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四十八章 玲珑日记 马蹄悠悠

  玲珑日记:出走第二天 马蹄悠悠

昨天看到小镇,如同遇到了完美的情人,它跑进我记忆里挥之不去。它的美丽和恬静,深深地打动了我,总是让我蠢蠢欲动得想去亲眼看看它的庐山真面目,与梦幻中的童话世界来个零距离接触。

一大早醒来,时钟刚好指到六点,伸够懒腰打足哈气,冲进卫生间,抄起牙刷挤上牙膏塞进嘴里,开始想这件事。

David还在病中,怎么舍得他劳累呢!尽管他看上去跟平常一样,一天到晚嘻嘻哈哈得没正形,总是找些牵强的借口要抱抱,动不动凑过来左亲亲右亲亲。但他好像每天都是世界末日似的,恋恋不舍得说晚安。不过呢,只要我不造反、出什么幺蛾子,他还是很好说话的,基本上没什么反对意见,嘿嘿~

拧开水龙头,哗啦啦~,晶晶亮的水从龙头里面宣泄而出,捧在手心扑到脸上,一把一把又一把,脸被它滋润,哇~,真舒服。抓来毛巾盖在脸上转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在想这件事。

再说,若自己一个人去,冷冷清清得好像也没什么意思,也许走马观花的样子转转就回来了,而且看样子,小镇距这里也要个三、五公里,眼前连个汽车毛都看不见,难道要走着去吗?那还不得累拉了胯啊~,难度好像大了点耶~

汤米倒是愿意陪我去,还说我累了它可以载我,主意是不错,可David能同意吗?如果我们离开,谁来照顾他呢?他想我了怎么办呢?

放好方格毛巾也放下无头思绪,擦好护肤霜回房换衣服。当然,运动服是首选,因为它最舒服。一开门,正看见门外的David,他笑道:“早~”

我也笑道:“早~,咦!这么早!”

“恩。来吧,我们去吃早餐。”他来到我身边拉我的手。

“好!”我把手塞给他,愉快地跳到他的手臂边,他更愉快地握紧,领着我走出门。

瞅瞅飘香的美味,我迫不及待地看他,等他说开饭。哇~,好香哦,肚子好饿,都感觉有只小手要伸出喉咙啦,嘴里那个叫唾液的东西忽悠一下满了耶~,我赶忙往下咽,生怕它流出来,羞死人咧~

“好。吃饭。”他铺好餐巾,望望我,终于带着幸灾乐祸的神情说出了这两个字,我噢了一声低头开吃,我才不管哩随他笑好了。

稀里哗啦,风卷残云,五分钟的时间过后,我已经把所有想吃的东西塞进肚子里,肚子满满的传来信息:饱啦!于是我放下手中的餐具,David适时地捏着餐巾替我擦嘴角和手指,像父亲看女儿似的那样的笑,我瘪瘪嘴没理他。

喂他吃过药,我们手牵手来到外面。

哇~哇~哇~~~,我惊呆了,我愣住了,我傻了,站在那里像长在地里的树一动也不能动了,眼睛用力睁到最大,嘴张成O型,血液沸腾着,心跳在加速,眼看就要跳出喉咙了。

好棒的车,太漂亮了~~~~,我看见一辆、一辆两米高、圆滚滚、闪着桔黄色金光,由四匹俊美而健硕的高头大马牵引的大马车耶~。大马车,铁艺镂空头顶王冠,四盏明亮的车灯分别挂在四个角。它静静停在空地上,似乎在等待主人的来临。

仙女教母变出了南瓜车?那我是灰姑娘吗?噢我的天~,我的水晶鞋~你在哪里!~~~~快来快来~我的王子来啦~,完蛋了,我不可就药地跳进童话世界里,而且一时半会儿是别想爬出来了。

坐在车辕上方的架车人看到我们,双脚一飘,蹬得一下从马车上很是利落地跳到地面,摘下头顶上的红色帽子,在半空中划个半圆捂到自己胸前,弓下身谦卑而礼貌地说:“早上好,戴德侯爵,早上好,侯爵夫人。”

David笑道:“早上好!布鲁诺先生。咦,您今天格外的帅哦!”见我没反映,他拉拉我的手,大声说:“琪琪,这位先生是鲍里斯•布鲁诺,我们的司机兼向导。”

“啊!!!”我瞪大眼睛瞅他,还不明白,只是学着他的样子,机械性地向这位先生问好,然后弓身和微笑。

“今天我们去小镇!你不是很想的吗?恩?傻瓜!”他轻轻爱抚我的脸,还在上面亲了亲。

“啊!!!!!!!”我的眼睛瞬间瞪大了一号,眼看就要涨破了。

意外,实在太意外了。

“我没有对你讲过啊,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不经意地问了出来。

“因为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呀!钝猪!哈哈哈哈~哈哈哈!”他一把抱住我,将我隐藏在他宽阔的怀里,张开嘴大声笑个不停。

