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二十九章 沟通联络 转账失误

  上午九点,David泊好车,高抬头看看耸入云端的逸威大厦,不免想到它金贵的主人还有家里可怜巴巴的心上人,一股酸溜溜的感觉迷漫身体所有的细胞,让他不服气地吊了吊嘴角。

琪琪依附庄逸凡,无比诚挚的爱他,为保全他的声名和小命,宁可自己受委屈还没一丁点的抱怨,足以说明庄逸凡可见一斑。只是没想到,娇娇弱弱不大点的小女生,竟像个大男人有如此大胸怀,实不可小觑,令人佩服,若得此人相伴一生,谁还能说自己今生今世有遗憾呢?

而庄逸凡向来疼爱琪琪,再加上跟她没有血缘关系,对自己而言自然是弊大于利,庄逸凡会因此公开与琪琪的暧昧关系吗?会大张旗鼓得向琪琪求婚吗?

当然,答案是肯定的,而且相信琪琪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他们会在一起的。

想到这儿,David摇摇头好不自信地苦苦一笑。

那自己呢?自己要如何自处呢?能否独善其身呢?琪琪~,琪琪~,你可知,我已为你深陷爱的泥潭而不能自拔,但,为了你,不管结局怎样我都心甘情愿,我愿意像你爱你的逸凡表哥那样爱你,守护你的美丽,呵护你的健康,一切一切,只为你我的琪琪,我的宝贝!

但话虽这样讲,你可知,要我放弃对你的爱,比放弃自己的生命还要难,琪琪,你会怎么选择呢?我?还是你的逸凡表哥呢?琪琪?

这些没有头绪的为什么,在脑海里翻腾出三十米高的巨浪,冲着他不住地向前走,等他明白过来才发观自己正站在大堂里魂不守舍,身边不断有人流说说笑笑得呼啦啦涌过,惊得他手心直冒冷汗,自己怎么能如此大意呢?于是他赶忙收起烦躁的心,按计划躲在角落等人。

他等谁?

庄逸凡吗?

不不不。这件事绝不能给庄逸凡知道,他是焦点人物,一言一行备受瞩目,小心打草惊蛇,更不能功亏一篑,总不能还没出兵就全军覆没吧,那岂不让人笑掉大牙呢?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呢?

所以,实际上他要等的人是祖众才,就是那位,位列于庄氏酒业第二把金娇椅,掌握整个家族财运命脉的二当家,我们的财务总监,既年轻有为又鼎鼎大名的祖大才子。

理论上讲,祖众才定能把信息传给祖叔及至庄念梵这些高层人物的,这也是目前最为保险的路径,所以聪明的Amy明智地选择了他。

十分钟后,从熙熙攘攘的人流中David发现了祖众才的身影。

祖众才满脸愁烦地走出私家车,钥匙交到泊车员的手里后大步流星走进来。眼看目标离自己越来越近,David决定出手,冲到他的右后方轻唤,拉过他匆匆离开。

祖众才吓得一激灵,定睛细看认出是David在拉自己,再看看他的神情如此严肃又如此谨慎,便知有大事发生,于是赶忙顺从地随着他一路走,直到出了逸威大厦的监控范围,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咖啡馆里两人才坐了下来。

说实在的,David这样做有些冒险,他也就是拉拉祖众才,若换成大块头,那阿忠的铁拳早就让他飞出十米开外站不起来了。我想,那一定很疼,非常疼!

咖啡馆不大,五十平左右的样子,但是那样明亮整洁一尘不染,几棵高大的绿植和开得正艳的鲜花完美地点缀期间,屋里空地处摆下了了几套灰色铁艺的座椅,上面正坐着了了几位低声讲话的客人,倒也清幽无打扰。

“戴先生,你这么急拉我来,是琪琪出事了吗?她的病重了吗?她很不好过吗?如果是那样,我们可以去请求庄老先生想办法的,老先生不会坐视不管,定会同意的。”

刚坐下,祖众才就发出连珠炮似的问题。这些问题轰得David心里直犯酸,按说这么多人关心琪琪是好事,可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原来,暗藏的情敌也不少呦~

“不是不是。”David摇摇头,警惕的四下看看,探过身子悄声说:“琪琪是病了,但现在好多了,你不需要过多的担心。我来这里,是她有话要我转告你,烦请你代为转告庄老先生。很重要、很重要的消息,如果这事我没做好,那琪琪才要急出病来呢!”

看看David煞有其事的神情,祖众才不敢怠慢,凑过脑袋来细听原委:“恩。”

“是这样的,琪琪无意间听到多丽丝身边那位男士的几句电话,深感不安,我们更是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求助你,求助庄老先生。”

“恩恩!”

