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五十八章 每日一戏 祸福并行

  夜幕降临,星光奕奕,庞大的金雕像个即将出征的将军一样,雄赳赳得停在灯火通明的停机坪上,耐心地等待蚂蚁一样渺小的我们。

一步步踏上台阶,一步步走进去,像它的蛋一样缩在它的肚子里,裹着凤铃拿来的毛毯、看着凤铃选的《小羊肖恩》一声不吭。

从刚刚到现在,我无比的失落,那颗焦灼的心也留在了法国,留在了“狠心人”的身边没带回来。眼皮沉沉的、四肢沉沉的,整个人也懒懒的,那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实在不好受,好容易提起眼皮也是无精打采得望望能望到的。

这一望,果然给我望到了新发现。与来时不同,机舱中多了十多位衣冠楚楚的客人。他们或胖或瘦、或高或矮,却各各服饰华丽器宇不凡,时时刻刻强调自己不俗的实力以及高贵的身份的同时,还要从优雅的谈吐中透出一股子总统般精明强干的气势来压倒你、震住你,仿佛他们才是世界的主裁,高傲得像万物的神一样不可一世。

他们前脚蹬上飞机,椅子还没坐热,就“押”来逸凡表哥开会,唠叨起来没个完,简直比唐僧的紧箍咒还碎道。

逸凡表哥好忙哦,上个卫生间也必须像约翰逊一样的来去如风,好像有人站在门口掐秒表似的,那叫一个速度。而且看得出来,他也很紧张,眉头拧成大疙瘩,脸冻成冰块,听这位讲讲、听那位说说,然后不停地吩咐阿威和阿毫做写点什么或打个电话什么的。

大块头陈正良也未能幸免,被他们拉去列席,时不时发表个见解什么,当然,少不了的还有阿德和阿忠俩兄弟。

收回酸涨的目光,瞟瞟眼前的电视,小羊们正在拿卷心菜当足球踢,原来,它们不是那种兢兢业业吃草长毛的乖乖羊,而是调皮捣蛋又活泼好动的棉花糖,呵呵~

“咦?你笑啦琪琪美女?动画片是不是很好看啊?恩?”

是凤铃的声音,我抬头看她笑笑。她也笑笑,坐在我身边悄声说:“琪琪美女你怎么啦?闷闷的样子,不开心吗~,是不舒服还是有心事?噢对了琪琪美女,要不要来杯冰淇淋提提兴趣神儿呢?恩?琪琪美女?冰淇淋~,香草冰淇淋~,香香甜甜,丝滑美味,怎么样,有没有胃口?”

她眨着黝黑的大眼睛,无比高涨的热情像拧开瓶的汽水,咕嘟嘟得冒起快乐的泡泡。本以为自己也会开心起来,像往常一样拍手跳起来,高声叫要~要~,然后推她的背催她快去取。

可我没那样做,只是索然无味地晃晃头。说真的,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病了,此刻也很想想些什么,可是脑袋里面一直轰隆隆的响个不停,又仿佛被水泥浇筑成一个大泥块儿似的没有一点缝隙,而且它沉甸甸的抬也抬不起来,为省了力气,我把它靠在窗口的边缘上,让它好好休息,省得它罢工不给用。

“不要啊!……那,那吃点东西呢?喝点水呢?”

看我双目低垂眼神暗淡,机智的她又想出个好点子哄我:“噢对了,坐了这么久,起来走一走好不好?别担心,我们不到后面去,只在这里走走,不会影响先生他们开会的。好不好?恩?活动活动嘛!啊?怎么样?琪琪美女~你平时不是最好动得吗?起来走走好不好?”

我依然闷闷得摇摇头,摇得她没了辙,垂下双手在大腿两侧搓搓。

“好啦凤铃,让我来试试~”话音未落,阿德的身影转到眼前,挥挥手,凤铃转身离开。他摆出一付讨好的嘴脸,嘻嘻笑着坐在我身边,好像有一肚子话要说的样子。

“哼~”我超有正义感地瞪了他一眼,脸转去一边,骗子!还敢现身!

他伸过脑袋像看怪物一样瞅瞅我,咂咂嘴说:“哎呦呦,干嘛冷脸嘛~,谁又惹着你啦,我可是刚刚来的呦,好心来看你还不领情吗?”