我费了半天劲才找到缝隙钻出半拉脑袋,依然不解地问:“蛔虫?呃,什么意思呀~”

“蛔虫就是我!就是现在要出发了,懂了吧~”他边说边摸摸我的头,撩起长发轻轻吻。

“出发!现在!噢耶耶~~~太好啦~,太好啦~出发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哎呦天啊太兴奋了,我像树枝上的小松鼠,眨着黑黝黝的大眼睛在他的怀里又蹦又跳,巴掌更是拍得噼啪作响,猛然转身跑向马车。

“哎站一站钝猪~”他却硬把我拉回来。

“啊?不是出发吗?忘东西了吗?”我撞回他的怀里直犯晕。

“不是不是,要换衣服,不能穿成这样去,看看司机先生,……明白了吗?”说着,他指指一直站在车边,刚刚向我们打招呼的先生。

我这才仔细端详他。

这位鲍里斯•布鲁诺先生一付憨态可掬、宽厚慈祥的样貌。目测身高不过一米六,六十左右岁的年纪,圆圆的头、圆圆的肚子、圆圆的腿。最有趣的是盖在嘴上的八字胡,它有些花白而且向上翘起卷成卷卷,随着嘴唇一动一动的像是上了发条。越看越想摸摸它,帮它拉拉直,不过一想到松手后它又卷成卷的样子,我就忍不住想笑,好有趣哦~。

他一身十八世纪的装束。纯白色无力的垂领正好遮住他短而粗的脖子;白色的肥大短裤和黑色水桶形靴,化解了身形的危机;衣领、袖口、上衣和裤的缘边以及靴的内侧露出很多缎带和花边,使他增添了不少风趣和优雅;下窄上宽的黑色燕尾服,浅灰色的裤子盖过脚面,黑色平底皮鞋,像极了国王身边能干而机智的大臣。

“好了。现在,我们回房换衣服。恩!”

我还没看够或是发出些评价就被David拉跑了。

我的妈呀,我不得不说,好麻烦哦,只是做头发这一项就用去了近一个小时耶!再不用说化妆、束身、穿裙子啦,十名服务员一通流程忙活下来,二个半小时,心里的草都长成参天大树啦!

最后,忙碌的服务员们还不忘笑吟吟地递来一个巴掌大小,上面镶满钻石的小包包,还有一把鹅黄色的长把花边洋伞。

我把它们统统接过来拿好,来到门外边,而David已经在守候了。

我看他,他看我,这一眼,我们简直无法相信这是彼此,尽管我们已经那样熟悉。

他身着一套黑丝绒短上衣与大红色裙裤组成的套装,袖口露出奶白色蕾丝衬衫,腰间佩剑,脚下一双黑色薄底浅口皮鞋;裤腰、下摆及其他连接处饰以多条金色缎带,左胸前别着一枚法国荣誉军团勋章,那是平民荣誉的象征,也是世界上最为著名的勋章之一,阳光下亮晶晶得分外耀眼夺目。

他迎风站在那里英姿飒爽,明眸皓齿中飘扬着朝阳的生气,王子般的气息犹如大海的潮汐扑面而来,扑得我呼吸急促,心跳加速,小脸儿泛红。

看见我,他挥了挥拿在戴着白手套的左手中的羊毛色、宽幅褶子、上面装有羽毛、帽檐前后向上折起的“半船型”的帽子。

我相信,他看到我的第一眼也好幸福,尽管他不说我也知道,因为他的双眼“出卖”了他。

不过,我还是很欣赏自己今天的这身装束的耶!

鹅黄色天鹅绒的重叠裙,均匀地装饰白色花边和缎带,虽然庞大却不显臃肿,反体现出高高的胸线和细腻的腰线是如此的纤细与优美;背后有褶折从颈部飘垂下来,长长得托到地上,看上去洒脱又飘逸;白色高跟软牛皮皮鞋非常跟脚,不夹脚或磨出泡,舒适得你可以跳跃,所以你丝毫不用担心长距离行走。

长长的黑发卷成卷波光闪耀,一根鹅黄色丝带从中间串过,在后面系成大大的蝴蝶结,妩媚而灵动,俏皮又不失淑女风范,不仅起到装饰作用还固定了发型。钻石耳环和钻石项链更是晶莹璀璨,衬托出精致五官的迷人风采和细嫩如丝绸的皮肤。

