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六十二章血缘虐缘 情劫死煞

    有着近百年历史的黄大仙祠,香火可是最最最鼎盛的,人们口口相传这里的菩萨最最最灵光,只要你心诚保你全能实现,所以,Cloris也来拜拜了,只是她龌龊的心愿,太让菩萨为难了。  

  望着小慧娇小的身影,Cloris一路跟来,挨着她弯曲双膝跪在神台前,双手合十默默祈祷,暗中瞟去难已觉察的死神般冷酷的眼神,吊吊嘴角,忽然她半是欢喜半是惊讶地说:“咦!小慧!?你是小慧吗?”  

  “啊!?”小慧猛然抬头顺声音望去。发现跟自己说话的是个穿金带银、浓装艳抹的陌生女人,好像个阔太太的样子,她略微迟疑怯怯地问:“啊是,我是小慧,您是哪位啊?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是不认识,但我们见过面的。我姓周。上个月的慈善拍卖会,庄老先生和庄太太拍下的物品就是我先生的藏品,我们还在一起聊了好久呢,你一直站在身边给庄太太拿包包,怎么你没印象了吗?”  

  “啊是~”出于应有的礼节,小慧没有否认,弱弱地点点头,但她心里却犯着疑虑,上个月是有二次拍卖会,但第二次自己生病,是小智陪夫人去的,会是那一次吗?  

  Cloris笑道:“太好了,我正要找庄太太身边的人呢。可巧在这里遇到你。”  

  “啊???”小慧满脸的疑问看她,甚至不知道她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噢是这样,听我告诉你原由你就明白了。我这里有份小礼物想送给庄太太的,你带回去吧~,我原本是想亲自送至府上去的,只是一时没得空闲,而且我还要赶飞机不能多留,所以就拜托你喽~”  

  小慧笑道:“噢是这样啊,小慧很乐意为您效劳,但夫人有家规:不可以私自传递东西。您看这样好不好,请您给夫人打个电话,得到夫人的允许好吗?”  

  “啊!……这样啊~……”  

  坏了,要露馅,Cloris眼珠一转赶忙圆谎:“我,我手机没电了耶,那这样吧,你帮我带句话给她好吗?”  

  单纯得像杯纯净水的小慧对此没有一点觉察,愉快地点点头说:“噢好,您请讲,小慧一定原话带到。”  

  “也没什么啦,只是想带句问候给庄太太,希望我们今后合作愉快,那谢谢你喽~”说完Cloris站起身,小慧也站起身。  

  见到Cloris身边众多的购物袋,热心的小慧说:“周太太,您的袋子多,我帮您送上车好吗?”  

  Cloris立马舒心地笑了,指指地上的袋子无比庆幸地说:“好好好,太好了,我正在为它们发愁呢,谢谢你啊~,你真是个热心肠的好人,庄夫人不愧是大家闺秀,治府有序管教有方,庄府出来的人真是识大体,名不虚传。”  

  呵呵~,小慧羞红了脸,忙弯下腰提起带子跟着Cloris走向车场。Cloris暗中扬起嘴角得意地笑了:小丫头,答应我,我让你晚二天死,不答应,我现在就结果了你的小命!小丫头,到时,你可别怪我心狠手辣,哼~  

  果然,刚来到车边,蒙在鼓里的小慧就被一直藏在车里的Cloris的手下,强行拉起车里牢牢地控制,漂洋过海去了。  

  而这时的Cloris已撕去善良的伪装,凶相毕露地亮出冷森森的短刀架在小慧瘦弱的脖子上,阴森森地说:“告诉你实话,我跟庄家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我要报仇,杀尽庄家所有喘气的,而你,若能答应我的要求,给我帮个忙的话,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听清楚没有!!!恩!!!”  

  事情反转得太快,天堂到地狱只是一瞬间的事,温文儒雅的阔太太变成吃人的恶魔也只是转个头的功夫,生性软弱的小慧又何曾见过这种大场面,再看看四周全是蓝汪汪的海水,深不见底,简直就是地狱之门,所以她要吓死了,仿佛见到魔鬼一样,眼睛里全是畏惧的惊恐,尽量蜷缩的身体,抖成一个。  

