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 突发事件 众才获罪

  夜,深了,平静中透着安详,宛若迟暮的老人步履蹒跚,生物沉浸其中,像妈妈怀中的婴孩吮着手指不哭不闹安然入睡。

而此刻孤岛上耸立的香艳别墅却截然不同。它像个泡在红酒杯中娇艳极致的舞娘,在银白色月光的映衬下越发性感撩人。动感的音乐里充斥一张张美目含情的月貌花庞、一阵阵温婉柔和的燕语莺声、一个个软玉温香的烈焰红唇,灯红酒绿的夜生活如火如荼地展开,歌舞升平的热闹场景简直能把你扑倒,迷乱得绝对不止是你的双眼。

灯光暗下来、音乐响起来,美若天仙的洛佩旋光芒万丈的现身了,酒色的人们惊呆了;当天仙展示出自己的时候,有人流出鼻血;当天仙春风含笑的时候,他们软成一滩泥;当小荷露出尖尖角的时候,人们尽已拜服在她的石榴裙下五体投地,臣服在她的温柔乡中无法自拔。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可以走第三步棋啦~,庄念梵,我的老伙计,咱们的较量才刚刚开始,希望你喜欢我的别出心裁!

顶向坤好得意,不由得面向大海仰天长啸,一阵阵刺耳的声音阴森森得冲出喉咙,仿佛魔鬼冲出地狱来到人间作恶,笑过之后他抄起电话,绝情地发出一道道崔命符。

“喂~三儿,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顶爷放心,事情进展得很顺利。董事们今天一早就去逸威大厦了,答应,三天内搞定给回信儿。那位洛大小姐也回了住所,吃穿用住跟往常一样。”

“恩,很好。接下来你知道怎么办了吧~”

“知道,顶爷。我会看好那三头大肥仔的。”

“好,很好,去办吧~,还有,你要加派的十名好手刚刚出发了。”

“知道了顶爷,我会安排好的,还有顶爷,那一千万我收到了。”

“恩!我不会亏待有功之人的。”

“谢顶爷,对了顶爷,多丽丝留下的财产如何处理呢?”

“那已经是你的了!小子!”

“嘿~”

“有件事记得去做。”

“我明白,谷正信那小子跑不掉的,庄念梵不会再救他第二次,张开的天罗地网保证他插翅难逃。”

“恩,很好。”

“那顶爷,您老人家若没其他吩咐,小的收线了。”

“恩!”

……

浅水湾静静的没一点声响,所有人都仿佛成了仙一样在空中悬浮,大眼瞪小眼。

“凡哥~,凡哥~~,才哥叫你呢凡哥~,你怎么不吭声呢?是哪里不舒服吗凡哥?凡哥~”阿毫拉拉身边的逸凡表哥的衣袖。

看到逸凡表哥浑浑噩噩的样子,阿威不免担心起来,心中暗自叫苦:凡哥啊凡哥,你总这样下去怎么行呢,你可要坚强啊!琪琪美女不过三、五天不见面你就没有一点斗志颓废成这样,如果她飞去法国与戴先生结婚生子,那你可怎么活呢?琪琪美女啊你快回来吧,菩萨啊,求您大发慈悲显神通,保佑琪琪美女下一秒站在他面前吧!

“啊?什么?阿才叫我?噢阿才,你刚刚说什么?”逸凡表哥大眼无神地看看阿威又瞅瞅祖众才,迷迷瞪瞪得样子完全没醒过梦来。那忧郁的小眼神儿将朦胧的哀愁演绎得恰到好处,我见犹怜的感觉总是能迅速迷漫你的心房,然后你就会跟他一起哀愁叹气,担心自己活不到明天就要去世了。

祖众才用尽所有力气跳出逸凡表哥哀怨的神情,摇摇头叹气哭笑不得,本就皱成疙瘩的眉头更展不开了,却又不得不把刚刚的话重复给这位心不归位的大当家听。

“我是说,公司财务出了些状况,余董事、周董事、胡董事,他们三个人签的合同没有数据支持,如同空头合同。导致资金活动异常,几笔大资金欲通过第三方转出庄氏酒业,巧的是,资金总额正与多丽丝转入的金额相对,所以我已经暂时冻结了他们的交易权限,禁止交易往来。小逸呀,我认为我们应该重视起来。”

“噢!”逸凡表哥飘呼呼的神志终于“落地”开口讲起了话,但他却瞅着凝萱姐姐神色凝重地问:“凝萱,琪琪没说她什么时候回来吗?”

凝萱姐姐有些为难地瞅瞅他,轻轻摇摇头。

逸凡表哥还想问什么却给伶牙俐齿的阿美挡了回来:“凡哥哥你别着急,琪琪回来也就这一、二天的事,再等一等嘛!大姐已经尽力了~况且才哥哥一直在跟你讲话咧,你怎么也不理一理呀!凡哥哥~”

“啊!噢!阿才对不起,你刚刚说什么?噢董事的事,那个,阿才,你看着办吧,我同意没意见。”

不等祖大才子回应,他又转头问凝萱姐姐:“凝萱,我们再去一趟好不好?让我见见琪琪,我有一肚子的话想跟她说,凝萱,她只听你的,只肯见你和阿美,你们俩位万能的神是我的大救星,好不好凝萱,我们去一趟,让我看看她好不好!我保证不吵也不闹,不发飙不掉泪,只要一个小时的时间跟她聊聊天,抱抱她,凝萱~……要不然半个小时,……十分钟总行了吧~,十分钟,就十分钟,好不好凝萱~~~”

逸凡表哥无比恳切的求助,但凝萱姐姐就是晃头不表态,于是他再也无法按捺自己的暴脾气,攥紧拳头冲冲大怒地叫:“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可以见琪琪!!!琪琪不过是在他家养病又没嫁给他,为什么不许我见?他凭什么三翻五次的阻拦,想我知难而退吗?不可能!办不到的!!!琪琪走得那样委屈、那样不得已,我的心都碎了,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也是我大意造成的,我怎么能坐视不管?不!不!办不到!!!”