“男人的电话提到庄逸凡也提到你,还提到贵公司的财务部。说庄逸凡毛太嫩够不成威胁,要他吃些苦头。遗憾的是,琪琪没听到苦头指得是什么;男人还说前一阵子你不在公司账务处空虚,别人查不了账。通话期间,男人一直在感谢谁,感谢什么,还恭喜那个人就要入主庄氏酒业。”

“啊!天啊!我的天啊!我的,天啊!”祖众才不听则已,这一字一句的听下来,不觉从头凉到脚又从脚凉到头,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又绿一阵,脑袋嗡嗡作响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只剩下大瞪两眼无比惊愕的样子了。

David瞅瞅他,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在上面按出5698这四个数字:“阿才,这是男人座驾号,琪琪建议你去查查他的背景,提醒大家小心多丽丝,噢对了,还有洛佩旋,看样子他们是一伙的,阿才啊,我认为需要查查多丽丝的账户,看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说不定她动了什么手脚你不知情呐,总知,你们要小心再小心啦!”

“还有啊,阿才,琪琪说,浅水湾一定还有坏蛋与她们串谋,近些天发生的事情串到一起绝不是巧合,希望你揪出坏蛋交给阿忠好好修理修理,最好是打成熊猫才过瘾。她还要我告诉你,到时一定叫她来磨拳头,为她的逸凡表哥出出气咧~”

“啊!!!”祖众才没忍住噗得一下笑出声,含在口中的咖啡呛到喉咙,因此他咳咳咳地直抖憋红了脸,尽管如此难受他还是讲个不停:“熊猫?咳咳~,怎么她又想去打架?她能站稳了吗?哎呦我的天啊,咳咳咳~,阿忠啊阿忠,这可都是拜你所赐呦~,你这个无敌的机械战警,生生把个可爱的小淑女变成了好斗的女魔头!咳咳咳~”

“对呀对呀!这也正是她的独到之处哇~,不是吗?嘿嘿嘿~”David伸手替他拍打后背,很是自豪地炫耀道:“怎么样阿才,我的琪琪很有思想,很了不起吧!”

听到这句话,祖众才突然不咳也不笑了,他侧过头很严肃地盯着David,一字一句地问:“请问戴先生,你们有结婚吗?”

哎呦喂~,好浓的火药味哦~,挑战吗?下战书吗?我才不怕呢!普天下,除了庄逸凡够资格以外,其他人,切~,尽管放马过来吧!

想到这儿,David得意地扬起嘴角回了句:“那都不是问题~”

“噢?是吗?那太好了。”祖众才阴阳怪气的也回了一句。

“谢谢~”David故意在祖众才面前笑得更欢畅起来。

“不客气。戴先生,非常感谢你的好意,感谢你对我讲这些,祖某牢记于心,一定认真办理并严守机密,请放心。不过……”突然他顿了顿,话锋一转:“不过,戴先生,琪琪到底花落谁家,还要以观后效,我是不会放手的,不要给我揪住你的短处!不然你定没机会。走啦~,再会戴先生~”

“再会!”

……

不得不说,这次重要的谈话还是蛮有成效的。

祖众才不负众望,经过在多如牛毛的账册上细心排查,耗掉近一天一夜的时间,果真在多丽丝的账户里查出了端倪,同时他也明白了我执意离开的原因。原来,这一切一切都是为了庄逸凡,为了他的喜乐安康,哎呦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修得这么好的命呀,真是羡煞旁人喽~

为了不让我的苦心白费,他坚持守口如瓶的状态,忧心忡忡地带上资料,以最快的速度驱车去了大浪湾,去见他的父亲解决麻烦。

……

“什么!你说什么!”顶向坤勃然大怒,猛然站起身,瞪着饿狼一样的眼神瞅着远处海平面,攥着手机的手还在微微轻抖。

“是的顶爷,多丽丝没有用她自己的账户转账,而是从您的账户上直接转走五十亿欧元打进庄氏酒业的户头。没错的,我收到了银行的短信提醒,而且姓祖那小子已经查过账,冻结了多丽丝的户头,我们的资金成为一笔坏账眼下不能动了,怎么办顶爷?”

“她一定是希望早几天拿到五千万的回扣,这个没有用的女人敢不遵从我的意思,自作主张坏我好事!哼~”顶向坤气得牙根直痒,恨不得撕烂了多丽丝。

“是啊顶爷,这个女人做事不长脑袋,还好您事先有防范,开得是国外的户头儿,用的是五哥的名号。”混三儿跟着说。

“好啊,查吧,我总要让他见识见识我的厉害。”说着,顶向坤似乎平静了许多,抖抖那身雪白的绸制中山装坐回座椅,皮笑肉不笑地对着话筒吩咐:“三儿,我要你办二件事,一,到廉政公署和反贪局匿名举报庄逸凡涉嫌不正当经营和账款来路不明,给他点官司打一打省得他闲得慌;二,处理掉浅水湾的内应和……,呃……”

“和?多丽丝和谷正信?顶爷?”混三儿小心翼翼地接下话茬。

“……是的,三儿,这件事要做得轰轰烈烈还要速战速决,我要先发致人走第二步棋!”