  “听好,我要你,今天夜里十二点的时候,切断大浪湾的电源。不然~哼!我把你一刀刀地切成块丢进海里喂鲨鱼!”Cloris边说边晃晃握在手里的短刀。  

  “我!……我!……”小慧实在是说不出话来,整个人也像被石化了一样坚硬无比,瞪着二只无辜的眼睛,除了喘气就剩下喘气了。  

  Cloris可没那耐心法等她“醒盹”,为证明自己不是说笑而且说到做到,决定给她点手段看看,因此握在手上的短刀便迫不及待的挨近小慧的脖子,锋利的短刀刚接触到皮肤,娇嫩的皮肤就被它划出一道浅浅的红线,丝丝拉拉的痛觉快要小慧的命了,因此她更说不上话来了。  

  “快说,答应还是不答应,我可耐心陪你玩儿!”Cloris压低声音吼。  

  “我!……我!……”小慧支支吾吾得样子更让Cloris愤慨,她决定给这个“废物”来个痛快,于是她举起短刀就要刺。  

  绝命刀呼啸着对准胸膛冲下来,小慧吓得魂不附体,出于求生的本能,她抬手臂去挡,略带嘶哑的声音也终于冲出了干涸的喉咙:不要!!!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当短刀离手臂只有五公分的距离时,它忽然停在半空中不动了,接着咣当一声掉在船舱的甲板上。  

  呆了,随从们惊呆了,小慧吓傻了。时间静止了,空间静止了,所有人,就连澎湃的大海也仿佛静止了,这一刻,你只听得到急促的呼吸声。  

  这绝对不是Cloris的风格,出刀从不手软,像来一刀毙命,从不犹豫更不留情,可,可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呢?她到底怎么了呢?是良心发现,不忍再伤及无辜?还是另有什么隐情呢?  

  Cloris眉头攒动,十只冰冷的手指揪住小慧的手臂放在眼前仔细看,突然她尖声吼道:“你手臂上的这个是什么!?”  

  “啊???”小慧愣愣地瞅着她,自己依然在梦境与现实中徘徊,大脑处于真空状态,一直游荡在外太空浩瀚的宇宙中。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回答我!!!”Cloris用力摇小慧的手臂,好像不摇下来不甘心似的更大声叫:“我在问你,手臂上的这个是什么!!!回答我!!!”  

  纤细的手臂带动着羸弱的身躯,又带动被格式化的脑袋一痛猛晃,小慧这才清醒过来,看看Cloris,怯怯地答道:“是……是……,这个是胎记。”  

  Cloris瞪着严厉的眼神盯着小慧,生硬的语气中带着大大的威胁说道:“胎记!!!你!把它!给我说清楚!”  

  “这个是,是,这是胎记,小时候就有,妈妈说的,我生下来就有。”小慧弱弱地答道。  

  “小时候!?”Cloris跟着问:“那好吧,说说你小时候。”  

  “啊?说我小时候?”小慧无奈地点点头,轻声说:“噢好吧,我叫周小灵!我……”  

  周!小!灵!!!听到的这三个字,像划过头顶的闪电无比犀利,Cloris叫出了声,吓得小慧浑身一颤,叫小灵也有杀头的罪过吗?于是她怯怯的向后缩着身子弱弱地说:“是,我叫周小灵。”  

  随从们轻而易举地抓住小慧,像提只阿猫阿狗一样,将她提到Cloris脚前按下。Cloris挥挥手,随从们这才放开手出船舱,到外面看海浪去了。  

  Cloris瞅瞅脚前的小慧,指指对面的椅子命令道:“坐下,慢慢说给我听。”  

  万般无奈,小慧只好听天由命任其摆布,她扶着潮湿的船板坐起来,又扶着软弱无骨的双腿艰难的在椅子上坐好,瞅瞅恶魔一样的眼前人,磕磕绊绊地讲起过往。  

  “我叫周小玉。小时候,家里生活环境很差,爸爸打工养活妈妈和姐姐还有我。后来爸爸遭不幸意外去世,没过多久,妈妈带着我们姐妹改嫁。改嫁后,没一年,日子就不好过了。继父常常发脾气,无缘无故打妈妈和姐姐,打得好重,好重,我亲眼看见妈妈和姐姐吐得满地的鲜血,躺在地上却没人照料。”  

  Cloris激动地插了句:“你姐姐叫什么?”  

  “姐姐叫周小玉~,她对我特别好,有好吃的东西总留给我一半,为让妈妈放心在外面打工,她一直照顾我,噢对了,我记得,她的手臂上也有……”  

  “也有这个!对不对!”  

  不等小慧的话音落地,Cloris突然伸来自己的左手臂,无比激动地望着她,同时发出情真意切的呼唤:“妹妹~妹妹~~~,周小玉~,我是周小玉~~~。你的姐姐,亲姐姐,小灵子,妹妹~妹妹~妹妹~~~”  

  “你!……你!……”小慧又惊又吓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像块木头似的呆呆地瞅着眼前人,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这个人,这个人,竟然会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姐姐,周小玉,是真得吗?这一切是真得吗?  

