫俗子。之所以胜券在握,那是因为我有了你,心中有了爱,琪琪~,我有了你,才有的这些,你懂不懂!!!”

我闭上眼,强行忍住即将流出的泪水,攥紧他的手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逸凡表哥~我要和David在一起!可是咱们家离法国那么远,David找不到的。所以逸凡表哥,求你剪下我的头发烧给他。他就会来到这里,就能找到我了逸凡表哥~,你说过人有灵魂,求你答应我,不要让我魂无依归!求你!求求你!逸凡表哥~~~,我只要和他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

他抹掉眼泪激动地说:“琪琪!我不许这样想!是,David去了,大家都伤心,都痛心。是,他优秀完美得无与伦比,他青春朝气又胜似朝阳,让所有人为之扼腕痛息。而你的痴情也没有错,深情缅怀更没有错。但是琪琪你想想,难道因为过不去就要去陪他吗?那戴妈妈、Amy一大家人不都要离世吗?你想想我好不好,想想逸凡表哥好不好琪琪~,你这样固执的追随他去了,我怎么办!陪你去吗!家里的老人怎么办?谁来照料?他们老了还要为我们伤心?不可以不负责任琪琪!”

“所以琪琪,听逸凡表哥的话,放下他!放下你们的过去!我不要你心灰意冷,更不许你自暴自弃。琪琪,那是不对的!”

我摇摇头含着泪说:“不!我过不去我放不下!你知道吗,我最美好的初恋给了他,最美好的时光也给了他,张扬的青春、灿烂的欢笑都给了他。他吻了我的心也烙烫在心里,心里满满得全是他,满满得全是他啊逸凡表哥!可是他去了,再也见不到了,心就破了,碎了,化成灰了。像沙漠中风化的岩石经不起指尖的轻触。”

“逸凡表哥~~~,他说我是最美的小黄鸭,是他最美的风景,也是他愿意看一生一世的风景。所以逸凡表哥~,我放不下,我真得放不下!我知道,自己过不去眼下这道关才会甘愿病倒,甘愿追随他而去!我要去陪他,我不能让他孤孤单单得躺在冰冷的地下,你明白不明白!我要!我要!”

他叫道:“不明白!我不明白!我只知道,生命高于一切!我只知道逝去的可以铭记可以悼念,但像你这样白白断送自己的小命,却是最大的不值!不值!这一点你又明白不明白!!!你这个糊涂虫!”

“逸凡表哥~”我苦苦笑轻轻叫,挣扎着坐起来扑进他的怀里嘤嘤哭泣:“我明白的你不明白,因为你没有经历过。……不要气啦逸凡表哥。我知道你在为我着急心痛。逸凡表哥~我舍不得你~,我不想离开~,不想与你从此人鬼殊途天人永别~,我好舍不得你哦逸凡表哥~”

他一把紧紧抱住我如枯叶般毫无生气的身躯心碎一地,泣不成声地哀嚎:“琪琪~琪琪不要离开~不要离开我!我们还有大把的好时光没享受呢琪琪!我们还没有变老,还没有儿孙满堂呢,不要这样急着离开,不要!不要!不要丢下我,剩下我一个人怎么活下去。你心里满满的他,我心里却满满的你呀我的钝猪!钝猪!快点起来欺负我~~~,快点起来给我买礼物~~~,快起来~,起来~,快点起来~~~”

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抹了把鼻涕眼泪强颜欢笑道:“噢对了,说了这么久你一定饿了,咱们开餐吧,吃虾好不好?~噢你不想走路是吧,没关系,给你踩我的脚,不然,我背你,背你去餐厅好不好?”

不等话音落地,他又冲门口叫道:“阿威!阿威!快通知厨房开饭!噢对要做虾吃!做琪琪最爱的虾,阿威!阿威!”

“噢是我在,知道了凡哥,这就去吩咐!”阿威哽咽地答道:“那个,你还不知道吧,咱家厨房的虾都跳出水池了呢!厨师们一上午都在往回丢它们,被水弄湿了的衣裤呢,好好笑哦~。呵呵~,呵~,好,好有趣~可~,可有趣啦~”说完他扶在阿毫的肩头哇得一声大哭出来。

阿毫抹了把眼泪用力捶打他,呜咽着叫道:“大男人哭什么!还不快去厨房通知开餐。小心……小心饿着琪琪,我跟你急!再也不认你这个兄弟!!!”

“噢!”阿威这才掉着大滴的热泪跑走了。

“噢是嘛!太好啦!哎你听到了吗琪琪~,虾都跳出水池了耶,我们去看看它是怎么跳得好不好!恩!”

他低下头满面春风地看我,而我已经没了知觉,软成一滩泥滑出他的怀抱,任凭他如何用力却再也抱不起来了……

第二百七十六章 睹物思人 钝猪自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