“是顶爷!交给我您尽管放心!”混三儿隔着电话不停地拍胸脯。

“好,很好,哈~,哈哈~,啊哈哈哈~”电话那头又传来顶向坤僵尸一样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嘟嘟嘟~,电话变成了忙音混三儿才敢挂断它,眨眨绿豆眼,费尽脑细胞,三十分钟后计划生成,修订再修订,直到它完美无缺,他才从沙发中呵呵笑着一跃而起冲出了门。

……

谷正信眉开眼笑得递来杯XO,殷勤地放在多丽丝红艳艳的唇边,喂她喝下一口。

多丽丝接过酒杯眼含秋波瞟瞟他,柔情蜜意地搂过他的脖子,把剩下的半杯酒一股脑倒进他的嘴里。

咽下烈酒,谷正信将空杯子抛向脑后,抱起多丽丝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搂她的纤纤细腰,嗲嗲地开了口:“你可真能干我的女王陛下,眼看我们又有一大笔钱入账啦~”

多丽丝贴进情人的怀里晃晃身子挑逗他,满面含春红唇轻启:“那你要怎么奖励我呢?”

“当然是给你最想要得喽!我的宝贝儿!”话音未落,谷正信不光动嘴还动了手。

多丽丝被他挑逗得好兴奋,浪声大笑:“阿信,阿信,我的爱人,我就爱你这样的直接。等钱到了账,我们去欧洲游历好不好?”

“好好好,去哪里都好,都听你的,全听你的。这次,是不是还要一星期呢?”谷正信边说边抱起多丽丝向卧室走去。

多丽丝紧紧地骑在他的腰上开心地叫:“不用哦~,这次不用一星期的,阿信,因为我直接转账到酒业户头,省去了二次周转的时间。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聪明呢?”

“什么!你说你直接转账!”谷正信惊呆了,仿佛被闪电劈成两半一样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对呀对呀!”多丽丝迫不及待地解谷正信的领带。

“完了完了,完了,出大事了,你!你这个笨蛋!”谷正信坐起身大叫一声甩开她的手。

“你竟敢骂我笨蛋!混账东西!”多丽丝也火大了,啪得一下甩给谷正信一个响亮的耳光。

谷正信更是不客气的回敬一个更干脆的耳光,将它狠狠地削在多丽丝粉嫩的脸颊上,不等摇摇欲坠的她跌下床头,又冷不丁揪住她的头发按在自己脚下,发疯般怒吼:“你这个有胸没脑的笨蛋!傻瓜!白痴!下地狱的蠢货!!!祖众才何等睿智你不知道吗?庄念梵城府有多深你不清楚吗?顶向坤有多冷酷你不明白吗?”

“啊!!!”多丽丝连连失声怪叫,她终于懂得了谷正信骂自己的原因,似乎看到自己悲凉的末日一般,汗水混着泪水一个劲儿地往下流,简直要虚脱了。

“愣什么,还不快去想办法弥补啊!!!坏了顶向坤的好事,你想喂黑皮吗?”谷正信越说越气,揪起衣裳不整的多丽丝一路跌跌撞撞坐到笔记本前面。

哒哒哒输入,哒哒哒再输入,哒哒哒,哒哒哒,多次输入也无济于事,账户被管理员锁死根本无法登陆。

对着冰冷的屏幕,二个人看不到一丝生机,渐渐拉长了灰色的脸发出绝望的声音:“一定是祖众才,一定是他,一定是他,他发现了,还封了账户,进不去了,进不去了,账户进不去了,顶向坤的钱不可能提出来了。”

“完了,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死定了……”

忽然,多丽丝扑进谷正信的怀里,像抓住最后一颗救命稻草般,泪流满面的哀哀乞求:“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阿信,你说我该怎么办啊!阿信阿信,阿信,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还有大把的青春没享受呀,我不想死,我不能死,我不要喂黑皮,不要不要!!!”

谷正信绝情地推开像发羊癫疯一般蓬头垢面的多丽丝,像滩泥一样靠着沙发不出声,心里翻江倒海得不平静,脑袋里更是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

当然,自己更不想做黑皮的开胃菜,所以,看来,是该为自己修条退路,赶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时候了!至于你,这个麻烦女人,是死还是活,就看你的造化了!对不起,我,爱莫能助啦~

你不要怪我无情,因为我对你从没有过情!

第二百二十九章 沟通联络 转账失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