  两条并排在一起的手臂,胎记刚好合成心型,心型上端各有一个小黑志。Cloris热泪盈眶地说:“妈妈说,一颗心是姐妹俩,二颗黑志,左边,是爸爸,右边,是妈妈,一颗心,四个人,在一起,相互照应……”  

  “相互关爱,永远不分开!”小慧痴痴呆呆地接出下句,滚烫的泪水已经打湿了白色连衣裙的前襟。  

  是姐姐!是姐姐!她是姐姐!!!她的内心在呐喊,涨起海啸般的潮水席卷而来,卷走心中所有的疑虑,带来整个人脱胎换骨般的清爽。  

  是妹妹!是妹妹!她是妹妹!!!她的内心在轰鸣,响起春雷似的号角,除去全部戒备建起亲情的长城,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也在呼唤她失去多年的爱心。  

  这一刻,姐妹重聚的欢愉,像蜜糖般甜蜜,如春风般柔软,撩动Cloris心中隐藏的最脆弱的地方,那个她以为再不会触碰的地方,那个一触碰就会让人心酸的地方。  

  这欢愉,让她找回了十年前的自己,那个豆蔻芳华又纯真素雅、乐观开朗又积极向上的自己,那个扎着小辫子跑去学校,努力学习的自己,那个在妈妈怀里撒娇,跟妹妹分享一只鸡腿的自己。那时的一切是多么的美好啊,阳光、鲜花、海风、自由、学校、奖章……,还有许许多多的美丽的幻想,舞蹈家、音乐家、诗人……等等等等,每一个幻想都仿佛可以实现的样子,那么的让人充满期待。  

  这欢愉,使她穿越时空回到小时候,冥冥中,她看到思念已久的亲人!辛苦劳作的爸爸、慈爱温柔的妈妈、围在身边嘎嘎笑的小妹,简单却温暖的家,多么温馨,多么恬静,多么美好,而这一切,自从那场绝情的杀戮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自己的梦中过,为此,她痛苦、她挣扎、她失落,堪比泰山重的负罪感压得她好几次想结果自己的小命,以作为对美好的救赎。  

  如今望着眼前的小妹,她的内心重新燃起希望的光芒,自己怎么样已经不重要了,毕竟无法改变什么,但一定要让小妹过得幸福,过得快乐,只要她好,对对对,只要她好,对对对,就是这样。  

  想到这儿,她站起身,伸出颤巍巍的双臂轻声说:“小灵子,妹妹,让姐姐抱抱你好吗?姐姐我,我,好想你哦~,真得真得好想你哦~,每天都想,做梦都想~”  

  看到张开的双臂,小慧泪如涌泉,一个箭步冲进Cloris的怀里死死抱住她,哇得一声,痛哭起来。亲人失散、骨肉分离、多年来积压在心中的哀怨,全在这一刻,终于如火山喷发般的暴发了。想想自己、想想父母,想想儿时那些甜蜜的记忆,还有所有的委屈和心酸,历经的磨难与苦楚,开了闸的眼泪更是如洪水猛兽般想收也收不住、想停也停不下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对历经人生苦楚,悲欢离合的小姐妹,在阔别二十年后再相聚,也是她们的缘份,但愿幸福的泪水加上血浓于水的亲情,可以平复她们心中所有伤痛!从此多些温情互助和体贴关爱,相亲相爱地走下去!  

  “妹妹,不要哭了,小心伤身体。”  

  “恩恩,姐姐你也不要哭了,今天相认,咱们应该高兴才对!”  

  “对对对!要高兴!要高兴!噢那个,小灵子,你晚上能出来吗?姐想跟你聊聊天。”  

  “能!能!姐我能出来!能出来!夫人从不限制我们的私生活的。姐,我有好多好多心里话想跟你说耶~”  

  “那太好了。这样,晚上八点,姐姐在大浪湾的第一个弯道等你,你来姐姐家,咱们痛痛快快的敞开聊。”  

  “对!敞开心扉地聊,痛痛快快地聊。姐姐~呵呵~”  

  “好,就这样,咱们快回去。记得小灵子,不要向任何人提及今天的事。”  

  “不要提!?可是姐姐,我们亲姐……”  

  “听姐姐的话,原因晚些时候我会告诉你,现在快回去吧~”  

  “恩恩~”  

第二百六十二章血缘虐缘 情劫死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