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二十四章 二拳二架 正良心碎

  正当陈正良拉着我的手,哭得要死要活的时候,我一阵重咳“还阳了”,大家以为我回光返照足足出了一身的冷汗,脸也绿了腿直抖,生怕我“诈尸”满屋乱跳咬他们,心就要跳出喉咙了。

我好费力地睁开眼,瞧了半天才认出大块头:“超人~”

说真得,大块头心里也直翻腾,头发一根根直往起站,鸡皮疙瘩起一身又掉一地,血都凉了,所以他没吭声也没动地方,满脸狐疑。

“傻瓜,看你那个熊样儿,胆小鬼~”我翻翻白眼儿瞪他。

他这才醒过来,大喜过望的样子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只觉得他像个三岁的孩子得到一大把糖似的,又喊又叫又蹦又跳,我想如果可以的话,他此刻已经绕地球飞个十圈二十圈了。

“老婆!你醒了吗老婆?你认得我了吗老婆?你又叫我超人了吗老婆?太好了老婆!太好了!太好了!我的小怪物,我的好老婆!老婆~老婆~,你没有丢下我真是个大好人,我太感动了,太开心了~”

“嘻~”我羞答答得瞅瞅他,伸出双臂娇娇地说:“抱抱~,超人~”

“好~好~抱抱!抱抱!当然要抱抱!一定要抱抱!”他缓缓伸出双臂,像抱起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小心谨慎、满脸喜悦:“哎呦我的好老婆,我的小乖乖!抱抱再亲亲,么么~么~,么么~么~,嘿~嘿嘿~”

大家这才哗啦一下围过拢过来,瞅着我们一个劲儿地甜笑,欢愉的心,充满从阴郁的地狱升上明媚天堂,无比幸福而甜蜜的感觉。

又过了大约十分钟的样子,我一切恢复正常还有了笑模样。

忽然,阿德凑过他的脸到我的眼前,兴奋得直眨眼,嘴角上扬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调皮地问:“喂喂喂~,只知道有超人在吗?还有我呀,不记得我了吗?我可要吃醋啦~”

“记得记得,德哥哥,你是我最最亲密的闺蜜!德哥哥,嘻~,不过德哥哥,我喜欢看你嘟起嘴吃醋的样子,萌萌哒~好可爱哦!”

“嗯,这还差不多,算你说对了,以后不许再这样吓人啦,听到没有!还有哦,奶妈心里的醋满得溢出来了耶~,你们俩个,谁来安慰一下!嗯?”

“当然是我啦!”说着,陈正良不加思索地搂过阿德的脖子,么地一下热情地亲到他的脸上。

阿德却不领情地推开他的脸,噼里啪啦地拍他的肩,娇慎地叫道:“哎呀!讨厌!人家的初吻不要给你啦,还给我!还给我!讨厌~~~”

哈哈哈~哈哈哈~我乐得都快坐不住了,大家也个个乐得牙碎一地!

“哎呀快让让!”阿忠实在等不及,拉开阿德站过来,探过自己的大黑脑袋,呲出雪白的牙,献媚地笑道:“小妹~~~”

“忠哥哥~~~哈哈哈~~~”我乐得一个劲儿地拍巴掌。

“哎呦好甜~叫得比莘姐的甜汤还要甜,像树上的百灵鸟真好听,听得我好舒服,快快快,再叫一声!让忠哥哥再乐一乐啊~,快叫快叫~”

“忠哥哥~忠哥哥~忠哥哥~”要不是大块头抱得紧,我乐的得意忘形,甚至想扑过去亲亲他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呀天啊,这笑声就像在你耳边过个轰炸机似的,震得四面墙直晃、耳朵嗡嗡响,过了好久我才缓过劲儿来。

“夫人醒啦~,夫人醒啦~,还认出了良哥,太好了,万岁~万岁~万岁~”大家喜极而泣鼓掌欢跃裂嘴大笑。

Joshua更是夸张得坐到了地上,不免一阵阵的心悸: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因祸得福!雪夫人清醒了,不仅认出了阿良还要他抱,真是万幸啊,不然,这辈子也没脸见他们了,哎呦我的天啊!

