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七十一章 父子亡故 汤米自固

  琪琪~,琪琪~

有人叫我。声音即轻又柔,有点高山云雾缥缈的感觉。凤铃吗?David吗?是有大杯冰淇淋吃呢还是要去小镇呢?

过了好久,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睁开沉得像灌满铅的眼皮,一双兔子红的眼睛映入眼帘,眨眨眼,我认出了他是谁。

“逸凡表哥~”我轻轻地叫了他一声。

他擦擦鼻涕眼泪笑道:“噢~是我,是我,好好好,别动啦别动啦,哎呦我的天啊~,你可醒了,吓死我了。十个小时呀,你这是要冬眠的节奏哇~”

“呵~”我咧嘴冲他笑,他却不依不饶地瞪我:“还笑!吓死人不偿命是吗?”

“呵呵~”我保持讨好的笑容给他看,他才不再气,挥挥手医生和护士们退出去,然后递来水杯到我嘴边:“那,喝口水吧钝猪,你一定渴得像沙漠了。”

“谢谢~”我还是坐了起来,接过水杯,咕嘟嘟喝净里面最后一滴水。他帮我沾沾嘴角,接过水杯转手放在小桌上,然后有点傻乎乎地问:“怎么样,感觉好吗?要不要再睡会儿?”

瞅瞅他,我索然无味地摇摇头,沉吟了好久才问:“逸凡表哥~,凤铃……,的……后事……办好了吗?我,好想她哦~”

他也瞅瞅我,嗓音干涩地咳道:“噢~那个啊,咳~,是的琪琪。救灾员找到了她的遗体,她的妈妈将她领回,安葬了。……,噢对了琪琪,跟你说件好事吧,今天一大早,阿威和阿毫就出发去她的家乡了。跟你说,咱们会在那里建筑更牢固的房子,然后免费给村民住,而且还要建医院,让大家都健康,怎么样~是不是好事呢琪琪!嘻~。希望,凤铃的在天之灵能够早日安息。也希望她的妈妈不再痛风,圆她的心愿。”

“噢,是好事,谢谢你,逸凡表哥。”我干巴巴得接了一句。

“……事到如今,琪琪,你也不要过于伤心了~,要保重自己知道不知道~”他勾起我的下巴颏,让我看他。

“是~”我却再次垂下眼皮低下头,像个霜打的茄子。

“噢,对了,这个,给你。”逸凡表哥递来手表。

“噢~”我默默地接过来放在手心,默默地盯着它一秒一秒地转动,默默地呆坐着,脑袋嗡嗡响,鼻子直犯酸。

睹物思人,凤铃~,凤铃~,我的姐妹,我的死党,我的良师益友,从此与你天人永别,若再想与你相见,恐怕也只有在梦中了。唉~~~,我的心,好痛啊~,刀剜一样痛。痛得我好像一不小心丢了它一样,不在身体里了。凤铃~凤铃~凤铃~,你走了,走得那样急,你不是答应要回来得吗?不是答应我们一起生活,将来一起嫁人得吗?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呢?不是说我像你的小妹吗,为什么丢下我呢?凤铃~凤铃~~凤铃~~~

“琪琪~,不要哭了~,小心身体吃不消。琪琪~”

“……”

“琪琪~,好琪琪~,咱不哭了啊~~~”

“……”

“琪琪~~~,你看你,再哭下去,逸凡表哥都忍不住要哭了,琪琪~,你身子弱,哭出病来事情就大了,好乖乖,好琪琪,好宝贝,不哭了啊~~~,你看看,逸凡表哥都掉眼泪了耶,你不是最不舍得我哭吗?琪琪~~~”

哇~~~~~~~~

……

经过一天一夜的飞行,金雕身披着彩霞终于平稳降落了。

三十辆黑漆漆的布加迪威龙一拉溜儿候在停机场,它们像等待检阅的仪仗队一样,气派而又豪华,简直就是接待总统的架式,好大阵仗~平常人若看到这场景,说不定腿都软了呢!