“David~”我这只毛茸茸的小黄鸭,托着长长的裙摆,摇摇晃晃得来到他身边,冲他傻笑。

“我的天使!真是太美了!”他目不转睛地瞅我合不拢嘴地笑,搂住我的腰走向马车。

布鲁诺的先生适时地打开车门,不等他伸手扶,性急的我像只小袋鼠嗖得一下跳进去,吓了大家一跳,David怕我踩到长裙摔倒,赶忙迈腿跟上车坐过来,见我平安无事才长出了口气。

马蹄悠悠,哒哒作响,踏破清晨树林的沉寂;车轮滚滚,渐渐远去,划开前方悠长的小路。车子里绣带飘扬歌声嘹亮,我们相依相伴无比欢愉。

望着车外优美的田园风光,还有路边无限盛开的雏菊,我一个劲儿地笑,再望望车边的跟屁虫,哎呦,我有了新发现,为显隆重,它的脖子上还打了条红领结耶,红艳艳得好夺目。

收回游荡的目光,我拉拉David的手轻声说:“原来,这里有马车呀!”

他笑道:“噢是这样,为保持原生态,这里一般只有急救车之类的车不限行,运输车辆每星期进三次,而且只允许二辆车进来,小镇里的居民,通常的代步工具多是自行车、马车。所有车子都停在小镇的统一停车场里,人们都要到那里乘车离开。”

“噢是这样,我说这样美,原来是有原因的。噢对了,那为什么一定穿成这样呢?如果不这样穿的话,不能去小镇吗?也是为了环保吗?”我拍拍长裙美滋滋的样子瞅瞅他。

“不是的,我的宝贝。因为今天镇长的女儿结婚,我收到了邀请函参加。而且每年的九月,这里有久负盛名的科尔马酒节。当地人们会穿着传统的节日盛装,伴着音乐跳着当地古老的舞蹈。所以按当地习俗,我们也要妆扮成这样,以示隆重和尊敬。”

“我懂我懂,这叫入乡随俗,对不对!”我赶忙接话茬,炫耀自己无比深刻的内涵。

“哈哈哈哈哈哈~对对对~,我的宝贝。你说得很对。这座小镇位于法国东北部阿尔萨斯,是法国最浪漫小镇之一,也是白葡萄酒的主要产区。运河、花船、还有个性迥异的木屋,是小镇独有的元素,古老的建筑搭配娇艳的鲜花,无不洋溢着浓郁的小镇风情哦!我保证你呀,今天大保眼福咧!”

“啊哈哈哈~,太好啦!太好啦!耶~耶~耶~”我又拍巴掌又叫好,乐得一个劲儿地颠屁股,车子立马上下晃起来。

David赶忙搂紧我小声说:“嘘嘘~,轻点宝贝,再这样晃下去,布鲁诺先生要掉下车啦!”

“噢是!对不起!”我赶忙回归淑女的样子端然坐稳。

“不用对不起,傻瓜。”他却搂过我,吻上我的唇。

“汤米会不会累呀~”我闪开他的唇,忽然想起这件大事。

“你以为呢?”他低声轻诉却不肯放掉我的唇。

“一定会累的。让它坐进车来好不好?”我又躲开他的唇。

“不好,车里坐不下的。”他急迫地又来吻。

“挤一下下就好了嘛!”我还在躲他的热情。

“不要汤米,它影响心情。老婆,不要躲了~”他所性捏住我的下巴颏重重地吻下来:“我爱你,我的小天使!”

“我也爱你。谢谢你带我出门,我好高兴哦!David~”

“叫我老公~,叫啊,快叫啊~钝猪,不然我不放手哦~”

“坏蛋!~”

“怎么你的老公是坏蛋吗?好啊,让你见识见识我有多坏~”

“……”

“好香哦老婆,这种香味你到底从哪里发出来的呢?”

“不知道!”

“哎呦你不知道啊,太好了,我也不知道耶,那,我们,研究一下好不好呢你说?恩?”

“不要不要~”

“看你还敢嘴硬!”

眼前一对明亮的碧波在荡漾,化作春风细雨流进彼此的心田,灌溉出灿烂夺目的忠贞之花,让它经久不衰,让它爱到地久天长,爱到心甘情愿。为了这些,我什么都愿意去做,不,也许,我什么也不能做,因为它已经相当完美了。完美得不敢相信,不敢眨眼,不敢呼吸。

接下来,时间静止了,阳光停歇了,车里变得寂静无声了,布鲁诺回头望望腻在一起的人咧开嘴笑了,没多久,他大声唱起了我听不懂却非常好听的歌谣……

第二百四十八章 玲珑日记 马蹄悠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