瞅着陈正良,我眼里泛起幸福的涟漪:“超人~,谢谢你的抱抱,它好温暖好安逸,我好喜欢哦!超人~,我们回家吧~,你带我回家吧!”

他贪婪地欣赏着清泉般的涟漪,绽开幸福的笑容,连声答道:“好,好,回家!我们回家!现在就回家!马上就回家!”

“对对对赶快回家,赶快入洞房,让所有烦恼烟消云散,从今以后尽是阳光普照的好天气,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美满团圆的日子~”

陈正良抱起我眉开眼笑,大声笑道:“好耶~,回家入洞房去喽~,哈哈哈~~~”

“你们要努力生娃,明年抱个白白胖胖的大儿子!”

“而且要生五个才行喔!不然,怎么够兄弟们分呢~”

“哎呦良哥,你任重而道远呦!兄弟们的福利可就指望你喽!”

“不要不要,你们,讨厌啦!德哥哥你最坏~”

“噢,还敢说我坏,那我宣布,最坏的分给二个儿子名额!哈~”

“不要不要,我不要给你们发什么福利!我不要~超人~~~”

“没机会啦~,良哥快上啊~,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能心软,不能兄弟们空欢喜~,哎Joshua~Joshua~,快把你藏的好药拿出来给良哥灌一壶,让他壮壮阳、补补气,全身上下都好用。”

“哎阿义,这你就不懂了,现在谁还用药啊,看我的葵花点穴手,一招管一天,保管他闲不下来。”

“哎哎哎Joshua,教阿忠,教阿忠,你把这招教阿忠,阿忠的手指头更准!一招管一年!”

“哎!你们又想害我是不是~”

“说对啦良哥!但你必须执行呦!没商量,是不是兄弟们~”

是~~~,哈哈哈~,大家有说有笑大声起哄,簇拥着我们出医院坐进车子往家驶去。

……

轰隆隆~,一架波音大飞机在夕阳的笼罩下按落云头,平稳地停在国际机场的C区上。大家纷纷收拾个人物品走下班机,通过安检口出机场。

看看魂不守舍的弟弟,Amy(艾咪)哧地一声笑:“好啦,傻弟弟,不过是电话没接吗,也不要紧张成这个样子嘛~,瞧瞧,眼圈都黑了~”

David瞅瞅她,不安地说:“哎呦老姐,三天啦,琪琪没接电话一定有问题,你说她会不会病了!”

“不要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好不好!再说了,即便有事,咱们也要亲眼见了才行呀~,对不对呢David!看看知道你心事重,所以外婆的寿诞刚结束,爸妈就安排咱们回来啦,那,我看这样好了,咱们先去浅水湾看你的小娇妻,让你安心,再回家放行李好啦~”

“哇~老姐,你太好了,太够意思啦~”

“没办法啊,不好也不行啊,谁让我那么喜欢琪琪,谁让你是我老弟呢?还说什么呢?只有好呗~,话说回来老弟,一想到要见到水灵灵的琪琪小妹妹,我好兴奋呐,昨晚几乎失眠了耶!”

“真得呀老姐,我也是耶~,嘿!”

谈笑间,这姐弟二人已经坐在车子里,只听Amy吩咐道:“小张,车子开去浅水湾普乐道1-08号别墅,等我们办完事再回家。”

“好的,大小姐!”

三十分钟后,车子来到目的地缓缓停下来,David按了好久的门铃也不见有人回应,他只好跳下车,边按门铃边伸长脖子向里面张望。

正要不耐烦的时候,小桃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告诉他:琪琪美女不在家。接下来,无论David问什么,小桃子都只摇头说不知道,看她那红一阵白一阵的脸色,David从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因此他不再多说转身坐回车里。

Amy没有多问一个字,沉吟片刻后吩咐司机:“小张,走,开去港岛大浪湾道5号的庄府。”说罢,她又对David轻声说:“别急,咱们去那里碰碰运气!”