戴妈妈率领全家到场相迎。她站在车边微笑端庄而又高贵,周身上下实足的女王派,让人实实投去敬畏的目光。

众人簇拥着大伯父走下悬梯,看到接机的众人,不免笑容满面地走过去。彼此相见甚欢,打过招呼后纷纷坐进车子,车子排成队,开着双闪,一路畅行地驶入了豪华的戴府。

高大明亮的客厅装金饰银奢华之极,戴妈妈更是热情周到,与大家畅谈相见之欢,Amy则带着十名佣人贴心地服侍左右。人头攒动的客厅里一派其乐融融的温馨场面。

刚聊完开场白,香茶也才下肚,正在舌间回味,戴妈妈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是主治医生打来的,于是她赶忙告假听电话。

“喂~你好!”

“呃……是我,布拉德伯里医生,夫人,有件令人担忧的事情刚刚发生了,戴老先生再次昏厥,情况很不乐观。”

“啊!!!昏厥!!!那么严重!!!请你等我,我立即来医院!”

“好的夫人,一会儿见。”

“再会!”

挂断电话,不等戴妈妈说话,大伯父已经站起身吆喝道:“走走走~,咱们都去看看我的老亲家,走走走~,都去都去~”

好!大家应承着他纷纷起身,戴妈妈在前面引路出了府邸,坐进车子直奔医院而去。

……

度假村般的医院高端气派,宽敞的客厅也是雅致又温馨,但里面却暗藏着,说不出道不明的悲伤情调,仿佛下一秒就会传来令人绝望的坏消息,所以大家的心也跳成一个儿,实实在在的不踏实。

围到病榻边,看到被病疼折磨得皮包骨的亲人,大家眼里泛着红,心里装着酸,嘴唇不住地抖,就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阿昌~,阿昌~~~”大伯父弯下身颤巍巍地叫。殊不知,这苍凉的语气反而加重了凄惨的感觉,每个人的心都仿佛被巨石压着,透不过气来。

戴爸爸没有反映,庄念梵急得拐杖直捶地,大家也不免摇头又叹气。正在这时,专家们簇拥着三伯父呼呼啦啦得走进来。大家像见到天神赶忙围过去,七嘴八舌得问情况。

“三弟啊,阿昌要不要紧啊。”

“他这样多久啦!”

“阿昌什么时候可以醒来啊。”

“他的病找到良方了吗?有什么医治线索吗?”

“三弟~……”

“三弟~……”

“三弟~……”

“三弟别摇头啊三弟,别摇头啊~,快想想办法~,我们全指望你呢~”

“三弟~……”

“三弟~……”

“我也不想啊,可事到如今,咱们只能近人事知天命,我,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啊。阿昌时好时坏,病理又罕见,我,唉~~~”

唉~~~,闻听此言,大伯父咕噔一下坐进座椅呆了好一会儿,猛然拉起戴爸爸的手喃喃念叨:“阿昌啊阿昌~,咱们老哥几个还没聚够呀,你怎么能抛下我们呢?是,你年纪最长,是,你操心最多,是,你经历的风雨最大最强。可是,少了你,断了指的拳头怎么攥到一起?少了你,海上没了航标灯,兄弟们这几艘舢板要去向哪里呢?少了你,即使归来,我们又要到哪里停靠呢?不!我们再也找不到你这样可息心的港湾了,阿昌~你不要走,不要走,你不能走啊~,不然,要咱们的日子怎么过啊~”

“阿昌~阿昌~~~”