“哼~”我嘟起嘴不理他。

“哎呀~我知道~,你还再生气。是,是我不对,我撒谎,我道歉,好啦好啦别气了,我们和好吧~,啊~,嘻嘻~嘻~~~。噢对了,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想什么呢?说给我听听吧,憋在心里多难受,别忘了,我们是闺蜜耶~,不是说好无秘密的吗?对不对?”

哼!我继续望天,冲他翻翻白眼珠。

“哎!闺蜜可是你吵着闹着要做的耶~,现在你又不理我,有心事也不讲,我们之间没一点信任吗?”他也翻翻白眼珠。

哼!!!我一时来气没管住自己,给了他一脚,咚得一下,正踢在他的左腿肚子上。

痛觉神精立马以每小时一千公里的速度冲击大脑,惊得他浑身一抖,吓意识的伸手揉揉无辜的小腿,睁大双眼瞪我:“喂~轻点不行吗?很痛的!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懂不懂!”

我被他的样子气乐了,瞟瞟他,哧得一下笑出声,差点冒个鼻涕泡泡出来。

他拍拍我的手,乐得屁颠屁颠的说道:“你乐啦!嘿~真不容易,挨这一脚也值了,算了,不计较了。那,我们谈谈心呗,哎~,你想什么呢,闷闷得不开心,恩?”

汪!!!我亮出八颗牙,直冲他的手“杀去”,差点咬到他的大拇指。他脸都吓白了,像看见魔鬼一样,从座椅里一跃而起,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凤铃!”看到她手里举的冰淇淋,陈正良很是不高兴。不用问也知道是谁想吃,天气已经变凉了,还有什么必要吃这个呢,于是他劫来冰淇淋转手递给阿忠。阿忠接在手里转身去厨房,偏巧这时,阿德慌慌张张得跑过来,猝不及防,两列火车嘭得一下撞了个满怀。

“哎!~”

“喂!~”

“并道不打灯啊!”

“弯道让直行懂不懂!”

俩人刚要争个对错,分个是非,忽然见到凤铃正拿着纸巾快速地擦着陈正良的西装,这才明白,那杯冰淇淋一点没浪费,全扣到了老大的身上,再瞅瞅他那一付无可奈何的笑容,他们哗得一下笑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忠站直了笑弯的腰,指指阿德很是纳闷地说:“你这么快就回来啦?任务完成啦?为什么跟见了鬼似的跑那么快啊!”

“鬼是没见着,但腿可要断了,再不跑快点,手也难幸免~,哎良哥~阿忠~,你们评评理,这哪里是闺蜜呀,分明是女汉子嘛!文武双全的女汉子!是男是女都快分不出来啦~。好心好意过去慰问,谁知她二话不说抬腿就一脚,刚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她转头冲你张嘴,张那~~~么大,跟个无底洞似的,上面全是白森森的牙,我的天啊,见过猛的,没见过这么楞的,看到架式,不咬残我誓不罢休!我的良哥大人啊,为什么你每次都派我这样艰巨的任务呢?我可不要靠领伤残补助金过完后半生。”

阿德越说越委屈,苦瓜脸上的五官挤到一起,简直快要哭了,却还在不停地絮叨:“良哥啊,这个世界上的女孩儿那么多,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美的丑的,可爱的活泼的,咱选谁不成啊,为什么你偏要选个怪物呢?天天提心吊胆的,你确定能过日子吗?”

哈哈哈~哈哈哈~陈正良乐得身子直晃悠,双腿软得站也站不稳,赶忙拉阿德坐进椅子,拍着他的肩头哄哄他:“好啦好啦~对不起对不起~,我代他向你道歉,原谅她心情不好闹脾气吧。看看你,跟个小女生似的,动不动哭鼻子~,不羞!”

“恩~~~我就是小女生,就要你疼!要你像疼小怪物那样疼我~~~恩~~~”阿德顺势将自己的头倒在他的大熊掌上,幸福得闭上了眼。

啊~~~,太基情了,受不了哇~,陈正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像被开水烫到一样,嗖得一下猛然撤回手背到身后藏起来。

阿忠眼急手快,垫上自己的手给阿德,戏虐地调侃道:“行!从今天起,我疼你!你就是我最最亲爱的小妖精,怎么样呢阿德~~~”

“不要~,我不要你~,长得跟堵墙似的,不够帅也不温柔,我喜欢他~,过来小奶娃~~~”阿德推开阿忠,像头饿狼似的扑向陈正良。

陈正良脸色大变调头就跑。直到身后传来咯咯的笑声,他才明白,自己又被戏弄了,但当又羞又愧的他得想找后账时,这哥俩早已不见了踪影,他只好偃旗息鼓转身往机身前走去。

“老婆~”他边说边笑,竟然一屁股坐在我身边。

我吓了一跳,身体也仿佛过了电一样一机灵,突然,脑袋里的水泥坨消失了,思维也变得敏捷多了,但看他来势汹汹不好惹的样子,赶忙闭上眼睛装没看见,谁要理你呀~不折不扣的骗子头!哼!

