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五十四章 神秘电话 不忍分离

  深夜寂静,放在枕边的手机嗡地震动了一下,洛佩旋霍然睁开眼抓起它,谨慎地侧头瞅瞅酣睡的谷正信,轻蔑的一笑,然后坐起身溜下床,穿上睡衣,像怕踩到鼠夹的老鼠似的,战战兢兢得出了房门。

送走洛佩旋,张姐小心翼翼地关上大门,谁知两扇大门还没完全重叠,她的脖子就被一双冰凉而梆硬的手死死掐住,整个人也随着这股力量咣当一下撞到门板上,吓得她差点断了气,惊骇地睁大双眼失声叫道:“谷谷,谷先生!”

谷正信凝滞的双眸射出死神般幽暗的眼神,一字一句地问道:“说!她去哪里了!?”

“我我,我……”话音未落,一把冷森森的尖刀猛然穿过门缝,噗得一下刺穿她的胸膛,她都没有喘过三口气就死掉了。

刀尖上止不住向下流的鲜血,滴滴答答,仿佛是自己的血,谷正信手捂胸口吓得没了脉,脑袋里轰隆一声巨响,神发慌手发凉身子直打晃,额头上如黄豆粒大小的汗珠,噼哩啪啦得直往下落,浑身的汗毛也如豪猪刺般尖锐地站了起来,他明白:洛佩旋跑了,混三儿来了。

TMD,贱货敢出卖我,走着瞧,只要老子还有口气在,这笔账迟早要算!哼!来不及多想,外面的人更不好惹,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锁死大门转身跑,谁知忙中出错两腿拌蒜,他重重地跌了个大跟头,这一跤摔得差点断了气儿,但时间就是小命,他不得不勉强爬起来奔进地下室,撞开门抓起藏在那里的背囊背到背上,打开门慌不择路地跑了。

三分钟后,锁死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五名壮汉狂风暴雨般冲进屋内,分头行动采取地毯式搜索,可找来找去,找去找来,却连个鬼影子也没见到,才知道早已人去楼空,他们不敢久留便匆匆撤离,回去向混三儿复命去了。

……

既然结婚了自然要住一起,所以自从小镇回来,我就相当自觉地搬进了David的卧室,强行霸占了他和他的一切,与他真真正正同吃同住。

他自然求知不得,不仅自觉的让出多半张床,而且给我当沙发,供我随时坐、随时靠。规定每天二十四小时,除了卫生间和浴室,必须出双入对手手相牵,还说彼此视线的距离不能大于三十厘米。

那感觉,就像腻在一起的两只猫咪,绕着对方的尾巴,时不时舔舔对方的毛,或是卷成团子挤在一起打呼噜,如果赶上个阳光明媚再出外溜达溜达,当然,偶尔也挥挥爪子嘶吼几声,总知,那种有依有伴的生活像天堂,真快乐。

唯一没料到的是,一个不留神,汤米这个跟屁虫也凑热闹住进来,死赖着赶也赶不走,夸张得动不动要抱抱。我们俩只要凑到一起说悄悄话儿,它准有多近站多近地听耳边风。虽说是台机器没什么,但身后总有双眼睛在眨,有个耳朵在偷听,还是很别扭的。

David不开心,戳它的头说它没眼色是坏孩子,什么不好当偏当第三者,影响心情不说更影响发挥,时不时地大叫:“转过去机器包!不叫你不许回头!”

然而汤米却满不在乎,爱叫叫去,爱戳戳去,随你高兴好了,反正就是不离开,还振振有词地说David答应过它,要三个人一起的。气得David哑口无言,像被点了死穴一样,只剩下干嘎巴嘴。但为保留必要的私人空间,直到他拍胸脯承诺:不睡觉不分开!汤米才到卧室的外间站岗去了~

接下来是三个人的花前月下嘻嘻哈哈,二个人的情深意浓卿卿我我……

转眼间,第二个七天结束了。

时间如死神手中的利刃,将如胶似漆的我们硬生生割开,然后拉向生死两个极端,并把它拉长,拉长,再拉长。长得如夏天和冬天,根本没有交汇的可能;长得如天空和地面,根本没有融合的可能;长得如即将到来的严寒,坚决地熄灭了爱情的火焰。

绝情的死神会结束一切,不管你是否愿意看到,更不管你是否能够接受,命中注定的现实是无法改变的,是不会以你的意志而转移的。

分离!分离!分离!