……

翻过一座山,戴府的东北角,大约方圆一百亩的范围,有片特殊的地方。那里只种植苍松翠柏,一年四季郁郁葱葱长青不衰,戴家人把祖坟设在这里,想来也是取这个寓意吧。

午后,西北角的天空阴云密布,集结成厚重的乌云向这边压过来。

戴妈妈、Amy及家族众人,还有大伯父及庄念梵等一大群人,身着黑衣排列成排,面容肃穆,静静地听着墓师念过墓志铭,瞅着戴爸爸的棺木下葬到墓穴中,又瞅着一锹锹的土石将其掩埋,戴爸爸从此长眠于深土之中。接着,大家又同样鉴证了David的下葬过程,心中更是无比的凄凉,扼腕叹息。

风吹过额头撩起发稍,发稍死气沉沉地飘飘,又趴在额头。大家默不作声,只是默默地看着,瞅着,瞧着,伤心着……

回到家已是傍晚时分,赶来的乌云将夕阳的红晕挤压在朦胧的山尖上,山尖像是染了血的心哀哀凄凄,支离破碎。成群结队的乌鸦呱呱大叫着飞进林子,然后又噗噜噜得飞出来,就像大家此刻的心一样有所不甘,不甘天黑,不甘逝去,不甘放弃。

但是,谁能拦得住天黑?谁又能留下逝去的人呢?不过时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罢了。

接下来的时间,大家陪伴着戴妈妈渡过各自人生的黑暗期。庞大的戴府一身素缟,被死亡阴霾所笼罩,到处充斥着绝望无语的叹息和痛不欲生的哀嚎,一夜,一夜,又一夜。

当晚,戴妈妈心力交瘁终于病倒了。三伯父自首当其冲为她诊治,只是治得病治不得命,医得活身体却医不活心灵,戴妈妈过于伤心,所以很难有起色。但大家并不气馁,大伯父说了,不惜一切代价力保戴妈妈无虞。因而戴妈妈进入了一个漫长的调养期。

想想,失去两位至亲骨肉,谁不伤心欲绝呢?谁又如何不忧思成殇呢?相濡以沫的老公和掌上至宝的儿子长眠于冰冷的地下,她怎么能不痛入骨髓呢?那种烟消云散般的失去,那种再也无法触碰和聆听的失去,实在太令人恐惧了,恐惧得你绝望,而这种绝望又岂是眼泪可以填满的?更不是一觉醒来即可过去的。

要知道,相爱会让人牵肠挂肚。每个人都有一段刻在灵魂里的往事,或许是前世,或许是今生。真情才是永远,它让情爱深深印在脑海里,每时每刻沦陷其中。无论是经过鬼门关、走过奈何桥、喝过孟婆汤、重新转世为人,灵魂深处永远刻有彼此的微笑,直到世界的尽头。

……

夜深了,天空没有一点光亮,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忽然间,起风了,虽不大,却也可摇动树枝,树叶沙沙响着,偶尔落下几片发黄的树叶。

卧室里,Amy双手抱着头,坐在梳妆台前噼里啪啦得掉眼泪。

爸爸和弟弟的离世,足以让她伤透了心。她每喘一口气都会伴着热泪流出来,而且妈妈的身体一直被病魔缠身总不见好转,不免更加提心吊胆,终日无法安枕。自己也仿佛老了许多,感觉身体被掏空有气而无力,对任何事情仿佛都无能为力似的,一付挨日子的样子,再加上工作的重担,更是压得她像座狂风中的废墟,几乎到了坍塌的边缘。

哒哒哒~,忽然,响起清脆的敲门声。

“进来!”Amy收住泪水揪来纸巾沾去泪痕,她在想,也许是佣人送东西或传话吧,于是暗淡的目光扫向门的方向。

门开了,意外的是,门口站立的是汤米。

“汤米!~”Amy有些意外,张大了嘴。

“是的大小姐~。”汤米应声却依然站在门外。

“噢进来吧,汤米。”Amy干涩地吊吊嘴角做出笑容。

“是的大小姐。”汤米这才走进屋来,站在她的身边。

这宽阔的身形,某一刹那,悸动了Amy的心,恍惚间,可爱的弟弟又像往常一样站在自己身边,提些稀奇古怪的要求来逗自己开心,或故意看自己犯难生气而鼓掌叫好,不知不觉,那颗无比脆弱的心也跟着暖和起来。