说着说着,他那双攥成拳头的手忽然张开盖在脸上,再次哀怨地抽泣起来。大家随着他的伤心而眼眶泛红,心情坏到了极点也沉到了谷底,整个人弱得仿佛风吹吹就会消失在大气层中。

凝萱姐姐瞅瞅阿美,阿美瞅瞅她,俩人手牵手默不做声地回了房间,逸凡表哥抹把眼泪抬起头刚要说什么,门铃在此刻响了起来,大家赶忙侧目去看究竟。

只见小桃子身形一晃跑去开门,门分两侧,俊朗的陈正良大步流星得走进来,不同的是,今天随他而来的是与他保持着神一样同步的阿仁和阿义。

咦?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从回来到今天,二天的时间转瞬而去,而凝萱和阿美却没有一点动静,这不按长理出牌的张法,仿佛一个巨大的烟雾阵,弄得阿德和阿忠的心里直发毛,找不到出口也看不到光明,万分的纠结,怎么还敢到这里触霉头呢?只好忍忍锋芒脚底抹油喽~

见到这三位,大家起身相迎,寒暄以毕、落座沙发、待客奉茶。

陈正良不等问便发了言:“是这样的,我刚刚得知,戴先生的父亲病发,而且很严重,数次出现重度昏迷的迹象,戴先生正准备回去呢。”

“走!他要走!那琪琪怎么办!!!带她一起回法国吗?会不会不回来了呢?”逸凡表哥大惊失色地叫。

“不会。他的姐姐留下了,应该是照应这里的一切。”陈正良果断摇摇头。

“照应!照应琪琪吗!为什么不送她回来这里呢?我们都在这里呀!难道他不知道吗?还是等机会让他们在一起呢?”逸凡表哥气得暴表了。他越说越冲动,连说带比划,就像关在铁笼中暴跳如雷的雄狮吼吼叫却又那样无奈。

说得也对,是这里的哪一位不够好还是没有能力照顾呢?想想都来气,满满的醋意恐怕整个太平洋都装不下喽!

正当一对对急切的目光投向陈正良要他出对策的时候,门铃再次吱吱吱地叫起来。

当小桃子再次打开门的时候,大家看到她惊呆的脸越拉越长,当小桃子的目光落到逸凡表哥身上的同时,从门外走进来身着制服、面容肃穆的三男二女。

来到切近,最前面的男人首先开了腔:“庄先生你好,我们是廉政公署最高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我的名子叫董乔,这四位是我的同事。”

说着,他们纷纷亮出证件给大家看。

“噢,董先生,请坐。”逸凡表哥强行压下刚刚的怒火,酷酷地应了一声,大家分宾主落座,小桃子送来热茶待客。

“谢谢庄先生。”

稍做调整后,董乔淡淡一笑说:“我们此次来访,是因为我们收到举报,贵公司涉嫌不正当经营和数笔钱款来路不明等几项事宜。按照流程,我们将对贵公司近一年的营销账目进行核对,专业的审计人员将于明天上午进入贵公司,请庄先生协调配合。”

“还有,庄先生,我们想请财务部经理祖众才随我们回院,有些问题需要他出面解释。这里的几份公文,请庄先生阅签。”

举报?不正当经营!听到这几个刺耳的词儿,不只逸凡表哥,在座的每一位都吓了一大跳,脑袋嗡嗡响不说,胸前也压了块千斤巨石气都喘不顺了,但大家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三秒钟足以冷静下来,空穴来风的事不少见,自然知道如何应对,更何况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嘛~,怕者何来!!!切~

“请稍等。”逸凡表哥也淡淡一笑。

不等逸凡表哥的话音落地,阿毫已经播通法务处总监方律师的电话,以最简洁的语言说明这里的情况。二十分钟后,方律师已带着助理汪律师和助理邹律师出现在大家面前。

方律师首先过来与逸凡表哥打招呼:“庄总你好!”

“你好!辛苦。”逸凡表哥轻轻点点头。

接着方律师又招呼其他人,而后阿威把他引荐给廉政公署最高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大家礼节性的握手然后纷纷落座切入正题。

稍后的三十分钟内,屋里一片寂静,方律师一脸严肃,手里举着文件逐字阅读,脑袋里逐条闪出法律律条与之匹配。

当然,这些走法律程序的文本是固定格式和固定内容的,并无什么不妥之处,他之所以要这样认真阅读是不想出什么意外状况,因为每一个字都关系到公司能否正常运营、关系到庄逸凡名誉清白,更关系到祖众才是否获刑,因此他如履薄冰必须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

终于看完最后一个字,他沉吟不语,在脑袋里又筛选过几遍文件,确认无疑点才向逸凡表哥肯定地点点头。

逸凡表哥也向他点点头。

方律师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子,接过助理汪律师递来的人名章压在上面,轻轻合上交到董乔手上,又将人名章递还给汪律师,汪律师赶忙接过来放入包包收好。

董乔是个极精明的人,一双火眼金睛将全程看在眼里,接过文件回手交到同事手中,同事将它装入公文带收好。

方律师走到祖众才跟前,俩人望向逸凡表哥淡淡一笑,逸凡表哥点点头,俩人这才出了门……

第二百三十六章 突发事件 众才获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