当这一晚来临时,David痛苦不已,而我沉睡不知。

他像对待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小心翼翼地抱起我,为我枕好枕头、盖好被子,然后依偎在我的身边,撩起长发闻着上面散发出来的淡淡的薰衣草的清香,喃喃地说:“琪琪对不起,我要离开了。从今后,我再也不会回到你身边,再也看不到你,再也触摸不到你了,琪琪……我……我……”。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苦涩的泪水蒙住他那对宝蓝色的双眸,直到溢得满满得也不肯轻易落下,如此的不舍就像他对恋情、对生命的百般留恋。他好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匆匆得去了,不甘心丢下心爱的女人无法守护,不甘心从此天各一方人鬼殊途,

妈妈……大姐……

呜呜呜呜~,沉闷的哭泣声仿佛压抑在寂静的空谷中,却带着海啸般生命的能量尽待暴发,然而它却要在死亡中默默消失,仿佛从没来过这个世界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更加彻底。人生的终点没有周而复始的春天,所以它再也不会生根发芽了。

而我,我竟不知他每夜垂泪到天明,竟不知他的千般不舍,竟不知自己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真是钝死了,到如今还悔得我肠子发青。

就这样,在第三个七天结束的凌晨二点,那时我早已沉沉睡去,他为我掖好被角后悄然起身,披上外衣走去外面,坐进吊篮望着天空中银盘般的月亮发呆。

月光如银泻下清冷,似乎期待与他见面,所以瞬间将他包容进自己独特的光辉中。

“主人~,你睡不着吗?有心事吗?”汤米跟了出来,站在他身边问。

David瞅瞅汤米悠悠地说:“是,我有心事睡不着,所以出来坐坐。噢对了汤米,我需要打个电话,也许时间会长些,我要你去看护琪琪,小心她踢被子。”

“好的主人。”说完,汤米转身离开了。

“汤米乖孩子。”David勉强笑笑,低头瞅瞅紧紧握在手中的手机,将它艰难地拿到耳畔却又猛然垂下砸到大腿上,转手丢飞,如甩出一块烧红的铁块。分离,这两个字又跳进他的心里,如毒蛇猛兽一般在心头咝咝盘绕、疯狂撕咬,他痛彻心扉体无完肤。

甩掉眼泪,倔强地望着月亮,嘴角却一个劲地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上天安排我这样的宿命,为什么我不可以跟喜欢的女孩儿终老,为什么要我把她给别的男人!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离开琪琪!我不要离开她!我爱她!我爱她!我爱她!!!噢上帝啊,我爱她~,除了生命,我所拥有的一切幸福都是她给的,那些快乐时光也是她给的,

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滴滴答答的落满前胸,淋湿了衣襟淋湿了心。三十分钟后,终于冷静下来那颗沸腾的心,他站起僵硬的身体,一摇三晃地捡回丢掉的手机。

他知道,生命即将耗尽,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不管自己愿意还是不愿意,这个违心的电话一定要打,违心的决定一定要下,违心的约会一定要约,因为安排好心爱的女人,更强于自己此刻心中的痛,思来想去,庄逸凡的确是个最合适不过的人选。

……

此时此刻,还有一群人同样无法入眠。

当逸凡表哥迎进陈正良时,眼里忽然犯起愧疚的神色,好像不小心弄丢了人家寄存在自己这里的无价宝一样,别扭极了,自己满口应承,拍胸脯的承诺却没有做到,所以接下来要如何面对这个“债主”呢?尽管“债主”的身份还有待商榷。

“噢你来了,欢迎,快里面座。”逸凡表哥干涩地笑笑。

“好,谢谢。”陈正良也不客气,在阿德等人的簇拥下,与逸凡表哥并肩走进客厅,在沙发中落座。

不等发问,陈正良便急切地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是这样的,阿德查到线索,知道了他们的准确地址。我深夜来访,一是告诉你这件事,免你日夜悬心寝食难安;再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要不要现在就过去接回她。”

“啊!找到啦!我的天啊!真得找到啦~。太好了!太好了!简直,简直是天大的喜讯耶~,阿德了不起,太了不起了!噢对了,在哪里,在哪里,她在哪里?啊?”