汤米说:“汤米有事问大小姐。”

Amy点点头。

汤米又说:“大小姐,汤米有好久没有见到主人啦,汤米想主人。”

主人!David!我的天!汤米无心的话简直成了利刃,当即再次绞碎了Amy刚刚凑齐的心,晶莹的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来,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过了好久,她才平复了心绪,瞅瞅高高大大的汤米,悲悲切切地答道:“汤米,David他,他去了。”

“去了?哪里?汤米可以去吗?”汤米不解地问。

“不,汤米,你去不了,那是一个你永远去不了的地方。”Amy摇摇头。

“汤米不明白。大小姐。”汤米瞅瞅Amy。

Amy悠悠地说:“David死了汤米。他的遗体已经下葬,埋在十米深的地下面,冰冷而又黑暗的地下面。”

“死了?就是再也见不到了对吗?”汤米又问道。

Amy点点头,眼泪依旧哗啦啦得在流。

汤米又问:“那琪琪美女呢?为什么也看不见了呢?也死了吗?”

“噢不不不汤米,琪琪还活着。她很健康。只是她去了遥远的英国,跟她的家人生活在一起。”Amy赶忙摇摇头。

“那也见不到了对吗?”汤米说。

Amy再次点点头。

“人类都会死。所有汤米陪伴过的人,还有陪伴过汤米的人,都会死,对吗大小姐?”汤米问。

Amy点头。

“这是什么?大小姐?亮晶晶的。”汤米伸出食指轻轻沾下Amy脸上的泪水。

Amy答道:“是眼泪,很苦很咸的液体。人类悲伤痛苦的时候就会流泪。”

“噢!”汤米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对的大小姐,我见主人和琪琪美女在一起大笑时,眼里也有这个叫做泪水的东西。”

“当然!”Amy哽咽着说:“当然了汤米。欢喜的眼泪胜过忧伤的眼泪千万倍。”

汤米说:“主人去了,琪琪美女不在了,大小姐可以哭,家里的客人可以哭,而汤米却哭不出来,因为汤米没有泪水。但是大小姐,汤米心里难受,说不出来的难受。”

Amy说:“汤米难受,是因为你爱他们,离不开他们,喜欢和他们在一起的感觉,更希望能长久拥有这种感觉。我知道,那感觉一定是幸福的、甜蜜的,对不对?汤米,相信我,他们也同样爱你,同样离不开你,不然的话,也不会带你远行,去度假村度假,去小镇观光,买礼物你哄你开心,对吗?汤米,你比我幸福多了,我,除了记忆的片断,再没别的什么了。要知道,汤米,人是有寿命的动物,或生或死,都是自然界的正常现象,人人都会变老最后归去,但他们会在天堂相遇,继续无忧无虑的生活。只是活着的人不免痛苦和思念。”

说着,Amy把忧郁的目光投向窗外漆黑的夜空,她真得真得好希望看到天堂的爸爸和弟弟,好希望他们过得好,并保佑妈妈身体早日康复。

过了许久,Amy才收回目光,瞅瞅身边的汤米点点头淡淡一笑。

汤米说:“大小姐,主人叫汤米机器包,琪琪美女叫汤米乖孩子,不管叫什么我都喜欢。所以汤米把这个给你,上面记录了汤米所有的喜欢,或者是你们所谓的幸福。”

说完汤米取下自己的存储卡递过来。

“你这是……”Amy没有接存储卡,愣愣地瞅着汤米。

“汤米留下这个给大小姐,希望大小姐喜欢。汤米会去主人的房间等主人。没有主人的命令,汤米将不再供电。再见,大小姐。”

说完,汤米轻轻放下存储卡转身离开。Amy赶忙跟过去,看到汤米进了David的卧室,站在黑暗的角落,关闭了电源……

第二百七十一章 父子亡故 汤米自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