David点头,车子调头离开。

……

阿忠将车开得飞快,转眼间来到家门口。

看看熟睡的我,陈正良爱得满心欢喜,小心翼翼地抱起来,像捧起传家宝一样轻轻放在卧室的床上,还恋恋不舍得坐了好一会儿,痴痴呆呆得又哭又笑,直到嘟哝完心里话,并安排心腹爱将阿德和阿忠严防死守,看看一切妥当,才转身进书房向庄念梵做汇报。

……

逸凡表哥又来晚了,连个人影都没瞧着。

“噢,你是说那位叫琪琪的人呀,她刚刚醒了,被一位身材魁梧的先生接走了。”护士甲眨眨眼,尽量向眼前的这位大帅哥放电。

“是是是,Joshua医生同行跟去了。”护士乙紧跟着补充,生怕帅哥看到不自己,直往前站。

“他们好高兴的样子离开,还说什么回去洞房、生娃呐~”护士丙探出脑袋,呲牙直笑。

“陈正良!!!”逸凡表哥听得肺都要气炸了,他像一只凶残的恶狼,红着眼珠咬着牙,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阿威、阿毫,准备好你们的拳头,我们,走。”

“是,凡哥!”

……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门铃叫了耶~

看到门口像头要发飙的雄狮一样的David,阿义心里直纳闷:“这不是良哥的情敌吗?他怎么找到这里来啦~,他回香港了吗?是为雪夫人来得吧~”

咣咣咣~,咣咣咣~,见迟迟门不给开,David气得上了拳头,捶得门仿佛直掉尘土,身边的Amy刚要劝,门却在这个时候左右打开了。

陈正良款步出书房待客,当然,此刻的他的心情超级爽,因为他的小怪物回来了,你想想,还有什么比这能让他更快乐更幸福得呢?

见到笑容满面的陈正良迎面而来,David怒火中烧,拉开决斗的架势,眼睛里面闪着凶光,一个饿虎扑食冲上来,对准目标就是狠狠一拳:“混账!”

“哎!”陈正良闪身形躲开,不曾想西装被David刺啦一下撕开一条长长的口子。

Amy跟进来挡住蜂拥而至的阿德和阿忠众人,大声说到:“怎么,想打群架吗?告诉你们,我们敢来就不怕!”

阿德悟出其中关窍,一把拉住奔牛一样的阿忠,在他耳边小声嘀咕,见这二位不上前,阿仁和阿义也没敢动地方,后见阿忠不情愿地点点头,阴着脸色盯向David。

左一拳,右一拳,David拳拳相扣,步步紧***得陈正良莫名其妙,逼得他来了火儿,就这样,两头饿狼一样的人,撕扯、扭打在一起!

……

这边,浓烈的战火刚刚熄灭,腮边红肿的陈正良气咻咻得瞅着对自己怒目而视的眼眶乌青的David,生闷气,那边,叮咚!叮咚!阿威又将香港花园B座11栋花园住宅的门铃按得不停的响,阿义看清来人又征得陈正良的许可后才放这一行人进来。

逸凡表哥闯进来,瞅见陈正良,揪起来挥拳便打,嘭!陈正良躲闪不及,只觉得自己左腮边更加麻木!正愣神的功夫,逸凡表哥的第二拳挂着恶风又来到面门,他只好甩开束缚的手,尽量向后跳,回避这凶猛的铁锤。

“哎~你干嘛!”陈正良咬咬牙,看看怒不可遏的逸凡表哥还是松开了攥紧的拳头。

“可恶的家伙!”逸凡表哥血灌瞳仁,不管不顾的再次扑过来压倒陈正良,凶巴巴得又是一拳。

“哎~”陈正良一声怒吼,架住逸凡表哥的双拳,阻挡他的进攻,刚要问原由,忽听得楼上传来一阵噼里噗噜的翻腾声,貌似也在打架。果不其然,不一会儿的功夫,从楼上打下来二对共四个人,再定睛看,原来是阿威和阿毫与阿德和阿忠对打起来。