逸凡表哥听了乐得直跳高,阿威和阿毫也猛然来了精神,不住地点头说:“要接回要接回,当然要接回,而且越快越好,是不是,嘿~。”

“呵呵,是这样的庄先生,位于法国东部,有一个叫科尔马的小镇,距离小镇以东五公里,有个叫林中奇迹的度假村,他们,就在那里。”

陈正良一字不落的将实情告之,心里却荡起一股酸溜溜的味道:这小子开心的样子,跟自己刚知道消息的时候一模一样,看来,他也深爱着自己的小怪物,唉!小怪物呀小怪物,你可真是个小怪物。

逸凡表哥点点头:“噢是这样啊。接回她是必须的,就像阿威和阿毫说的一样,越早越好。不过呢,我想咱们最好天亮再出发,到那里她已经吃过早餐,这样既不会吓着她也不会饿着她,一举两得,你说呢陈先生?”

“……恩好吧。”陈正良点点头。

逸凡表哥接着说:“那,我看这样好了,咱们先吃些东西然后休息,养足精神出发。”

“……恩好吧。”陈正良再次点点头,大家也跟着点点头。

逸凡表哥又吩咐道:“阿威~通知厨房做饭。”

“好的凡哥。”说完,阿威一溜儿小跑没了人影儿。

三十分钟后,餐厅的餐桌上已经杯盘罗列,满满全是正宗的法国大餐,逸凡表哥带着大家团团围座,狼吞虎咽风卷残云,没一会儿的功夫吃了个饱饱。

刚刚要散去休息,逸凡表哥的手机突然响起了铃声,叮铃铃~叮铃铃~

戴山松!这三个字呼出口之后,大家全惊愕得停下了脚步,神色紧张地瞅瞅他,瞅瞅陈正良。陈正良紧收眉头,拉逸凡表哥坐进客厅的沙发,又让他喘口气定定神之后才示意他听电话。

逸凡表哥划下接听键放成免提,轻咳了一声答道:“你好,戴先生,我是庄逸凡。”

突然,电话那端沉寂了,大家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不知道下一秒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会传来不幸的噩耗吗?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我的天啊!

足足煎熬了十秒钟,电话才有了响动:“庄先生,打扰了,不知道你,你,现在是否方便来我这里一趟呢?”

“……”这句话说得大家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询问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陈正良威武的身上。陈正良眉头微收,略加思索后肯定地点点头。

逸凡表哥答道:“好。”

“谢谢你肯来,地址是科马尔小镇以东五公里的奇迹度假村。”

“好的,我知道了,就到。”

“恭候大驾,见面聊。”

“恩,好的。”

挂断电话,屋里炸开了锅。

“哇,这不就是阿德查出的地址嘛。”

“阿德你简直神了,太棒了。”

“我们走吧凡哥,现在就出发怎么样?”

“对对对,我去开车吧凡哥?”

“良哥,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去啊。”

“对呀良哥,过去看看情况嘛,人多好办事呀良哥。”

“是是是,良哥,我也认为我们应该去。”

陈正良尽管快被那些人摇散架了,但他并不着急答话,而是瞅了瞅异常兴奋的逸凡表哥,似乎在等待他的意见。逸凡表哥翻翻眼皮想了想,还是点头同意了。陈正良随即点点头却没动地方还拿出了手机。这一刻,大家静了下来,因为电话是打给庄念梵的。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神秘电话 不忍分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