“怎么啦,干嘛不理我。”他重重地呼出一口气。看到我的睫毛一个劲儿的动,哧得一下笑出声。我赶忙一猛子扎进毛毯里,深深扎、深深扎,索性装睡。

“眼睛睁开看我,我有话问你。”他竟然笑出了声。

又想命令我!我才不要看你哩~,我打定主意依然装睡。

谁知他动了手,伸出二根手指捏住我的下巴颏,硬是把我的脑袋拉出毛毯,严厉地命令道:“不许这样捂,会喘不气来的。告诉我,为什么欺负阿德!”

我甩甩下巴颏动无济于事,根本摆脱不了他的束缚,只好皱着眉头瞪他,让他知道,我很生气!再不放手就不客气啦!哼!

他突然压下脸,鼻子尖压到我的鼻子尖上:“干嘛!吓唬我吗?你以为我会怕吗?恩?少耍你的小计量!过来,跟我去卧室,我有道理讲!”说完,他双臂轻轻一搂,我就毫无选择的进了他的怀。

啊!讲道理!谁?你吗?恶霸也会讲道理吗?从认识你那一刻,你何曾跟我讲过道理!还不是你命令我执行吗?哼!

有这样讲道理的吗?快放我下来~,大坏蛋~~~~

……

天蒙蒙亮的时候Cloris回来了,她无比懊恼的将自己丢进沙发,手里那把锋利的短刀顺势放在身边。

“姐~”侍从陪着笑,递来香烟,另一位则殷勤地举来打着火的打火机:“嘿~”

“恩~”Cloris瞟瞟香烟接过来夹在指间,然后放在火焰上吸了口气,烟就这样点燃了,接着噗得一下,一个大大的烟圈从她的艳红的双唇里喷出,烟圈渐渐飘远、渐渐散掉,她疑惑的目光直勾勾得盯着窗外,整个人也陷入了沉思。

侍从取来纯金打造的刀鞘,小心翼翼地装好短刀,依旧摆在她的身边,然后默默站着听吩咐。

“去吧!”Cloris挥挥手,侍从们呼啦啦退下,见门关好了,她这才抄起电话向她的主子通报:“顶爷~”

三秒钟后,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有节奏的喘息声,还有顶向坤无比亢奋的声音:“恩!怎么样,事情进展如何?”

“进展还算顺利。只是那只尖嘴老鼠又跑掉了。”

“尖嘴老鼠?谷正信?哈哈哈~对对对~他就是只下水道的尖嘴老鼠。妹啊,别让老鼠坏了我们的大计。”

“知道顶爷,老鼠中了我的刀,料想也活不了几个晚上。大浪湾的视频我已经看过,对那里的情况了如指掌,只是目前还没发现,卫星信号的收发装置安在哪里。”

“恩!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点。找到它,弄掉它!妹啊,不要冒然行动,高压电,十死无生。”

“是!”

“还有,仙女……,有行踪吗?”

“没有。这些天她一直没有出门,倒是看到庄念梵出来进去过几次。噢对了顶爷,还有个新发现,你的老朋友,老狐狸,他的心肝宝贝,那位叫阿美的千金女儿也住在大浪湾耶~”

“哦?是吗?那可真是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太好了!多了她,咱们就多了一份谈判的筹码,妹啊,盯死她们。我相信,好消息很快就要到来了。还有,快开庭了吧!姓方的律师老实吗?”

“是的顶爷。三天后开庭。姓方的那个小子还算懂事,有罪辩护的资料已经提交检方了!看来,姓祖那小子的日子要不好过喽!”

“对啦,不好过就对啦,妹啊,这趟辛苦你了,哥给你记大功一件,等你回来好好犒劳你!”

“顶爷~,小妹的心愿只有你最了解~。”

“当然,放心,我会为你准备好的。”

“谢啦我的爷~~~”

哈哈哈~~~

哈哈哈~~~

第二百五十八章 每日一戏 祸福并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