趁陈正良走神儿的当口,逸凡表哥挣出右手,攥紧拳头,重重地打在他的左肩头,嘭~,陈正良疼得眉头紧收,翻起身压住逸凡表哥,回手一拳,咚得一下同样打在他的左肩头。

绊脚,侧摔,截肘,旋肘,冲膝,扫堂腿,拳脚相加,劈头盖脸,叮咣!哗啦!噗通通~,哎哟哟~,整洁的客厅哪里轻经得起这样的折腾,立马变成杂乱无章的菜市场。

而狭路相逢的这四条龙,更是各显神通地搅在一起吞云吐雾翻江倒海,打成一锅粥。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四位你拉我拽,我撕他扯,互不相让,互不罢休,仿佛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谈判方式,唯有看拳头才能论成败。

咚咚咚!咚咚咚!直到庄念梵用手杖狠狠戳地面,这四位才恍然大悟松开手,再看看庄念梵气得赞青碧绿的脸,一个个才消停下来,灰溜溜得一拉溜,像犯错的孩子一样站成排等着挨训!

呵,瞧瞧这几位乐子可大了,一个个鼻青脸肿焦头烂额。原本有型的头发变成刺猬趴在头顶;笔挺的西装撒开长长的口子,张着嘴;垂直的领带甩去脖子后面,直晃荡;衬衫的扣子早蹦飞找不到,并拉到西裤外面……,玩世不恭的样子,像极了唱摇滚歌曲的嬉皮士。

“哼!”庄念梵原是出于好意来这里看看,谁知一进门摊上这脑袋疼的事,刚要训斥,Joshua突然慌里慌张得跑来报告大家一个坏消息:琪琪发烧了。

啊!!!这个坏消息又使大家合为一体,呼啦啦得簇拥着庄念梵往楼上赶去,这时,Joshua的急救小组也进了门,很快按部就班地工作起来,直到我的病况平稳,大家才松了一口气,缓步来到楼下客厅喝茶。

莘姐一早就去医院陪郝姐了,所以这些工作就由苏小瑾来做,她泡好茶送到大家面前,然后,默不做声地坐在自己老公阿义的身边。

瞟瞟庄念梵依然严肃的脸色大家谁也不敢啃声。

瞅瞅眼前灰头土脸的败将,庄念梵很是不满地呼出一口气,语气沉重地问:“Joshua,琪琪在做催眠的过程中有醒过,或说过什么吗?”

“啊~有的。”Joshua赶忙坐直腰板,轻瞟瞟陈正良答道:“她有醒过,还有三句话。”

“三句话?她说了什么话?是怎样的三句话?”祖叔跟了一句。

“不,祖叔,她,她不是用说的而是用喊的。”Joshua突然紧张起来:“她喊:‘大齐不要出来!’;第二句是‘不要麻袋’;最后一句……”

祖叔盯着Joshua紧跟着问:“最后一句喊什么!”

Joshua看看陈正良又瞅瞅逸凡表哥,环视众人后轻声说:“琪琪第三句喊:‘救救我,超人~’”

“噢,原来是这样,这才是琪琪为什么怕CT的原因,不是因为机器本身的问题,而是进入那个口像系上的麻袋,这是她最后的一点记忆,也是她心中恐怖到极点的原由!孩子们,不要再让琪琪遇到这种事情了,好吗?”庄念梵若有所误地点点头。

“是是是!”大家跟着直点头,心里像打开一扇窗,照进来明媚的阳光,觉得舒坦多了。

庄念梵本想接着说什么却收了口,站起身径直进向书房。

祖叔走到大家面前,半怒半恼地冲阿德和阿忠,还有阿威和阿毫努努嘴:“还不快跟过去!臭小子们!这下我的板子可要忙了~”

“噢是!”这四位可真识趣儿,一溜儿小跑没了影。

“还有你也要过去,我的无敌勇士!快去快去吧,臭小子!”祖叔拍拍David,David冲祖叔呲牙笑笑,赶忙站起身跟过去,

“啊?什么情况?”陈正良和逸凡表哥还纳闷,也被祖叔的左右手拉进书房。

见众人坐稳当,庄念梵这才悠悠地开了腔:“小良子,我的孩子,事到如今你不要再隐瞒了,把事情的全部过程讲出来,讲给大家听,不要让大家再误解你,免得你左右为难。”

陈正良万分感激地瞅瞅庄念梵和祖叔,又激动地瞧瞧大家,声泪俱下地道出过往……

第二百二十四章 二拳二架 正良心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